•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新型伙伴关系运行机制的建立

  1991年12月苏联解体后,中国与俄罗斯两国逐步建立起一种新型的伙伴关系。与中国在50、60年代的中苏关系和中国与美国等其他大国关系不同,中俄两国逐步建立起与新型伙伴关系相适应的运行机制,使新时期中俄关系不断向前发展。中俄新型伙伴关系运行机制的酝酿早在中俄外交关系建立的初期就开始了。这一运行机制的正式建立则是在1996年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形成之后。

  1992年8月,中国国务院副总理田纪云访俄,中俄两国政府决定建立中俄经贸和科技合作混合委员会工作机制,规定两国副总理担任混合委员会主席,每年在双方首都轮流举行一次会晤,以促进中俄经贸合作的发展。田纪云这次访俄期间举行了该委员会的第一次工作会议。这可以说是两国建立友好合作关系运行机制的最初尝试。1992年12月,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后所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又进一步提出了建立相关机制的问题。声明指出:“应以和平方法解决两国间的一切争端,相互不以任何方式,包括不利用同对方接壤的第三国领土、领水和领空使用武力或以使用武力相威胁,并为此建立相应的对话的机制。”声明还强调:“为进一步发展双边关系,加强相互信任和理解,双方商定保持各个级别的经常性的政治对话,包括高级对话。两国外交部应保持密切的合作。双方将采取必要措施,以扩大两国中央和地方各级立法、司法和行政机关及社会团体之间的交往。”【《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相互关系基础的联合声明》,新华社1992年12月18日电。】这是中俄双方在官方文件中第一次明确提出要建立发展友好合作关系的相关机制。双方还就这一机制的相关内容进行了初步探讨。

  叶利钦总统访华后,建立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相关机制的工作又有所拓展,其中主要是在国防和外交领域。1993年11月俄罗斯国防部长格拉乔夫访问中国,双方签署了两国国防部合作协议,确立了两国国防部长定期会晤机制。1994年1月26日,俄罗斯外交部长科济列夫访华,两国签署《中俄两国外交部磋商议定书》,决定在重大国际问题上经常进行磋商,协调立场,加强合作。5月25日,中俄政府间经贸和科技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举行。委员会中方主席、副总理李岚清和俄方主席、副总理绍欣共同主持这次会议,双方就进一步加强两国经贸和科技合作等问题交换了意见。7月11日,中国国防部长迟浩田访俄期间,双方签署了《中俄预防危险军事活动协定》。

  1994年9月,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访俄。双方领导人在决定建立中俄“建设性伙伴关系”的同时,第一次以公开文件的形式对发展两国关系的相关机制提出了一些设想:在政治上,双方表示要“保持经常和多方面的对话”,“完善和加强双边关系的条约法律基础”;在经贸和科技合作上,要“制定并实施科技领域的长期合作规划”,“完善对外经济立法,实现商业活动规范化”;在军事上,“继续和扩大不针对第三国的交流与合作”,“努力加速制定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和加强军事信任领域的协定”【《中俄联合声明》,1994年9月3日,新华社莫斯科1993年9月3日电。】;提出要增进两国军队间的友好交往,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加强合作。但在这次双方领导人的会晤中,没有就如何建立相关机制进行协商和提出具体操作办法。

  江泽民访问俄罗斯之后,中俄建立双边友好合作关系相关机制的工作有所发展。1995年6月12—14日,中俄经贸科技合作混合委员会第三次会议在莫斯科举行。李岚清副总理代表中国政府向俄方正式通报,中方同意俄方延期偿还中国于1990年和1991年向原苏联提供的15亿瑞士法郎政府商品贷款。1995年8月中国国防部部长与俄罗斯联邦边防局局长签署《边界合作协定》。

