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新时期毛泽东政治思想的丰富和发展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的到来,毛泽东政治思想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实现马克思主义的普遍原理同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初步创立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这是毛泽东政治思想的继承和发展。

  (一)坚持和发展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

  “实事求是”并不是一个新的提法,但是当我国进入新的历史时期的关键时刻,邓小平重新强调实事求是,把它作为最根本的思想路线,并从这个高度总结建国以来的经验教训,指导各个领域、各条战线的拨乱反正和思想解放运动,就具有了新的特别重要的意义。根据实事求是这个根本观点,邓小平支持并高度评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学习和讨论。他认为这的确是个思想路线问题,是个政治问题,是关系到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的问题。

  把实事求是同解放思想联系起来,倡导并推动思想解放运动的健康发展,这是邓小平的新贡献。邓小平认为,解放思想,开动脑筋,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首先是解放思想。不解放思想,正确的政治路线就制定不出来,即使制定出来了,也贯彻不下去。解放思想运动使人们从教条主义思想束缚下解放出来,为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顺利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础。

  (二)贫穷不是社会主义

  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是邓小平对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问题的一个重要结论。这个结论其实已经包括在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的理论中。但是,当社会主义制度相继在贫穷落后的国家建立以后,人们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贫穷的社会主义是可以存在的,以为贫穷和社会主义相联系。邓小平尖锐指出,哪有什么贫困的社会主义、贫困的共产主义。搞社会主义,一定要发展生产力,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我们当然要坚持社会主义,首先必须建设能够摆脱贫困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如果老是穷的,它就站不住。只有到下个世纪中叶,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才能说真的搞了社会主义,才能理直气壮地说社会主义优于资本主义。

  (三)社会主义的第一个任务是发展社会生产力

  社会主义的第一个任务是要发展社会生产力,这是对“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拨乱反正。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讲了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要“尽可能快的增加生产力的总量”,列宁在十月革命后也强调发展生产力对社会主义的严重意义。邓小平坚持和发展了马列的思想,反复强调,社会主义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就是发展社会生产力。他认为,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就是体现在它的生产力要比资本主义发展得更高一些、更快一些。

  邓小平进一步指出: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讲,正确的政治领导的成果,归根结底要表现在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上,表现在人民物质生活的改善上。邓小平提出的发展生产力是社会主义阶段的中心任务的思想,成为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主要内容。

  (四)重申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和政治路线日益深入人心,各条战线出现了努力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的可喜景象,但是,在贯彻三中全会路线时遇到了来自“左”和右两方面的干扰和破坏。

  1979年2月,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工作务虚会上的讲话中,针对以上种种否定四项基本原则的思潮,代表党中央及时地严肃地重申必须坚持四项基本原则。邓小平在讲话中反复强调,“为了实现四个现代化,我们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决不允许在这个根本立场上有丝毫动摇。如果动摇了这四项基本原则中的任何一项,那就动摇了整个社会主义事业,整个现代化建设事业。”【《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159页。】他指出,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今后也必须坚持这四项基本原则。他还指出,粉碎“四人帮”之后,使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重新恢复了它的科学面目,成为我们行动的指南。但是极少数人或者公然反对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或者口头上拥护马列主义,但是反对马列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而产生的毛泽东思想。我们必须反对这种思潮。“我们坚持和要当作行动指南的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基本原理,或者说是由这些基本原理构成的科学体系。”【《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157页。】毛泽东思想过去是中国革命的旗帜,今后也将永远是我们的旗帜。

  (五)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提出

  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现代化建设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总结建国30多年来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在研究国内外社会主义建设实践和世界形势的基础上,对毛泽东思想的新发展。这一理论,是指导我国进行现代化建设的科学社会主义纲领和指导方针。是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唯一正确的道路。

  在探索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过程中,邓小平以一个马克思主义者的理论勇气、求实精神、丰富经验和远见卓识,作出了重大贡献。

  1979年4月,邓小平提出:“过去搞民主革命,要适合中国情况,走毛泽东同志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现在搞建设,也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149页。】1982年9月,在党的十二大开幕词中,邓小平又明确提出:“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外国经验、外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邓小平文选》(1975—1982年),第371—372页。】进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必须从本国实际出发,符合中国的国情,走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只有这样,才能使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健康发展,才能不走和少走弯路。任何社会主义国家,在进行本国建设时,都必须注意互相借鉴,取人之长,补己之短,但决不能机械地照抄照搬,这已为世界各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所证明。因此,必须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走自己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

  (六)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确立

  我党根据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划分社会主义不同阶段的思想,从中国的实际情况出发,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经过几年来的社会主义实践,逐步阐明和形成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从我国的历史发展来看,经过新、旧民主革命的实践,充分证明了在中国这样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中,资本主义道路走不通,坚持社会主义道路是历史的抉择。由于我们的社会主义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生产力水平远远落后于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就决定了我国要实现许多国家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完成的工业化和生产的商品化、社会化、现代化,必须经历一个很长的历史阶段,这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客观依据。

  在我们这样一个由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走过来的国家中建设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新课题,既不是在资本主义高度发展的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也不完全相同于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七)“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构想

  “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是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为解决香港、台湾问题而提出来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党为解决台湾和香港问题曾经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寻求解决的途径。根据当时的情况,无论是用什么方式,都要改变台湾和香港的社会制度。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根据客观形势的变化,党中央开始探索祖国统一的新的方针。1979年1月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正式宣布了和平统一祖国的方针。表示“一定要考虑现实情况,完成祖国的统一大业,在解决统一问题时,采取合情合理的政策和方法,不使台湾人民蒙受损失。”同月31日,邓小平在访问美国时进一步指出:“我们不再用‘解放台湾’这个提法了。只要台湾回归祖国,我们将尊重那里的现实和现行制度。”这里包含了“一国两制”的构想。1981年9月30日,叶剑英在对新华社记者的谈话中,提出了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九条方针”,明确表示,和平统一后,台湾可以作为特别行政区存在,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可以保留军队,台湾现行的社会、经济制度、生活方式不变等等。全面阐述了和平统一的各项具体政策和“一国两制”的主要内容。1982年9月,邓小平第一次明确提出“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他指出,关于香港主权问题,可以用“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方法解决,香港仍将是资本主义,现行的许多适合的制度要保持。这标志着“一国两制”科学构想的基本形成。同年12月,在五届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对特别行政区作了专门的规定,使“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具有了法律的依据。“一国两制”的科学构想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马克思主义普遍原理与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是党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贡献,对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着重大的意义。

  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还有其它许多内容,还要在研究新情况、解决新问题的过程中,在实践检验中继续丰富完善和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