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第七章 巧择战机 主动歼敌

  我1分区遵照党中央和毛主席提出的“基本的是游击战,但不放松有利条件下的运动战”的作战方针,变敌后为前线,扬长避短,巧择战机,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取得了许多 重大胜利。

第一节  激战鸭子沟  夜袭王安镇

  1937年11月底,日寇对我区发动围攻,又侵占了被我收复的7座县城及部分村镇。我1分区部队同日寇进行了坚决的斗争,粉碎了敌人的扫荡,2次收复了涞源县城和部分村镇。 1938年3月12日,驻易县之敌100余人进至金坡,并调运了大批粮食、弹药,企图向我根据地进犯。15日,我1分区参谋长熊伯涛,2团团长黄寿发率领2团2营抵达紫荆关地区。18日 晚,金坡之敌增加到700多人。20日,2营在行到坡下山腰准备设伏日寸,侦察员报告,日军400人左右正经伍家沟、鸭子沟向西开进,熊参谋长即命5连迅速抢占了鸭子沟通往大盘 石的山口,当敌进到山口前时,5连迅猛开火,与敌展开激战。该连虽组建不久,缺乏战斗经验,但全连英勇顽强,敢打敢冲,直杀得敌人尸横遍野。敌以1个连的兵力向5连扼守的 山头连续冲击5次,均被击退。后营主力赶到,立即投入战斗,敌不支退至鸭子沟。战斗中,我共毙伤敌100余人。
  鸭子沟战斗后,敌人不甘心失败,又纠集步、骑兵400余人,于24日下午5时进占了王安镇。25日晚8时,我分区l团、2团2营和3团1营,共5个营的兵力进入小河、辛庄、三泥儿 、马家屯一带,准备袭击王安镇之敌。26日4时10分,向敌发起攻击。1团1营1连首先以迅速的行动,接近_乇安镇东街口,消灭敌哨兵,然后跳上敌人的住房,将手榴弹掷向屋内, 敌人死伤大半,残敌慌忙逃出屋外,又在我战十的刺刀下纷纷丧命。战斗不到1小时,东南面敌人所占的7、8间房子,全部被我占领。这时,我各攻击分队全部突入镇内,与敌展开 巷战,死打硬拼,歼敌大部。5时半,敌人700余人赶来增授,我再战不利,便迅速撤离战场。此战斗,共歼敌300余人,缴获军用物资1部。
  27日,敌800余人,又进占涞源县城,我1分区实施围困战术,断敌联络,伏击援兵,经过20多次战斗,于4月1日第三次收复沫源城,并乘胜向东发展,收复了易县的大良岗、 西古县一带地区。

第二节  夭子头伏击战

  驻张家口日军第2混成旅团,侵占我察南人片困土。敌寇为表彰“皇军的赫赫战功”,有时派出“慰问团”,鼓励其官兵为侵略卖命。
  经多次侦察,掌握了敌人活动规律,我3团1营决心在蔚县西合营以北夭子头地域伏击日军“慰问团”。具体部署是:1连在986高地以西和北面,2连在夭子头东北面公路以东, 营侦察排在水泉地区,警戒宣化方向,3、4连在西合营以北准备阻击增援之敌。
  4月3日拂晓前,营长肖应棠、教导员杨志德带领排以上干部先于部队出发,经西合营、吉家庄进至预定作战地区,勘察地形,部署兵力、火器位置。夜间,在民兵配合下,全 营4个连队悄然无声地进入预伏地域,迅速完成了战斗准备。
  次日上午9时半,日军“慰问团”车队,尘土飞扬,耀武扬威地从蔚县经西合营北驶。1营早已严阵以待,当敌14辆汽车全部进入我伏击圈后,一声令下,拦头截尾,四面出击 ,打得敌人不知所措。 l连、2连英勇冲入敌阵,穿插分割,将敌车队斩成几段。敌人进退两难,仓促应战,我英勇的战士们往复冲杀,近战歼敌,战斗不到1小时,我仅以微小代 价毙敌80余人。第二天,日军增援部队赶来企图报复,我早已安全转移,只有歪倒在公路上的14辆汽车残骸,佘烟未烬。

