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网中秋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基本内容

  (一)人民军队建设的理论

  (1)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军队的唯一宗旨。中国共产党是无产阶级政党,它所创建的军队是无产阶级性质的军队,无产阶级是人类历史上最先进的阶级,它担负着消灭私有制度,解放全人类的历史使命,代表最大多数人民的利益,无产阶级的性质决定了我军是为中国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群众利益而英勇斗争的武装集团。确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是我军一切行动的准则和出发点,也是我军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得到人民群众拥护、支持并取得胜利的根本保证。这是人民军队的本质表现,是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根本标志,也是使我军成为一支无产阶级性质的新型革命军队的首要前提,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宗旨决定了它的任务不单纯是打仗,而是担负着打仗、做群众工作和生产三项基本任务,人民军队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和生产队。

  (2)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新型人民军队建设的根本原则。毛泽东指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47页。】实行共产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毛泽东军事思想处理党和人民军队关系的基本原则,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首先是由军事服从政治的原则决定的。军队是阶级斗争的工具,中国共产党是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最高司令部,军队只有置于党的绝对领导之下,才能有坚定的政治方向,才能全心全意地实现党的路线和政策,去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为根据地建设和国家建设服务。其次,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在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旧中国建设一支人民军队的特殊要求。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通过政治上、思想上和组织上的领导实现的。政治上,人民军队必须坚决贯彻和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使我军干部自觉地服从党的领导,保证在政治上永远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思想上,必须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教育和武装干部、战士,克服非无产阶级思想的侵蚀和影响。组织上,必须健全党在军队中的各级组织,发挥各级党组织的领导与核心作用,建立以党委为领导核心的一整套制度。

  (3)官兵一致、军民一致、瓦解敌军是我军政治工作的三大原则,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就是党在军队中的组织工作和思想教育工作,它关系着我军的兴衰和成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十分重视军队中的政治工作,并把政治工作提高到“生命线”的高度来认识。抗日战争开始后不久,毛泽东对我军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作了系统的概括。他指出:“八路军的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有三个,即:第一,官兵一致的原则。这就是在军队中肃清封建主义,废除打骂制度,建立自觉纪律,实行同甘共苦生活,因此,全军是团结一致的。第二,军民一致的原则。这就是秋毫无犯的民众纪律,宣传、组织和武装民众,减轻民众的经济负担,打击危害军民的汉奸卖国贼,因此军民团结一致,到处得到人民的欢迎。第三,瓦解敌军和宽待俘虏的原则。我们的胜利不但是依靠我军的作战,而且依靠敌军的瓦解。”【《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379页。】实践表明,我军政治工作的三大原则,是我军无产阶级性质和建军宗旨的体现,只要我军官兵之间有了团结一致,始终保持与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并积极地做好瓦解敌军和优待俘虏的工作,我军就一定能克敌制胜。

  (4)政治民主、经济民主和军事民主是人民军队的民主制度。政治民主,就是官兵在政治上是平等的。在革命军队内部,上级和下级之间,干部与战士之间,只有分工的不同,没有高低贵贱的区别;清除军队内部的军阀主义残余,不准打骂士兵和枪毙逃兵;士兵有说话和开会的权利,也可以批评长官的错误。经济民主,就是士兵选出的代表有权协助连队首长管理连队,监督连队的经济开支,定期结算和公布账目,实行经济的公开。军事民主,就是在练兵时实行官兵互教,评教评学;在作战时实行在连队首长的指导下,对作战计划,只要情况允许,就要发动群众讨论执行的办法;战斗结束后,评比每个官兵的功绩和过失,总结战斗经验,提高战斗水平。三大民主是互为条件、互相联系的统一整体,只有三大民主都实行了,才能真正形成军队内部的民主制度,极大地提高部队的战斗力。

