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经济思想的基本内容

  (一)新民主主义经济的理论

  (1)新民主主义经济的性质。中国共产党是中国无产阶级政党,建立社会主义的经济制度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民长期奋斗的目标。但是,在推翻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制度的同时,不能直接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因为,第一,新民主主义革命不是一般地消灭资本主义,民族资产阶级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是无产阶级的同盟军,如果在这一阶段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为国营经济,势必瓦解革命统一战线;同时,在中国经济极为落后的情况下,要促进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需要发挥城乡资本主义生产的积极性,利用它们有利于国计民生的部分。特别重要的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结果,不能以社会主义的集体所有制直接取代封建土地所有制。这不仅因为农村生产力水平不允许,也是农民的觉悟水平所不能理解的。因此,毛泽东提出:“要想在殖民地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废墟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社会来,那只是完全的空想。”【《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60页。】

  那么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后的经济形态是什么性质的呢?毛泽东认为必须经过一个独特的过渡性质的历史时期——新民主主义时期,“即是说,从殖民地、半殖民地和半封建的国家和社会状况,推进到新民主主义的国家和社会”【《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58页。】这种社会的经济是新民主主义的经济,“是一定历史时期的形式,因而是过渡的形式,是不可移易的必要的形式。”【《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75页。】

  (2)新民主主义的经济纲领。毛泽东在《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一文中明确指出:没收封建阶级的土地归农民所有,没收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陈立夫为首的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的国家所有,保护民族工商业,这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三大经济纲领。

  彻底消灭地主阶级,“把土地从封建剥削者手里转移到农民手里,把封建地主的私有财产变为农民的私有财产,使农民从封建土地关系里获得解放。”【《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75页。】这是建立新民主主义经济的基本政策。

  没收官僚资本,建立国营经济,是改变半殖民地半封建经济结构为新民主主义经济结构的一项关键性政策。垄断资本主义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必须没收垄断资本归新民主主义国家所有。没收官僚资本建立国营经济,一方面是消灭买办性封建性经济的成果,另一方面又是消灭垄断资本主义经济使其转变为社会主义经济。国营经济虽然在新民主主义经济中所占的比重不是最高,但当它一旦转为人民所有,就使人民共和国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命脉,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成份。

  私人资本主义经济是新民主主义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对待私人资本主义经济,是关系到新民主主义经济建立和发展的一个重大问题。毛泽东一贯强调要保护民族工商业,在新民主主义社会中要发展资本主义。这不仅是因为他们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压迫,能够参加人民建设事业,而且主要是“拿资本主义某种发展去代替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压迫,不但是一个进步,而且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它不但有利于资产阶级,同时也有利于无产阶级,或者说更有利于无产阶级。”【《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1060页。】

  (3)革命根据地的经济建设思想。毛泽东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领导全党创建了革命根据地,又根据新民主主义的经济理论,提出了一系列根据地建设的方针和政策。例如,发展经济,保障供给的思想;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思想;把农业放在首位的思想;要十分注意发展工业生产的思想等。

  (二)新民主主义经济向社会主义经济转变的理论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毛泽东集中论述了新民主主义经济向社会主义经济转变的问题。他认为,新民主主义经济不是独立的经济形态,而是过渡性的经济形态,它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由于社会主义经济成份在新民主主义经济形态中的领导地位,又有工人阶级领导下的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因此,新民主主义经济必然要过渡到社会主义经济。

  (1)必须发展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中国的现代工业虽然还只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的百分之十左右,但是它却极为集中,最大的和最主要的资本是集中在帝国主义者及其走狗中国官僚资产阶级手里。没收这些资本归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所有,就使人民共和国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命脉,使国营经济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成份。这是一种社会主义性质的经济,不是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不认识这种经济的性质,不发展社会主义的国营经济就要犯右倾错误。

  (2)占现代工业第二位的私人资本主义工业,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在革命胜利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还需要尽可能地利用城乡资本主义的积极性,允许有利于国民经济的私人资本主义因素的存在和发展。这不但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必要的。但是,中国资本主义的存在和发展,不是如同资本主义国家那样不受限制任其泛滥的,必须对它采取恰如其分的限制政策,即从活动范围、税收政策、市场价格、劳动条件等方面进行限制。因此,随着民主革命在全国胜利并解决了土地问题以后,工人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将上升为国内的主要矛盾,限制和反限制将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如果认为可以不限制资本主义,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如果把私人资本主义经济限制得太大太死,或者认为可以很快地消灭私人资本,这就是“左”倾冒险主义的观点。