第三节  大战东西庄  保卫阜平

  我晋察冀军区创建以来,在敌后展开了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争,消灭了大量敌人,收复了晋北、察南、冀西等大片国土,被日寇视为心腹之患,企图一面围攻武汉,一面进剿五 台。1938年9月,华北日寇集中第1 09师团,第26师团,第2、4混成旅团及伪蒙军1部,共5万兵力,分8路向晋察冀军区大举围攻。其中一路步、骑、炮、空联合7000余人,经曲阳 、党城、王快向阜平进攻,妄图破坏我边区政府和军区指挥机关。
  我1分区杨成武司令员奉军区聂司令员命令,率领1团和3团,从平西东西斋堂出发,经紫荆关、涞源、插箭岭、走马驿、倒马关南下,昼夜兼程讲至阜平以东的东西庄附近集结 ,在独立1旅、3分区22、23大队及骑兵营配合下,担任阻击进攻阜平之敌的任务。我决心以伏击手段,歼火西进阜平之敌于东西庄大沙河滩。具体部署是:3团3营埋伏在东西庄的 西面,担任正面抗击,1、2营埋伏于东西庄东北面,l团埋伏在北面山上,独立1旅集结在南面,22、23大队存东西王林口的东南,骑兵营在曲阳、定县间活动。
  10月3日,敌先头100余人进至东西庄时,被我3团3营击退至王快庄。4日上午7时,敌1000多人在飞机、坦克的掩护下再次向我进攻。当敌进到东西序村前时,埋伏在村北面的1 团和村东北面的3团,同时向敌侧翼出击,瞬间,转入巷战和肉搏战,敌人局部溃退。后来,敌人增兵到7000人左右,战斗愈打愈烈。敌人穷凶极恶,向我3团3营9连1排阵地连续发 射炮弹1400余发,毒瓦斯弹400余发,数次强攻,皆被我打垮。敌人横尸遍野,我阵地岿然不动。1团4连连续攻克敌人仓促占领的6个阵地,追得敌人弃械逃跑。1团9连迕长郭石金3 处负伤,仍率领全连猛追溃逃之敌,他夺过敌人手中的机枪,先后射杀数10个敌人,最后光荣牺牲。3团2营战士尹学恩,刖1棵于榴弹炸死4个鬼子兵,夺获敌1挺机枪后,立刻又和 右侧1个鬼子拼刺刀。这时他后面有1个日本军官举刀砍来,尹学恩临危不惧,前后格斗,刺死两个鬼子后,他也身负重伤。敌人在我英勇打击下渐渐支持不住,便集中所有大炮向 我发射毒瓦斯弹,企图挽回败局。我全体指战员虽然都受到轻重不同的毒害,仍坚持战斗。敌我双方在此连续战斗了3天,至5日,残敌弃械遁走。
  10月6日,敌人分作两路进犯,6000余步骑兵占领了阜平空城。为切断敌后方运输,困敌于阜平,我1团从10月15日在贾口、郑家庄附近开始伏击。20日,敌人200辆大车满载给 养物资,在步、骑、炮兵100多人的掩护下,由曲阳向阜平运送。我埋伏在郑家庄的l团突然开火,消灭敌100余人,缴获大车40多辆,佘敌沿原路退回曲阳。这时,阜平之敌5000余 人向东撤退,同时曲阳之敌1000佘人西进,企图东西夹击我1团,实施报复。1团首长果断处置,及时将部队转移。22日拂晓前,两股敌人遭遇,因不明真相而互相扫射,伤亡200余 人,直到天亮才发现自己打了自己。与此同时,敌飞机前来助战,找错目标,把自己的骑兵当作我军,扔下20余枚炸弹,炸死日军骑兵100多名。留守阜平的少数敌人随时被我3团 袭击,不得安宁,25日全部退到王快镇,又被我3团和兄弟部队驱逐,东西庄战斗就此结束。此次战斗共毙敌500佘人,伤敌800余人,缴获辎重、给养、枪支、弹药一部。
  在1团、3团参加保卫阜平作战的同时,日寇也分多路对我分区进行了扫荡。我2团在各游击支队、县大队的配合下,在涞源县城和涞源至易县之间、涞源至蔚县之间,进行了坚 决斗争,涞源县城第四次被我收复。