  1996年4月中俄两国宣布建立“平等信任、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时,两国领导人就中俄新型国家关系,即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运行机制问题进行了磋商并做出了具体规定,其中最重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两国政府间的合作关系机制,即“双方同意保持各个级别、各种渠道的经常对话,认为两国领导人之间的高级、最高级接触和协商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并决定为此在北京和莫斯科建立中俄政府间的热线电话联系”;双方在北京中南海和莫斯科克里姆林宫之间建立直通保密电话通信线路,以便进行最高级别的电话通话;为了保证通信线路的运行,双方在北京与莫斯科间建立两条经过不同地理位置的线路的电话信道;为了通信线路的建立、安装、启用和今后的使用,双方各自指定机构负责通信线路的组织、保养、工作畅通、可靠和不断完善;双方将举行技术专家会晤,以便解决有关通信线路的建立、安装、启用、使用和完善等问题;双方本国境内通信线路的建立、安装、启用、技术运行和完善等方面的费用,由双方各自承担,租用通过第三国境内的或国际通讯组织提供的电话线路的租金则由双方按国际惯例均担;双方保证不向第三国、外国法人和自然人转让通信线路所使用的加密机、密码解密资料和技术资料;双方保证在本国境内采取相应措施,以防止泄露通信线路所传输的信息。【《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建立直通保密电话通信线路的协定》1996年4月25日。http://law.hotoa.com.cn/lawv2/9/167—1/18BD1520—1E59—4DA4—8E48—ACF775692386.html。】

  二是两国军队间的合作关系机制,“双方表示愿意进一步发展两国军队之间在各个级别上的友好交往,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考虑两国承担的国际义务并进一步加强军技合作。双方表示,中俄发展军事关系和进行军事技术合作不针对任何第三国或国家集团,重申愿意保持军事技术合作应有的透明度并向联合国常规武器转让登记制度提供有关信息”。

  三是两国民间的合作关系机制,即“为加深两国面向21世纪的睦邻友好的基础,双方商定将建立由两国社会各界代表组成的‘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

  四是两国边境地区的合作关系机制,“双方认为,签署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具有重大意义,决心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落实该协定,把两国边界建设成为一条睦邻友好、和平安宁的边界。双方表示,将继续努力尽快制定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裁减后保留的部队将只具有防御性质”。

  根据1996年4月中俄两国元首会晤中所达成的共识和规定,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运行机制开始进入全面建立时期。

  元首互访机制的建立。1996年4月叶利钦总统访华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的会谈,标志着中俄两国元首互访机制的建立。该机制规定两国元首每年至少进行一次互访和会谈。

  边境安全合作关系机制的建立。1996年4月,叶利钦总统与江泽民主席在北京会晤并发表中俄联合声明后,又到上海与中亚地区的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三个元首一起举行会晤,并发表《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由此创建了“上海五国”的边境安全合作机制。后来,这一安全合作机制又进一步发展为包括“上海五国”和中亚地区的乌兹别克共和国在内、并涉及国家之间全面合作关系的“上海合作组织”。2003年初,上海合作组织开始筹建秘书处的外交进程。前后经过十几轮紧张而繁重的多边磋商,其成果相继反映在5月底六国莫斯科峰会和9月底六国总理北京会晤就秘书处所通过的一系列法律文件和决议中。中国政府宣布免费为秘书处提供办公馆舍,对加快秘书处筹建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2003年5月,中国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上海合作组织莫斯科峰会期间发表演讲,指出:“加快组织的机制化建设是当前上海合作组织面临的首要任务。经过各方努力,秘书处和地区反恐怖机构的筹建已经取得很大进展。我们要再接再厉,确保今年内正式启动秘书处,并早日建立地区反恐怖机构。为了体现对上海合作组织的高度重视,作为组织秘书处的东道国,中国政府决定免费为秘书处提供办公馆舍。今后,我们还将继续为秘书处顺利开展工作提供大力支持。”【http://news.sohu.com/09/28/news209632809.shtml。】胡锦涛的提议得到该组织各国首脑的赞成。在胡锦涛访俄前夕,外交部副部长刘古昌在回答记者的提问时指出,“本次上海合作组织莫斯科峰会首先要发表一个联合声明,就该组织本身的建设问题、组织框架内的合作问题、各成员国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阐述各方立场。此外还将批准一系列的文件,这些文件将主要涉及到上海合作组织自身的建设,譬如元首会晤机制、总理会晤机制等等运作方式。”【http://www.chinanews.com.cn/n/2003—05—21/26/305468.html。】根据这次首脑会议的决定。该秘书处于2004年1月15日在上海正式宣告成立。首任秘书长由原中国外交部副部长、驻俄罗斯大使张德广担任。