  (5)人民军队要实行严格的革命纪律。我军的纪律是在革命战争中逐步形成和完善起来的。人民军队创建初期,毛泽东提出人民军队要实行三项纪律、六项注意(1929年春发展成八项注意)。随着战争实践的发展,对个别条文又进行了充实和修改。1947年10月10日,人民解放军总部发出了关于重新颁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训令,统一规定的三大纪律是:(一)一切行动听指挥;(二)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八项注意是:(一)说话和气;(二)买卖公平;(三)借东西要还;(四)损坏东西要赔;(五)不打人不骂人;(六)不损坏庄稼;(七)不调戏妇女;(八)不虐待俘虏。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是全军行动的基本准则,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的性质和建军宗旨,它是我军内部的集中统一和同人民群众鱼水关系的可靠保证,因此,它对巩固党对军队的领导,使我军在艰苦的环境中立于不败之地起了重大作用。

  (二)战争和人民战争的理论

  毛泽东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继承和发展了马列主义的战争理论,提出了进行人民战争的光辉思想。

  什么是战争?毛泽东指出,“战争——从有私有财产和有阶级以来就开始了,用以解决阶级和阶级、民族和民族、国家和国家、政治集团和政治集团之间,在一定发展阶段上的矛盾的一种最高的斗争形式。”【《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171页。】私有制和阶级产生以后,人类历史上出现了无数次的战争,特别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阶段,战争表现的特别广大和特别残酷,人类一经消灭了资本主义,便达到永久的和平时代。”【《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75页。】毛泽东的论述,不仅指出了战争的定义,也阐述了战争的起源和战争产生发展的过程及其规律。

  毛泽东认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就是政治,战争本身就是政治性质的行动,从古以来没有不带政治性的战争。”【《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79页。】同时,战争又有其特殊性,“战争不即等于一般的政治。‘战争是政治的特殊手段的继续’。政治发展到一定的阶段,再也不能照旧前进,于是爆发了战争,用以扫除政治道路上的障碍”,“障碍既除,政治的目的达到,战争结束。障碍没有扫除得干净,战争仍需要继续进行,以求贯彻。”总之,“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79—480页。】这是毛泽东对战争本质的精辟概括。

  战争有正义战争与非正义战争之分,一切进步的战争都是正义战争,一切阻碍进步的战争都是非正义的战争。共产党人对待战争的态度是:“反对一切阻碍进步的非正义的战争,但是不反对进步的正义的战争。对于后一类战争,我们共产党人不但不反对,而且积极的参加。”【《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76页。】只有积极参加正义战争,才能消灭非正义战争和战争,才能达到人类的永久和平的时代。

  要取得战争的胜利,必须正确地认识战争的规律。因为战争和其他事物一样,有其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因此,掌握了战争规律,才可能使主观符合客观,中国的革命战争有其特殊的条件和环境,必须从中国国情出发,认识战争的特殊规律,进行战争,要分析战争双方诸矛盾的基本因素,熟识敌我方面的情况,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在此基础上,充分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制定正确的军事计划,采取得当的战略战术,最终取得战争的胜利。

  毛泽东把历史唯物主义关于人民群众是历史发展动力的观点运用到中国革命战争的实践,创立了人民战争的理论,大大地丰富了马列主义的战争观。人民战争思想,是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核心,主要内容有:

  (1)人民战争要以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为骨干。毛泽东认为,在中国,主要的斗争形式是战争,而主要的组织形式是军队。“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74页。】中国革命的敌人,是具有强大武装的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要战胜这样强大的敌人,没有一支站在人民立场上,经过严格训练的、懂得人民战争战略战术的、具有高度组织性纪律性的人民军队作为骨干力量是不行的。因为人民军队是对敌作战的主要力量,没有人民军队,就不能坚持长期的战争,从而夺取战争的全部胜利;同时,人民军队还是人民群众的发动者和组织者,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参加战争,是革命战争胜利的重要保证。

  (2)人民战争要依靠广大人民群众作基础。毛泽东在指导中国革命战争中十分强调相信群众和依靠群众的思想,总是把革命战争的进行和胜利,建立在依靠广大人民群众的基础之上,把广大人民群众看成进行革命战争的主体、战争力量的源泉和推动力。