第四节  大龙华围歼战

  1939年4月,日寇企图打通涞源至易县的交通线,分割切断我根据地的南北联系,进而对我实施各个击破,于是向大龙华地区发动进攻。4月17日,桑木师团小林联队木曾中队 由易县西进,与西陵警备队250多人及清乡队50多人,进占大龙华构筑工事,并向紫荆关修筑公路,准备长期盘踞。
  我1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建议,经军区聂荣臻司令员批准,决心歼灭大龙华和向大龙华增援之敌。以1团1营和2营7连担任主攻,1团主力及曾雍雅支队两个大队,埋伏于老虎岭东 南及穆东陵东北高地,待击由梁各庄向大龙华增援之敌;3团3营、分区特务营、骑兵营、炮兵连、轻机枪队、工兵排,及曾雍雅支队主力,至北石娄、南石娄、大燕桥隐蔽集结; 曾雍雅支队的1个分队进到官地附近伏击敌人,并掩护_丁兵排埋没地雷;游击3支队第2团到张天佑、井儿峪及里仁村、童山庄以南高地隐蔽集结。第3团向姚村活动,第1团向解村 活动。5月19日晚11日寸,各部按照计划,全部进入了隐蔽集结地域。为了配合1团全歼大龙华之敌,分区骑兵营首先袭击了易县县城和易县以北的店北车站。
  战前,当地群众向我详细介绍了大龙华的敌情,并争着带路。20日1时,我1团1营和2营7连,在7名地下共产党员的引导下,分路向敌据点摸进。1营2连副连长高石亭,指挥全 连迅速接近敌人,剪开铁丝网,冲向敌人住房,缴获1挺轻机枪和20余支步枪。1营1迮3班班长柴世贵,带领全班冲入村内,秘密绕过3层铁丝网,由北面进入敌人1个住房,用手榴 弹将该屋之敌全部炸死,各分队均与敌短兵相接,激战3小时,敌伤亡50多人。天明前,1营撤出战斗,7连继续与敌对峙。
  20日上午8时,梁各庄之敌前来增援,大龙华敌人留小部在村内顽抗,大部乘机东逃,企图与援敌汇合。当突围之敌1 0多人逃至小龙华附近时,l团2营突然由北向南对敌猛击 ,协同1营一部将敌包围在小龙华附近树林内,经两小时激战,敌伤亡大半,木曾中队长当场被击毙。残敌分东西两路逃窜,一股东逃之敌进至官地附近,被特务营和曾支队全歼, 一股窜回大龙华的敌人与原在村内顽抗的敌人汇合,被1团1营和2营7连包围聚歼。
  8时半,梁各庄援敌乘5辆汽车,向兴隆庄、大红门一带前进,被我游击3支队击退。10时,敌人又从梁各庄出动100余人向游击3支队进攻,连续向我阵地发射了100多发炮弹。 这时骑兵营1个连从敌侧后出击,将进攻游击3支队之敌击退,敌伤亡30佘,退至大红门以东。1 2时,敌人第三次从梁各庄出动500人左右,向我3团3营阵地(原骑兵营阵地)发射了 600余发炮弹,3营指战员在一个50米高、600米长、50米宽的小山上,沉着应战,敌人攻击5、6次,均被打退。下午2时,分区首长急令1团3营,由老虎岭一带绕到大红门从敌人背 后攻击,3团3营、骑兵营、特务营从南侧向敌人攻击,敌腹背受击,仓惶逃窜,战斗胜利结束。
  大龙华战斗的胜利,粉碎了敌人打通涞源至易县的交通、切断我南北联系的企图,这是我1分区参加大龙华歼灭战的勇士们胜利凯旋抗战以来打得比较大的一个歼灭战。战斗中 ,共毙敌近400人,俘易县日军指挥官兼警备队队长穴田等11人,俘伪军5人,缴获重机枪3挺,轻机枪7挺,步枪100余支,子弹5万余发,军用器具600多件。特别是缴获了敌50多册 完整无缺的极其重要的文件,上交军区后,聂司令员亲自写信上报党中央,并摘要下发部队,对进一步揭露侵华日军推行“大东亚共荣圈”的欺骗谎言和采取“强化治安运动”的 清剿手段,更好地开展对敌斗争,起到了重要作用。难怪被我俘获的穴田坦白地说:像这样的仗,你们1年能打上几次,日本就要垮台。

第五节  夜歼解村之敌

  解村地处平原,北距易县12里,南距姚村11里,西距凌云册3里,是我边区后方物资补给的交通要点。1939年6月下旬,敌伪500佘人存该村构筑工事,企图建立长期占据的碉堡 支点,以切断我交通联络,封锁各种物资进入山区根据地。为粉碎敌人围困边区的阴谋,我1分区决心拔掉该据点。3团1、3营为歼敌主力,2营一部十城角村一带牵制易县之敌,另 一部准备阻击姚村援敌。
  7月2日晚7时左右,通过韩村的先头部队1营2连,快速向凌云册前进。敌前哨60余人开枪向我射击,我一枪不发,仍曲身前进。敌见我来势汹涌,乃慌忙向解村支点撤退,2连 紧追不放,追至解村边沿遇敌主力,于是展开猛烈的战斗,不久敌所依托的前沿火力点被我占领。同时,1营3连也在村北展开战斗,将工事内的40余敌人全部消灭。机枪班战士李 震,1人就击毙了在房顶顽抗的20多名敌人。3营12连用手榴弹炸死踞守村南支点(一座小庙)的60名敌人,占领了该支点。我炮兵支援步兵战斗,于村西对准村内敌工事,连发两炮 ,敌人乱了阵脚。我各部乘势向村内敌人发起攻击,将残敌团团包围于村东北角的几处院落,并把_人批手榴弹掷人院内,敌人鬼哭狼嚎,惨叫声声,死伤大半。战至凌晨3时,易 县之敌3000余步、骑兵前来增援,被设伏于城角村的1营2连击溃。时近黎明,各路敌人纷纭而至,我再战不利,主动抗日群众热烈欢迎我三团官兵凯旋撤出战斗,到西火山一带集 结待机。次日上午9时,敌人抽调各据点兵力400余人,携大炮两门,前来报复,又遭伏击,扔下20具死尸,狼狈退回老窝。
  解村战斗开始前,敌人非常狂妄,曾用小马号吹“欢迎号”和“打牙牌”小调,根本不把我军放在眼里。不到一夜,这些骄横的敌人便大都作了短命鬼。此战共毙敌200余,缴 获军用物资1部,将敌苦心经营的工事大部摧毁,狠狠地教训了敌人。