  (3)占国民经济总产值百分之九十的分散的个体农业经济和手工业经济,必须谨慎地、逐步地而又积极地引导它们向着现代化和集体化的方向发展。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任其自流的观点是错误的。要组织生产的、消费的和信用的合作社,和中央、省、市、县、区的合作社的领导机关。这种合作社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在无产阶级领导的国家政权管理之下的劳动人民群众的集体经济组织。单有国营经济而没有合作社经济,就不可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发展到将来的社会主义社会,认识不到这一点,也要犯绝大的错误。

  (4)要逐渐地完成由落后的农业国向先进的工业国的转变。要把中国建设成一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必须建立一个独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要逐步地实现社会主义工业化。

  毛泽东还认为,要彻底摧毁帝国主义在中国的控制,立即统制对外贸易,改革海关制度,尽可能地首先同社会主义国家做生意,同时也要同资本主义国家做生意。

  新中国成立后,党适时地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开创了一条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提出了用“和平赎买”的办法把资本主义经济改造为社会主义经济,并创造了委托加工、计划订货、统购包销、委托代销、公私合营等一系列从低级到高级的国家资本主义的过渡形式。在农业合作化过程中,对于个体农民,提出了要遵循自愿互利、典型示范和国家帮助的原则,创造了从带有社会主义萌芽因素的临时互助组和常年互助组,发展到半社会主义性质的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再发展到社会主义性质的高级农业生产合作社的由低级到高级的过渡形式。通过国民经济的恢复和社会主义改造,我国胜利地完成了由新民主主义经济向社会主义经济的转变,使我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

  (三)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理论

  社会主义制度确立之后,我国进入了开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历史时期。党和毛泽东在领导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中,在借鉴苏联建设经验的基础上,根据中国的国情,提出了许多关于经济建设的思想和观点。

  (1)中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战略目标。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毛泽东强调要把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他指出我们的根本任务已经由解放生产力变为在新的生产关系下保护和发展生产力,要团结全国各族人民进行一场新的战争——向自然界开战。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现代化的社会主义强国,是党和毛泽东规定的我国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战略目标。

  党和毛泽东还明确了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时间和步骤。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是一项极为艰巨的工程,需要相当长时间的努力。在1955年3月的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毛泽东设想用50年的时间,把我国建设成为强大的社会主义工业国。1962年1月,在七千人大会上的讲话中,他又提出,中国的人口多、底子薄、经济落后,要使生产力很大地发展起来,要赶上和超过世界上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国家,没有100多年的时间是不行的。

  根据毛泽东建议,1963年9月的中央工作会议,提出了“两步走”的设想。第一步建立一个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和国民经济体系,使我国工业大体接近世界先进水平;第二步,使我国工业走在世界前列,全面实现农业、工业、国防和科学技术现代化。

  毛泽东还强调,实现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战略目标,必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在《论十大关系》中,他指出,“我们一定要努力把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因素,直接的、间接的积极因素,全部调动起来,把我国建设成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

  (2)走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工业化的道路。毛泽东认为,中国的“工业化道路问题,主要是指重工业、轻工业和农业的发展关系问题。我国的经济建设是以重工业为中心,这一点必须肯定。但同时必须注意发展农业和轻工业。”【《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第796页。】

  农业是国民经济基础,重工业的规模和发展的速度归根到底是由农业的发展决定的,农业上不去,重工业就不可能有大的发展。轻工业不仅为重工业提供大量的日用工业品,而且还提供大量资金,轻工业发展了才能促使重工业有更快地发展。农业和轻工业发展,重工业有了市场,有了资金,它就会更快地发展。因此,工业和农业必须同时并举,重工业和轻工业必须同时并举,要按农轻重的次序安排国民经济。充分发挥农业的基础作用,用多发展农业和轻工业的办法来发展重工业,是我国工业化唯一正确的道路。

  (3)正确处理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的各种关系。毛泽东提出要处理好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沿海和内地、中央和地方、自力更生和学习外国经验等各种关系。

  关于经济建设和国防建设的关系。毛泽东认为,由于还有敌人,一定要加强国防建设,国防建设是国家安全和经济建设的可靠保证。但是,加强国防建设,首先必须加强经济建设。经济建设是国防建设的物质基础。只有经济建设发展的更快了,国防建设才能够有更大的进步。

  关于大型企业和中小型企业的关系。毛泽东指出,我们必须逐步地建设一批规模大的现代化的企业为骨干,没有这个骨干就不能使我国在几十年内变为现代化的工业强国。但是多数企业不应当这样做,应该更多地建立中小型企业。既有一些大型企业作为骨干,又有许多小型企业来配合,实行两条腿走路的方针。