  党领导的革命战争,代表着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能够把广大人民群众团结起来,为着革命战争的胜利而英勇奋斗。同时,人民群众参加战争,可以使我军获得源源不断的人力和物资供应,成为克服一切困难的前提;可以使敌人在政治上完全孤立、军事上处处遭到抵抗,士气降低;也便于我军的战略战术得到充分的发挥。中国革命战争的实践,反复证明了这一点。

  旧中国是一个经济十分落后的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农业大国,农民占了人口的绝大多数。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就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的农民战争,农民是中国革命队伍的主力军,为了发动农民参加战争,必须开展土地革命,把武装斗争同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结合起来。

  (3)人民战争必须以农村根据地作为战略基地。中国革命的敌人是异常强大的,他们长期占据着中国的中心城市,革命力量要战胜敌人,并避免在力量不足的时候与强大的敌人进行战略决战,就必须到广阔的农村去准备和积蓄力量。把广大而又落后的农村造成先进的巩固的根据地,造成在军事上、政治上、经济上和文化上的强大革命阵地,以便反对和消灭利用中心城市进攻广大农村的凶恶敌人,直到最后夺取革命战争的胜利。同时,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是民主革命的主力军。这就需要在广大农村建立革命战争的战略基地,从而动员农民参加战争,保证战争的胜利。在农村建立革命根据地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毛泽东认为,中国的政治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全国各地区、城市与农村,在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方面甚至在阶级力量对比上,相差的程度都是比较悬殊的。革命的胜利总是从那些反革命势力比较薄弱的农村首先开始,首先发展,首先胜利,这样就使农村成为革命根据地的最好场所。中国革命战争的实践表明,中国革命所走的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城市,取得全国胜利的过程,实质上是建立根据地,巩固根据地,扩大根据地的过程。

  (4)人民战争必须实行“三结合”的武装力量体制。共产党在领导中国革命战争的过程中,全面组织武力和使用武力,实行主力兵团与地方兵团结合,正规军与游击队、民兵相结合,武装群众与非武装群众相结合的方针。

  这种“三结合”的武装体制在革命战争中发挥着重大的作用。它有利于发展和扩大人民军队,有利于协调一致地执行作战任务,有利于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和巩固,有利于形成全民皆兵克敌制胜的总体力量。

  (三)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

  中国的革命战争,长期以来处在敌强我弱、敌大我小的条件下,弱小的革命军队要战胜强大的敌人,不能不特别讲究战略战术。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结合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及其特殊规律总结了我军以弱胜强的战略方针和许多战术思想,构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战略战术原则。

  (1)积极防御是以弱胜强的正确的战略方针。进攻和防御是古今中外一切战争的两种基本作战方式。中外许多著名的军事家十分重视积极防御。毛泽东从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和客观形势出发,在领导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遭受挫折之后,毅然率部退向敌人统治薄弱的农村,开始了战略防御的实践。

  实行积极防御,必须正确处理进攻和防御的辩证关系。作为战争运动的基本形式,进攻是直接为了消灭敌人,同时也是为了保存自己;防御是为了保存自己的,但同时也是辅助进攻或准备转入进攻的一种手段。当敌取攻势我取守势时,采取战略防御的方针,当敌取守势我取攻势时,采取战略进攻的方针。进攻和防御之间相互渗透,在一定条件下可以相互转化。毛泽东指出,防御战本来容易陷入被动地位,但“防御战是能够在被动的形式中具有主动的内容的,是能够由形式上的被动阶段转入形式上内容上的主动阶段。”【《毛泽东选集》第1卷,第223页。】只要我们进行积极防御,即攻势防御,而不是单纯的消极防御,就能实现防御向进攻的转化。

  实行积极防御,必须把战略上的防御战、持久战和战役战斗的进攻战、速决战结合起来。只讲进攻,忽视防御,只讲速决,忽视持久,就会陷入军事上的冒险主义;同样,防御时不采取必要的攻势,特别是在战役战斗中不实行速决战,就有被敌人包围甚至消灭的危险,就会成为军事上的保守主义。