第六节  粉碎日寇的雨季进攻

  1939年7月8日,满城、大王店、易县、塘湖之敌集兵约7000余人,附各种火炮30佘门,以我1分区南北管头、大良岗为目标,分路进攻,以实现桑木师团长“欲扫荡晋察冀边区 先肃清满城以北”的罪恶计划。
  为了粉碎敌人的大举进攻,我分区将1团、骑兵营和特务营全部集结于娄山、东西山南、林泉一带,3团集结于西古县与河西一带,独立支队集结于红城、野沃、淇村一带。为 防备敌人向娄山迂回,先派特务营、骑兵营进至独乐、钟家店一带监视满城、大王店之敌,其余部队原地不动,静观敌人动作,待机歼敌。  9日晨,大龙华之敌300余人,开始向 孟津岭进攻,遭到我西古县3团一部的迎头痛击。10日拂晓,塘湖与满城之敌分兵5路向我猛扑过来,激战一日,当晚敌汇合在于家庄、东山南一带。11日,敌又以700余人的兵力, 攻占石家统、松山。我1团英勇抗击,与敌搏杀了数小时,敌人向后溃退。我尾追其后,迅速收复松山、娄山。同日寸,我独立支队的大部分兵力已迂回到敌人后路活动,牵制敌人 。由忪山、石家统溃退的敌人,在我前后威胁之下,不得不狼狈地退回塘湖。利用青纱帐.与敌作斗幸
  12日,北台鱼、北赵庄之敌共1300多人,向岭西、戊了村一一带进攻,遭到分区特务营、骑兵营、1团3营的正面打击,未能前进。14日,大龙华的敌人进至金坡,企图进攻西 古县。我3团3营在敌人猛烈炮火之下,冒雨奋战,英勇抗击,敌人尢计可施,便向我3团1个排的阵地发射了20余发毒瓦斯弹,又退至金坡。
  16日,进占岭西的敌人遭我正面打击后,十分恐慌,沿原路逃窜,中途又和我一部遭遇,再一次受到重创,更是惊恐万状。当敌退到东赵庄准备宿营时,我跟踪追击的1团3营 又予以猛烈的袭击,敌手足无措,狼狈小堪,连夜渡河溃逃。战斗中,我毙敌70余人,缴获军用品及文件各一部,并活捉汉奸2名。
  17日晚,塘湖敌人300余,企图以夜行军袭击红城我独立支队1大队。我事先已得情报,即把3个连埋伏在固城附近。当敌进至伏击地区时,我伏兵四起,集中火力,向密集之敌 猛射,敌人慌乱不堪,死伤100多人,向塘湖据点抱头鼠窜。
  20日,塘湖一路的敌人企图直取东西水,与北台鱼之敌合击南北管头。下午,360佘敌人刚一进团山,立即被我l团包围,战士们冒着倾盆大雨,勇猛战斗,集中火力杀伤敌人 ,并发起冲锋,歼敌大半。余敌170人夺路突围,逃到东山南时,被1团2营拦击,毙伤70佘。此时,敌已溃不成军,随向塘湖逃窜,在介安再次遭我独立支队堵击,后塘湖援敌赶来 ,我骑兵营与其展开激战,歼敌一部。团山战斗,我共毙敌300余人,缴获枪支、弹药军需物资甚多,并缴获重要文件一部。
  从7月9日到28日的20天战斗中,连日大雨滂沱,山洪暴发,积水成灾,行动不便,供给困难,有时整营整连1天只能吃上1顿饭。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广大指战员始终斗 志旺盛,与敌英勇厮杀,经历大小战斗19次,共打死打伤敌人1000余,缴获子弹7000余发,打死战马80多匹,并获重要文件若干,毁敌汽车3辆。