  关于沿海工业和内地工业的关系。毛泽东指出,我国的工业过去集中在沿海,这是历史形成的极不平衡状态。为了调整和平衡工业发展的布局,必须大力发展内地工业。但是,要发展内地工业,就必须更多地利用和发展沿海地区工业。

  关于中央和地方的关系。毛泽东指出,我们的国家这样大,人口这样多,情况这样复杂,有中央和地方两个积极性,比只有一个积极性好得多,为了建设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必须有中央的强有力的领导,必须坚持集中统一领导,坚持“全国一盘棋”的原则。同时,由于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情况也千差万别,必须在中央统一计划下,给地方一定的因地制宜的权限,对本地区的生产和建设,地方的财力和物力进行全面规划和统筹安排,坚持“统一领导,分级管理”和“大权集中,小权分散”的管理原则。

  关于自力更生和学习外国经验的关系。毛泽东指出,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必须坚持自力更生为主的原则,必须立足于依靠亿万人民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同时,必须争取外援,必须向外国学习。每个民族和国家都有自己的长处和缺点,一切好的经验,不管是社会主义国家的,还是资本主义国家的,都要学习。但必须是有批判地有分析地学,不能一切照抄、机械搬用。1963年,周恩来明确指出,中国人民不论在革命斗争中,还是在建设事业中,都一贯采取自力更生为主,争取外援为辅的方针。

  关于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毛泽东认为,在我国的社会主义经济关系中,国家、集体、个人三者之间的利益关系,从根本上说是一致的。但是,由于各经济组织的地位和作用不同,还存在着物质利益上的矛盾,这就需要必须正确地处理好积累和消费的关系、长远利益和当前利益的关系、整体利益和局部利益的关系,特别是积累和消费的关系,集中反映着国家利益、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关系。积累过多过快,将影响人民生活水平的改善,消费部分过多,就会影响国家的经济建设。因此,每年的经济计划,必须安排好积累和消费的比例关系。

  (4)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重视价值规律的作用。在纠正1958年“共产风”时,毛泽东提出,必须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他认为,中国是商品生产很不发达的国家,现在又很快地进入了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还要发展。只要存在着社会主义的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商品生产就是不可避免的。商品生产与资本主义相联系就是资本主义性质的,与社会主义相联系就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他强调,发展社会主义的商品生产,不会引导到资本主义,因为已经没有了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商品生产可以乖乖地为社会主义服务。

  对价值规律的作用,毛泽东也进行了阐述。他指出,客观存在的价值法则,是一个伟大的学校,只有利用它才有可能教会我们的几千万干部和几万万人民,才有可能建设我们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1959年的第二次郑州会议上,他明确指出,价值法则、等价交换,不仅存在于公社内部,也存在于集体所有制和全民所有制之间,实际上生产资料各部门之间也有价值法则起作用。因此,价值法则是客观存在的经济法则,我们对于社会产品,只能实行等价交换,不能实行无偿占有。在社与社、队与队、社与国家之间,在经济上只能是买卖关系,必须遵循等价交换的原则。针对“一平、二调、三收款”的“共产风”,毛泽东明确指出,这就是根本否定价值法则和等价交换。他要求干部必须懂得价值法则和等价交换。

  (5)社会主义经济是有计划按比例地发展的,因而,如何搞好综合平衡是计划工作中的根本性问题。1957年1月,陈云提出要实现物资、财政、信贷三大平衡的著名论点。1959年,毛泽东认为“大跃进”的主要教训之一就是没有搞好综合平衡。他强调,要搞好农业本身的平衡、工业内部的平衡、工业和农业之间的平衡。周恩来也提出了先抓吃穿用,实现农轻重,搞综合平衡的思想。陈云还提出,按短线搞综合平衡,才能有真正的综合平衡。他提出,一定要从短线出发,搞综合平衡,这样,生产就可以协调,生产出来的东西就可能配套。

  (6)建立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针对社会主义改造后期出现的一些缺点,陈云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了“三个主体、三个补充”的社会经济管理体制,即在工商业经营方面,国家经营和集体经营是工商业的主体,一定数量的个体经营是国家经营和集体经营的补充;在生产计划方面,计划生产是工农业生产的主体,按照市场变化在国家计划许可范围内的自由生产是计划生产的补充;在市场方面,国家市场是社会主义统一市场的主体,一定范围的国家领导的自由市场是国家市场的补充。陈云的这一思想写进了党的八大关于政治报告的决议,这是对苏联模式有突破意义的探索。

  对改善和加强企业管理,邓小平也提出了整顿工业企业,实行职工代表大会制的重要观点。他强调,整顿工业企业,要扭转企业管理上的混乱局面。他还认为,必须建立党委领导下的职工代表大会,以扩大企业民主,吸引广大职工群众参加企业管理,监督行政,克服官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