  实行积极防御,必须把战略上的内线作战和战斗战役上的外线作战结合起来。内线作战是军队处于防御或被包围形势下的作战,外线作战是军队在进攻或进行包围形势下的作战。当敌人分路向我进攻,敌处于外线作战,我处于内线作战时,我们可以采取灵活的运动战,寻机包围和歼灭一部分敌人,这样,敌虽然在战略上处于外线作战,而在战役战斗上则处于内线作战,我虽然在战略上处于内线作战,而在战役战斗上则处于外线作战,逐步从战略上的被动变为战略上的主动。

  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在不同时期具有不同的内容。红军初创时期,积极防御是通过“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十六字诀来实现的。到了土地革命战争中期采取了“诱敌深入”和打运动战的方针。抗日战争时期,面对敌人的进攻,又采取深入敌后歼灭敌人的方针。到了解放战争时期。随着根据地的巩固,提出了“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集中优势兵力歼灭敌人”等作战方针。

  (2)游击战、运动战和阵地战,是中国革命战争的三种基本作战形式。毛泽东从中国革命战争的实际出发,对游击战、运动战和阵地战以及三者结合的问题,进行了精辟的论述。

  毛泽东科学地总结了我军游击战的经验,把游击战争提高到战略地位,使之系统化、理论化。

  毛泽东通过对世界战争史和中日战争现实的研究,也针对党内外一些人轻视游击战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的倾向,在1938年5月和11月,先后发表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和《战争和战略的问题》,集中论述了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阐明了游击战在抗日战争中的重大作用。他指出:中国是一个大而弱的国家,被一个小而强的日本所攻击。“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占地甚广的现象发生了,战争的长期性发生了。敌人在我们这个大国中占地甚广,但他们的国家是小国,兵力不足,在占领区留了很多空虚的地方,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主要地不是在内线配合正规军的战役作战,而是在外线单独作战;并且由于中国的进步,就是说有共产党领导的坚强的军队和广大的人民群众存在,因此抗日游击战争就不是小规模的,而是大规模的;于是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等等一全套的东西都发生了。战争的长期性,随之也是残酷性,规定了游击战争不能不做许多异乎寻常的事情,于是根据地的问题、向运动战发展的问题等等也发生了。于是中国抗日的游击战争,就从战术范围跑出来向战略敲门,要求把游击战争的问题放在战略的观点上加以考察。”【《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05页。】

  中国的抗日战争证明,把游击战争提高到战略地位是完全正确的。没有我军的游击战争,就不能牵制大量敌军。就不能有力地配合正面军队作战,也不能壮大我军的武装力量,从而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

  运动战就是正规兵团在长的战线和大的战区上面,实行战略内线的持久的防御同时,进行战役和战斗的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运动战是大量歼灭敌人,解决战争命运的主要作战形式。其特点是正规兵团,战役和战斗的优势兵力,进攻性和流动性,毛泽东把运动战通俗地解释为“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战争中往往出现不好打的情形,当面的敌人多了不好打;当面的敌人虽不多,但它邻近敌人十分密接,有时不好打;一般地说来,凡不孤立而有十分巩固阵地之敌都不好打;打而不能解决战斗时,不好再继续打。在这些情况下,我们都应该准备“走”。但“走”是为了“打”,是建立在“打”的基础上,“走”虽然会暂时丢失部分土地,但它保存了军力,因此,它是全部地永久地保存土地和恢复土地所不可缺少的。

  中国革命战争之所以把运动战作为主要的作战形式,这主要是因为在敌强我弱情况下,进行运动战,可以调动敌人脱离城市、据点和交通线,可以发挥人民战争的强大威力,可以充分发挥战争的领导艺术和人的活跃性。我军主力兵团可以在人民群众的掩护下,大踏步地前进和大踏步地后退,迅速集中和分散,寻找战机,集中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敌人。