第七节  雁宿崖黄土岭歼灭战击毙日军中将阿部规秀

  1939年,日寇采取单刀直入的战术,以相当优势兵力,向我根据地中心地区发动冬季扫荡,企图分割抗日武装活动区域,结果为我造成歼敌的大好良机。
  11月初,正在中央分局参加组织工作会议的我1分区杨成武司令员,接到分区1份情报:涞源之敌要分3路向上下北泉、走马驿、银坊进行扫荡。杨司令员感到来敌数量不大,地 形又对我十分有利,立即向军区聂荣臻司令员建议,争取歼灭银坊一路敌人。聂司令员同意了此建议,并调3分区2团归1分区指挥。当时在场的贺龙、关向应、彭真同志也都表示赞 同。
  杨司令员迅速回到分区组织战斗,在查看地形的同时,下达了兵力部署的命令:3团2营占领南道神高山阵地,2团进至北道神隐蔽集结,3团2营归2团指挥,3团1、3营进占西流 水以西高地,1团占领刮各庄西北阵地,与3团阵地衔接,25团(欠1个营)为2梯队,随1团后跟进,归1团指挥,曾支队一部在三岔口一线向白石口、鼻子岭侦察警戒。
  3日晨,日军辻村大佐和1名炮兵大佐,带领两个步兵中队、1个炮兵中队、1个机枪中队共600余人,经鼻子岭向张家坟进攻。我曾支队诱敌深入,骄横的日寇对这一小股游击队 毫不在意,又由于我封锁消息,敌未察觉我主力动向,于是凶狠地向前直闯。当敌进至三岔口时,分兵200余人向北道神、辛庄搜索前进。在南道神以北静伏待机的3团2营,突然开 火,歼敌1部。2团急行军赶来参加战斗,残敌逃往雁宿崖。这时,敌土力进至张家坟以北,遭到我3团两个连的正面攻击,迫敌不敢再进;3团主力从张家坟东南对敌压迫,另1部配 合2团夺取雁宿崖西北阵地;1团占领黄家庄,团主力迂回到三岔口北,切断了敌人退路。我对敌形成了四面包围。当日下午4时,我发起总攻。1团从北面及东北,2团和3团2营从西 面及西南,3团(欠2营)从东南面,突然漫山遍野地向敌人压下去,200多挺轻重机枪一齐向山下的敌人开火。于榴弹爆炸声、喊杀声震得山岳颤抖。敌人遭此猝然打击,显得惊慌失 措,但仍占领河套附近的小高地顽固抵抗,并以机枪_人炮掩护,向3团阵地组织5次反扑。3团的指战员们以手榴弹、刺刀奋勇迎击,1、2团从敌人侧后猛烈扫射,打得敌人纷纷滚 落山坡。接着我们展开了全面攻击,至4时半,敌人已被杀伤大半,被压缩在上、下台附近和雁宿崖西北的一个高地上。
  黄昏前,上、卜台之敌被我消灭干净,只剩下西北高地上的敌人,这时,我各路部队集结高地下面,把敌人围得水泄不通。数千把雪亮的刺刀,在落日佘辉的映照下,闪射出 万道金光。山顶上的敌炮兵,疯狂地向我轰击,发出临死前的哀鸣。
  3团1营担任对这个山头的主攻,营长赖庆尧在最前沿指挥。冲锋号一响,3连的支部书记脱下棉衣棉裤,高举驳壳枪,呐喊一声,领着全连一股疾风似的刮上山头,把敌人压了 下去。突然,一排炮弹飞来,山头成了火海,敌人反扑上来,3连的勇士们被压下山腰。不一会,山腰上杀声冲天,3连又冲了上去,控制了整个山头。垂死挣扎的敌人,倾全力再 次反扑上来,山头上展开了激烈的白刃战。支部书记身负重伤,浑身是血,仍挥动着染满鲜血的驳壳枪,指挥部队同敌人搏斗。但因后续部队未及时赶到,勇士们再次被压下山来 。夕阳西沉后,第三次冲击立即开始。绰号“病号排”的曹葆全排也投入了战斗。冲锋号震荡山谷,枪弹象骤雨一样浇落在敌人阵地上。神枪手孟宪荣的机枪指处,敌人成片倒下 。曹葆全排长领着全排象猛虎一样冲在队伍的前头,刹那问就冲上了山顶。我军如狂潮一样涌上去,敌人被压下沟底,手榴弹象冰雹似的倾泻在沟里,敌人被浓烟烈火吞噬了。此 次战斗共歼灭日伪军500余名,生俘日军13名。其余两路敌人,慑于我军威力,仓惶溃退,缩回涞源城。
  进犯雁宿崖的日寇全军覆没,使敌人恼羞成怒。号称“名将之花”的日本侵华“蒙疆驻屯军”最高司令兼独立混成第2旅团旅团长阿部规秀中将,于11月4日,亲率驻张家口之 兵力1 000余人,卡车数白辆,倾巢而出,急驰涞源,向我进行报复性的扫荡,企图消灭我主力,然后扑向银坊,再西取走马驿、东进黄土岭、寨头一带实行“三光”政策(烧光、 杀光、抢光),以挽回皇军的体面,巩固其察南占领区。
  我1分区首长立即将这一情况在电话上向聂司令员报告。根据聂司令员指示,我决心再给敌一个下马威,叫敌人领略领略毛主席革命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丁是立即对部队进行 再战动员,并令:l团在西流水、司各庄、张家坟、雁宿崖;3团在下碾盘、银坊北沟;2团在吉河与银坊南沟河底;25团1个营和曾支队1部在三岔口,向鼻子岭、白石口方向活动, 侦察涞源之敌情;359旅715团1个营积极向涞源、北石佛、插箭岭牵制敌人;军区临时调归我分区指挥的1 20师特务团赶到后配置在3团附近为预备队。
  5日,1 000多敌人从龙虎村向白石口前进。曾雍雅支队在白石口与敌打响,以忽而坚堵,忽而大踏步后退的巧妙战术,紧紧缠住敌人。敌人求战不能,追又追不上,气得暴跳 如雷,到达银坊后,只能以“三光”泄愤。当晚,银坊一带,大火熊熊,彻夜不熄。
  阿部规秀急于寻找我主力决战,次日挥师东进,我们则放长线钓大鱼,丝毫不惊动他们,让他们“平安”地在司各庄、黄土岭一带宿营。这时,我1团和25团在寨头、煤斗店一 带集结,卡住了敌人去路,3团、特务团从大安出动,占领了黄土岭及上庄子以南高山,2团则绕至黄土岭西北,尾随敌后前进,形成了对敌人的包围态势。