  总理定期会晤机制的建立。根据1996年中俄两国元首会晤所达成的协议,两国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每年都要举行会晤,就双边关系的发展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问题及时交换意见。两国政府首脑的定期会晤机制在1996年12月开始建立。当时是李鹏总理对俄罗斯进行工作访问。访问期间,李鹏总理和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正式宣布成立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并由两国副总理任委员会主席。在该委员会框架内常设经贸和科技合作分委会、能源合作分委会和运输合作分委会这三个分委会,以后视需要并经相互协商,增设新的分委会和工作小组。两国总理定期会晤的主要任务就是统管双方在经济、贸易、科技、能源、运输、核能等一系列重要领域的合作,敦促解决合作中出现的重大问题,积极探讨加强双边经贸关系的任务、途径与方法,促进中俄经贸合作持续、稳定、快速地发展。由此,中俄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正式启动。俄总统叶利钦在与李鹏总理会谈时说:“两国关系已提高到崭新的水平,今年4月双方就建立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达成的协议很快付诸实施,李鹏总理此次访俄就是证明,这标志着两国政府首脑定期会晤制度开始落实。”他相信李鹏总理的访问和两国政府首脑定期会晤制度的启动将对加强和发展两国各个领域的合作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李鹏总理与叶利钦总统亲切会见指出江主席明春访俄对两国关系进一步发展具有十分重要意义”,新华社1996年12月27日电。】后来,在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框架内又设立了经贸合作分委会边境地方经贸合作常设工作小组、航天合作分委会、核问题分委会、银行合作分委会、通信和信息技术分委会、银行合作工作小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等。

  总理定期会晤在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运行机制中的地位非常重要。如果说,中俄元首互访机制在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运行机制中处于立法地位,那么,总理定期会晤在这个机制中就处于执行的地位。两者的关系是最高权力机制和最高执行机制的关系。机制的本身就如同一个独立的政治框架。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方方面面都是在这个机制框架内得以运行和发展。

  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建立。1997年4月23日,在江泽民主席访俄期间,两国正式宣布成立跨世纪的友好组织——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并举行第一次会议。关于该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当时正在访问俄罗斯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指出:“一年前,我与叶利钦总统就成立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达成了共识。我们的出发点是,互为最大邻国的中国和俄罗斯应着眼于21世纪,多做有利于巩固和加深两国和两国人民友谊的事。经过双方共同协商与认真筹备,这一委员会今天宣告成立”;“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将植根于民间,发展于民间,为加深两国人民相互了解和增进传统友谊做出贡献。该委员会的成立对促进中俄发展面向21世纪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因此,他认为:“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将发挥积极的作用。”【“江主席和叶利钦总统会见记者”,新华社莫斯科1997年4月23日电。记者刘江、陈新。】这年11月,叶利钦总统访问中国时,与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发表的联合宣言中指出:“由两国社会各界和各年龄层次的代表广泛参与和支持的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正式运作,标志着为发展中俄人民传统友谊迈出了新的重要一步。委员会的活动将巩固中俄伙伴、信任和睦邻的传统。”

  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热线电话的开通。从1996年4月开始,经过近两年的技术设计和准备,中俄两国元首直通保密电话通信线路也于1998年5月正式开通。“这是中国领导人同外国领导人之间建立的首条热线电话”【《北京日报》1998年5月6日。】。2000年,两国政府总理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建立两国总理直通保密电话通讯线路的协定》。这样,当中俄两国遇到共同关注的重大国际问题时,两国元首和政府首脑就可以通过热线电话进行联系和磋商。

  以上各项相关机制的建立,加上原来建立的中俄经贸和科技合作混合委员会工作机制、中俄两国外交部磋商机制和中俄两国国防部会晤机制,标志着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运行机制全面建立。该运行机制的建立,对促进和保障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正常运行和发展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