  阵地战是中国革命战争特定条件下进行的。敌人拥有较好的武器和较多的兵力,据守着有坚固工事作依托的城市或据点。而我军装备较差,人数较少,尤其是缺少攻坚兵器,这就决定了我军的作战,特别是在建军初期的作战,基本上不能进行阵地战,因为旷日持久的阵地战,只能消耗我军实力,使我军丧失主动地位。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那样,“防御的和攻击的阵地战,在中国今天的技术条件下,一般都不能执行,这也就是我们表现弱的地方。”【《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00页。】但是,随着我军在战争中不断壮大,敌我强弱对比的改变,阵地战这种作战形式,在我军历史上就有一个从红军时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基本不用,或起辅助作用,到解放战争时期有重要作用的发展过程。当我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进攻的形势下,就有可能进行阵地战。1947年9月,毛泽东指出,“必须极大地注重学习阵地攻击战术,加强炮兵、工兵建设,以便广泛地夺取敌人据点和城市。”【《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233页。】从此,我军开始进行大规模的阵地战。

  (3)以“十大军事原则”为核心的战略进攻学。在全国解放战争转入战略进攻之时,毛泽东将中国革命战争经验总结为十大军事原则,加上他在这一时期起草的许多作战文电,构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战略进攻理论。这十条作战指导原则,最基本的是争取主动,集中优势,各个歼敌的歼灭战思想。其主要内容有:适时地进行战略进攻,果断地进行战略决战;在战略进攻和战略决战中,以歼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为主要目标;在战略反攻和进攻阶段,要打前所未有的大歼灭战,极大地注重阵地战;战略决战中,以歼灭敌人为前提,把攻城与打援灵活地结合起来;在战略追击阶段要采取远距离大迂回大包围的方针包剿残敌。十大军事原则对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起了重大的指导作用。

  (四)加强国防建设的理论

  随着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和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毛泽东军事思想发展到了一个新时期,从革命战争时期的战争理论进入加强国防建设理论。

  (1)建设一支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化的人民军队。我军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化建设是国防建设的核心。它们之间的关系是一个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整体。

  1949年9月,毛泽东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上的开幕词中指出:“我们的国防将获得巩固,不允许任何帝国主义者再来侵略我们的国土。”“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1950年,他先后给《人民海军》报和《人民空军》杂志题词:“我们要建设一支海军,这支海军要保卫我们的海防,有效地防御帝国主义的可能的侵略。”“创造强大的人民空军。歼灭残敌,巩固国防。”这样,我军先后正式组建了海空军和其它特种兵。同时也开始成立了培养现代指挥人才的军事院校,毛泽东要求,要掌握最新的装备和随之而来的新的技术。

  毛泽东强调,与现代化装备相适应的,就是要求部队建设的正规化,这就要求部队实行统一的指挥、统一的制度、统一的编制、统一的纪律、统一的训练,就是要求实现诸兵种密切地协同动作,必须克服不集中、不统一、纪律不严、简单现象和游击习气等,必须有健全的,具有头脑作用的、富于科学组织和分工的司令机关。

  对于军队的革命化建设,毛泽东在革命战争年代就十分重视,建国以后,他同样强调要加强党对军队的领导,加强军队的政治思想工作。1957年,周恩来在上海海陆空军大会上作的《进一步提高军队政治素养》的讲话中强调,在军队革命化方面必须坚持“战斗队、党管军队、军政协作、官兵平等、军民互助”五项原则。

  (2)要发展现代化国防技术,把发展核武器摆在战略位置上。1956年4月,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的报告中指出:“我们在现在已经比过去强,以后还要比现在强,不但要有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而且还要有原子弹,在今天的世界上,我们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毛泽东、周恩来都强调,发展我国的尖端武装,要立足于自力更生。这样,在周恩来的主持和领导下,我国成立了火箭、导弹研究机构和领导机关,制定了远景发展规划,发展了我军的现代化国防技术,使尖端武器的出现成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