  7日拂晓,敌人主力开始向上下庄子运动,12时其先头部队进至寨头附近。下午3时,敌后尾才离开黄土岭。这时,1团、25团迎头打了出来,3团及特务团迅即占领了黄土岭, 然后2、3团及特务团一齐出击,把敌人团团围住,压缩在上庄子附近约2公里长、宽仅百十米的山沟里。敌人依仗其雄厚兵力,向我寨头阵地冲击,企图跳出我包围圈,遭到我军坚 决反击后,乃掉头向黄土岭突围,企图回窜涞源。我3团和特务团、2团把口袋紧紧扎住,逼使敌人步步后撤。
  分区司令员杨成武(右1)、政委罗元发(左)1939年11月在黄土岭围歼战前线指挥作战
  战斗在激烈地进行着。部队因连日奋战,吃不好饭,睡不好觉,伤员也逐渐增多。当地群众全部动员起来,支援我军作战,民兵悉数出动,替我们放哨,警戒,侦察敌情,青 壮年组成担架队到火线抢运伤员,妇女们挑着热气腾腾的窝窝头、开水,争先恐后送给前线作战部队。群众参战支前的热潮,鼓舞着我军向敌人展开全面的激烈的攻击。数百挺轻 重机枪喷射出的子弹像暴风骤雨一样倾泻在敌人头上,炮兵部队也以猛烈的炮火轰击密集的敌人,直震得群山抖动,火光闪闪,硝烟蔽天,打得敌人鬼哭狼嚎。阿部规秀中将这朵 “名将之花”也被我神勇的迫击炮兵的排炮打得“花落瓣碎”,他那绣着两颗金星的黄呢大衣和金把钢质的指挥刀,也成了我们的战利品。
  阿部规秀中将被打死的经过情形,日本东京有家报纸作了详细的叙述:
  “皇军被敌人逼退到上庄子,中将仍很果敢地到第一线观察地形、敌情。忽然,飞来了敌人的迫击炮弹,距中将数步的地方爆炸,破片打中了中将的左腹及两腿等数处,中了 致命的伤,等到晚9时50分遂与世长辞了。”
  阿部规秀被击毙,震动了日本朝野。东京《朝日新闻》开辟悼念专栏,一再哀叹“名将之花凋谢在太行山上”,泣诉“自皇军成立以来,中将级战死是没有先例的”。有趣的 是,远在大后方的国民党中央政府及其御用舆论工具,一向诬蔑我们,说八路军游而不击,只顺扩张实力,这一回却像挨了一棒似的哑然噤声丫。蒋介石还发来了电报:朱总司令 ,据敌皓日播音,敌辻村部队本月江日向冀西涞源进犯……日阿部中将率部驰援,复陷我重围,阿部中将当场毙命等语。足见我官兵杀敌英勇,殊堪奖慰……将上项战斗经过及出 力官兵详查具报,以凭奖赏,为要。中正(民国28年12月)。
  阿部中将被击毙后,敌人恐慌异常。晚7时,日军新指挥官绿川纯治大佐发疯似地命令部队向黄土岭突围,遭到l团、3团的迎头痛击。敌人又企图向寨头逃生,被1团击退。战 斗中,3团2、3营利用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形,发挥近战和交叉火力的威力,把敌人放到30—50米处突然开火,连续打退敌人十几次集团冲锋。3连指导员左同川,连续刺死十几个日 寇,身负重伤不下火线。夜间,我各部队坚守既得阵地,不放敌人逃跑,并不断以小部兵力袭扰敌人,使敌不得喘息。
  8日晨,日军来了5架飞机,投下7个指挥官维持黄土岭的残局。我围攻至8日下午,消灭了900多敌人主力之后,正在围歼残敌之际,敌人以重兵从灵丘、沫源、唐县、完县、易 县、满城分5路向黄土岭合击,均进至距黄土岭30里左右,企图围歼我军,来个大规模的报复扫荡。我遵照军区的指图为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委聂荣臻嘉奖我1分区炮兵连的通令 原件示,主动撤离黄土岭,跃到外线,转入积极的反扫荡斗争。
  雁宿崖、黄土岭战斗,我共毙伤敌1500余,俘日军20多名,缴获驮满军用物资的骡马200余匹。雁宿崖、黄土岭战斗的胜利,极大地鼓舞了我全体军民,特别是在黄土岭战斗中 首次击毙日军中将指挥官,一扫日寇之骄横,震惊了日本三岛。晋察冀军区为了表彰我分区炮兵连,1940年1月21日向全军区发布嘉奖通令。  雁宿崖、黄土岭的失利,特别是阿部 规秀中将被击毙,使往日如狼似虎、咆哮惯了的日寇,不得不换成狐狸般的狡猾面孔。黄土岭战后不几天,日军驻涞源警备司令小柴突然给我1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一信,里面写道:
  “杨师长麾下:中日之战是中、日两国政府之事,麾下与鄙人同是人类一分子,没有私仇,参加战争仅是为了吃饭。国家之争论与我们无关,别因此影响我们的友谊。麾下之 部队武运亨通,长胜不败,鄙人极为钦佩。现鄙人有两件事情求教:一是请通知鄙人在黄土岭、雁宿崖被麾下部队生俘的皇军官兵的数目、军职、姓名及他们的生活近况;二是战 死的皇军官兵是否埋葬,埋在何处,可否准予取回骨灰,以慰英灵?”
  杨司令员立即给他一信,首先揭穿其所谓“国家之争论与我们无关”的胡说,指出他自己就是日本法西斯侵华的工具,是全中华民族的死敌。并告诉他:八路军一向优待俘虏 ,对于已放下武器的敌人,一律宽大处理。俘虏生活得很好,已开始认识侵华罪行,表示反对侵华战争;对于作了你们的“炮灰”,蒙受你们给予的灾难的战死者,我们已妥为埋 葬,并立有石碑,以资标志……
  法西斯匪徒的嘤嘤哀鸣之声,当然丝毫牵动不起我们的怜悯之情。我1分区更以积极的战斗行动打击日寇,太行山上燃起了更加炽烈的民族解放战争的烽火。

第八节  游击支队显神威

  我分区各团频频告捷,各游击支队也同时活跃于敌人的后方和心脏地带,反清剿,破交通,拔据点,割电线,截粮草,搞得放人心神不安,时刻处于恐慌之中,创造了不少光 辉战绩。
  易(县)满(城)徐(水)支队破坏杨村桥杨村大桥位丁保定北15华里处,是保定通往大王店的交通要道。桥身为木石结构。1939年初的一天晚上,支队的50名指战员掩护100多名群 众,携带锨、镐、斧头、锯了,顶着星光进至桥头。部队放出警戒,群众使挥镐舞锨地干了起来。将近破晓,大桥被彻底挖断。随后,用事先准备的l 3辆大车,把拆下的1万斤木 料大部运走,未及运走的放火焚毁。待我安然撤离后,敌人的人队人马才赶到,徒望断桥而叹息莫及。
  5支队工兵连爆炸敌火车  从1938年6月至次年夏,该连在平汉路保定北段,先后10余次爆炸敌火车,破坏铁路运输,被称为“铁道游击队”。193 8年7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排 长张易彩带10名战士,在固城以南路轨间埋设4枚地雷。夜12时,敌一特快列车由固城方群众把地雷送往我埋设区向隆隆开来,他们让过前行的轧道车,待敌快车驶至地雷区时,猛 然按下发火,随着震天动地的一声轰响,火车头带着一团火光被抛到路基之下。我掩护部队乘势向车上敌人投掷手榴弹,司机、司炉和100多名日伪军被炸死,火车头报废。
  同年12月,12名战士再次将6枚地雷预设于固城南之路段。狡猾的敌人把机车挂于车厢之间,并关闭车上灯火,企图隐蔽目标。机智的战十们从车上烟筒位置判断出第6节车箱 后便是火车头,于是地雷来了个“中间开花”,满载日军的列车立刻瘫痪,110名鬼子丧命,6节车厢被炸坏,两节被颠覆,火车头完全废毁。敌人不得不另修一条弯道,以收拾废 车。交通断绝多日,气得敌人大骂:“工兵连是大大的胡子(土匪)!”此后,夜间居然不敢行车。
  到了次年3月,敌人见铁路渐于平静,又开始夜间行车。工兵连出其不意,义在九汲、十五汲之间,用地雷颠覆一列货车,活捉了敌车长。就这样,在百余里铁路线上,工兵连 不断派出爆破小组,寻机爆破,炸了就走,来去尢影,敌人束手无策,虽日夜加强铁路巡逻,仍不能避免“地雷伴奏,车头跳舞,武士升天”之祸。
  定(兴)易(县)徐(水)涞(水)游击支队樊村伏击  1939年5月19日上午,大王店100多名敌人到樊村集镇将赶集的老百姓团团围住,逐个搜身,把各人所带物品、钞票全部抢走。 当时,支队1名侦察员也被围在其内,他瞅个空隙钻出人群,回支队报告。马上调集各部队已来不及,支队教导员遂带支队部和1大队部分人员,骑自行车抄到敌人归路——佃头村 南的小山上隐伏。不一会,臼以为得意的敌人嘻嘻哈哈从集上归来,当其刚转过山弯,我一阵排枪猛扫,敌人立时躺倒一片,顾头不顾尾地仓惶奔逃,待到四下声息沉寂,敌人跑 到山上一看,我已撤离远去,只好抬着死尸,捧着断臂缩回据点。
  邱会奎支队灵活反清剿  1940年4月10日,东团堡、九宫口、山门庄、草沟堡4个据点的2000名敌人,以弧形的攻势向蔚县南山腹地瓦子盆合围清剿我邱会奎支队。支队得知情 报后,分兵一部和民兵到外线截敌退路,该支队的第4大队和100多名民兵埋伏于巴岭子左侧:悬崖之上待敌。次日上午,敌主力在烧毁巴岭子民房后走进r山沟,4大队长一声令卜 ,手榴弹如冰雹般从天而降,2名骑马的指挥官和56名敌人立刻倒毙沟底。12日,敌人继续向瓦了盆进攻,支队长邱会奎带1个大队和民兵自卫队,占领了瓦子盆前方一座山头,当 敌人进至山底时,我指战员枪弹齐发,迎头狠揍,将敌死死压制于沟底。敌人轮番向山上冲锋,均被击退,后又用炮攻,仍然未果。敌人被困在山里4天,后方增援和供应又被我外 线部队和民兵卡断,吃尽了苦头。16日,敌人孤注一掷,死力突围,逃回了据点。敌人不甘心失败,4月20日又出动1000多人发动第二次清剿。邱支队改变战术,化整为零,在民兵 配合下主动迎击敌人,在蔡庄子、贾家坪、白庄头一带,消灭敌人30名,内有1名日军小队长。当敌人精疲力尽地扑进该支队各驻地时,村村无人,处处空舍,气急败坏地连续放火 烧了30多个村庄,尔后草草收兵。两次清剿均被粉碎。在此之前的4月4日,该支队还以秘密的夜间行动,袭击了蔚县县城东关外飞机场。邱支队在异常艰苦的山沟里坚持斗争,被 群众称为“南山大工”,被晋察冀军区树为“模范支队”。
  曾雍雅支队活动于广灵、阳原、浑源一带,从1938年10月至1940年5月,进行战斗41次,毙伤日伪军400余人,缴获各种枪150余支,子弹2万余发。苑石5支队从1940年初起,破 袭了满城至保定、大王店至徐水、马厂军遂城广大地区的公路和9座木桥,收割电线1 5000余斤。其他各支队也都以各种斗争方式予敌以很大打击。

第九节  南征反摩擦  讨代朱怀冰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顽固派为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不断挑起事端,制造摩擦,掀起了第一次反共高潮。从而助长了日寇的侵略气焰,中国抗战形势 处于空前困难时期。
  当时,在晋、冀、豫3省结合部,以国民党第97军军长朱怀冰为急先锋的反共顽固势力,向我八路军总部所在太行地区进攻,并在漳河以北的涉县、武安境内,围打抗日队伍, 破坏抗日政权,屠杀抗日群众,活埋八路军战士,以反共之举献媚于日寇,并到处修筑碉堡,建立反共基地,企图与日寇合击我军。我军从团结抗日的大局出发,曾多次以国家至 上、民族至上相规劝,但其顽固不化,武装反共愈演愈烈。为了坚持抗战,反对投降,我1团和4分区5团,于同年2月组成南征支队,南下晋冀豫,与其他兄弟部队一起,讨伐朱怀 冰。
  3月4日下午6时半,1团由石泊镇出发,进至距朱部某团3里的前后向家日寸,敌凭借碉堡首先向我开火,在兄弟部队配合下,我奋起反击,展开夺堡战斗,复向朱部巢穴进击, 战斗终日,计夺碉堡30余座,敌连夜渡漳河南逃。
  8日晨,我1团继续向南追击,1、3中队在河南省林县姚村集南边的公路上,与溃逃的敌人遭遇,我迅即展开队形,向敌猛烈投掷手榴弹。歼敌纷纷缴械投降,只有少数敌人潜 逃。
  南征战斗,我军获得完全胜利,狠狠教训了反共顽固派。1团共俘敌591人,缴获各种武器1153支(挺),各种弹药近6万发,骡马112匹。战斗中涌现出不少杀敌英雄,如:3连指 导员王六九,他敢打敢冲,勇猛无比,带领全连先后夺占10佘个敌人重要据点,最后光荣牺牲;义如3营一侦察员,他通过战场上对敌喊话,使1个连的伪军自动缴械投降;还如1个 连指导员,他1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30余支,俘敌40余名。群众热情称赞1团是“无敌英雄第一团”。战后,朱德总司令存八路军总部驻地西井检阅了1团,勉励他们发扬井冈山 的光荣传统和战斗作风,英勇作战,把日寇赶出中国去。7月,1团返归1分区。
  从1937年9月腰站战斗到l 940年3月底,我1分区(不包括各游击支队、各县大队和正规部队10人以下伤亡的战斗)共进行战斗211次,毙伤日伪军9780名,俘敌2441名(内日军34 名,朝鲜籍人9名),缴扶步马枪10484支(含收缴反动地主和杂牌武装的7000余支),手枪167支,轻重机枪55挺,各种炮共21门,战刀509把,“天皇宝刀”24把,坦克1辆,飞机1架 ,汽车43辆,骡马1411匹,马车200辆,炮弹600发,各种子弹52万余发,炸毁火车头8个,割收电线15000余斤,罐头、饼干6000箱,电台6部,望远镜22具,机密文什415件。
  着名诗人田间,当日寸曾写诗赞颂1分区两年半来的伟大胜利:
  在新长城的旁边,
  人民正在歌唱着,
  歌唱1分区指战员,
  歌唱那几个大歼灭战。
  两年半来,
  消灭了敌人八九千,
  把日寇的大炮、机关枪夺过来,
  保卫晋察冀根据地,
  扞卫着晋察冀的东北面。
  在新长城的旁边,
  从走马驿到紫荆关,
  从满城到易县,
  今天已经建成了铁的堡垒,
  任何敌人,
  任何扫荡也不能侵占,
  也决不让他们侵占。
  我们要从这里进行反攻,
  要从这里打到鸭绿江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