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思想体系成熟的历史条件

  毛泽东思想体系之所以能够得到系统总结和全面展开而达到成熟,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是由许多因素所决定的。

  (一)遵义会议为毛泽东思想体系开始走向成熟创造了条件

  遵义会议是在红军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批判了第五次反“围剿”和长征以来军事领导上的一系列严重错误,纠正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肯定了毛泽东等关于红军战略战术的基本原则,确立了毛泽东在全党、全军的领导地位。

  由于毛泽东在中央领导地位的确立,以毛泽东为首的党中央新的领导核心的形成,更有利于他和他的战友把马列主义的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进一步结合起来,更有条件立足全党观察问题,研究分析问题,独立、系统地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并为中国革命一系列的基本经验作出科学的理论概括。

  遵义会议也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列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的会议。党开始认识到,中国革命必须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出发,运用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走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摆脱当时党内盛行的把共产国际和苏联的经验神圣化。

  同时,遵义会议不久,1935年7月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决定改变共产国际的工作方法和领导方法,一般不直接干涉各国共产党内部组织事宜,要求各国共产党根据自己民族的特别情况和历史条件,独立地解决一切问题。这使中国共产党人可以根据中国革命的特点,制定有关中国革命的路线和政策。这都为毛泽东思想的成熟开辟了前进的道路。

  (二)通过对中国革命两次胜利、两次失败的历史比较,是毛泽东思想达到成熟的一个基本条件

  从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到抗日战争时期,中间经历了北伐战争和土地革命战争的两次胜利,也经历了第一次大革命和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针对中国革命发生两次胜利、两次失败的实践,摆在中国共产党人面前一个急需解决的重大问题,就是如何总结中国革命胜利与失败的历史经验,使革命减少和避免挫折而取得胜利。因而,中国工农红军到达陕北以后,党和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系统地总结党20多年来的历史经验教训,揭示了中国革命发展的客观规律。正如毛泽东所指出:“在抗日战争前夜和抗日战争时期,我写了一些论文,例如《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新民主主义论》、《〈共产党人〉发刊词》,替中央起草过一些关于政策、策略的文件,都是革命经验的总结。那些论文和文件,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产生,在以前不可能,因为没有经过大风大浪,没有两次胜利和两次失败的比较,还没有充分的经验,还不能充分认识中国革命的规律。”【《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人民出版社1986年8月版(下同),第825—826页。】

  (三)抗日民族解放战争的实践,为毛泽东思想体系的成熟提供了新的历史条件

  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反抗日本侵略,争取民族解放的一次空前规模的革命战争,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在东方的重要战场。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是在各个方面大规模展开的。它包括军事、政治、外交、经济、文化思想等方面的斗争。当时的国内外形势是错综复杂的。在国际上,德国和意大利竭力支持日本对中国的侵略,苏联和世界各国人民坚决支持中国的抗日战争,英美对中国抗战采取两面政策。因而,中国人民必须团结世界一切抗日力量,共同进行反法西斯斗争,同时必须谨慎地对待英美的两面政策,既要联合他们共同对付日本的侵略,又要警惕和反对他们危害中国人民的阴谋。在国内,抗日战争爆发后,中日民族矛盾已经上升为主要矛盾,中国除了一部分民族败类充当汉奸卖国贼外,各阶层都不同程度地投入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国内阶级矛盾虽然降为次要矛盾,但是阶级矛盾、阶级斗争仍然存在。国民党是在全国人民抗日怒潮的推动下被迫参加抗战的。因而,抗日战争的政治领导历史地落在中国共产党的肩上。中国共产党面临着民族斗争和阶级斗争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的新形势。由于不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这就迫切要求中国共产党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和中国抗战的具体实践结合起来,正确回答实践中提出的问题。党中央和毛泽东全面地总结抗战爆发以来人民革命斗争的新经验,系统地提出有关抗战的指导方针和政策,极大地丰富了毛泽东思想的内容,促进了毛泽东思想体系的成熟。

  (四)马列主义经典著作的大量翻译和出版,全党空前地从事理论研究,是毛泽东思想体系成熟的重要条件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以后,有了陕北根据地,能够站住脚跟,环境一直比较稳定。党中央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向全党提出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任务。为了掀起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的热潮,党中央建立了出版发行部,统一领导党的出版发行工作。从1938年开始,马列主义经典著作得到了大量翻译出版。由延安解放社编译出版了《马克思恩格斯丛书》、《列宁选集》、《斯大林选集》。这是我国第一次出版多卷本的马恩列斯选集。仅《马克思恩格斯丛书》共出版了十部,有《马恩通讯选集》、《政治经济学论丛》(编译),马克思的《拿破仑第三政变记》、《法兰西阶级斗争》、《法兰西内战》、《哥达纲领批判》和恩格斯的《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以及《资本论提纲》、《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等。还有其他介绍学习马列主义的文章,如《卡尔·马克思》、《论列宁》等等。在国统区和敌占区也先后成立了读书生活出版社和书店,出版发行马列主义书籍和各种抗日救亡读物。这些马列著作的大量出版发行,对于全党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的科学理论,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促进具有中国特点的革命理论的探讨和创造,是起着巨大的推动作用。

  在这个时期,全党学习马列主义形成一种风气。尤其是作为党领导和开展抗日战争的战略后方陕甘宁根据地,及其战略后方的首府延安,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内一大批领导人和活动家都集中在这里。他们集中时间,学习和研究马列主义,并把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以社会调查作为解决马列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中心环节,系统地总结中国革命的独创性经验,探索中国革命的发展规律,取得了许多重大的成就。

  尤其毛泽东对毛泽东思想的逐步成熟作出了最伟大的、特殊的贡献。他以卓越的才能智慧、过人的勤奋、丰富的经验、高超的理论修养,写下了大量的理论著述,其数量之多,内容之丰富,思想之深刻,是党内任何人都难以比拟的。毛泽东思想的基本理论原则,以及党的路线和许多重要的方针政策,主要是毛泽东提出来的,不少经过党领导集体的反复讨论,凝集了党中央的集体智慧,通过他们科学著作得到概括的。毛泽东在这个时期的许多论著,大大地发展了党也包括他自己在内的那些不大系统、不大完整的思想,并构成了毛泽东思想的主体部分。

  此外,刘少奇在党的建设和白区工作方面,周恩来在统一战线工作方面,朱德在军事方面也都写下了大量的理论著述。张闻天、任弼时、王稼祥、董必武等也撰写了许多理论文章,取得了丰富的理论成果。

  在毛泽东和党的其他领导人的发奋读书的影响和带动下,1939年3月,中共中央宣传教育部制定了《延安在职干部教育暂行计划》,延安的四千多在职干部,编班编组坚持每日两小时的学习生活。党中央领导集团的认真学习,坚持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和中国革命实际的有机结合,为毛泽东思想的成熟提供了丰富的营养。邓小平指出:“延安时期那一段,可以说是毛泽东思想比较完整地形成起来的一段。”【《邓小平文选》(1975—1982),第256页。】

  (五)延安整风运动,对毛泽东思想体系的成熟起了推动作用

  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成功地开展了延安整风运动。通过整风运动,全党学习马克思主义,全面系统地总结历史经验,对党的历史上出现的历次“左”倾和右倾的错误进行了彻底的清算。更重要的使广大干部和党员真正从教条主义的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从思想上解决了马克思主义的原理与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这一根本的方向性问题,使全党在思想上、政治上和组织上达到了空前的统一,使毛泽东关于中国民主革命的一系列理论、路线和方针政策为全党所接受。正是在这个基础上,以毛泽东的名字来命名中国化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把它作为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加以概括和阐明,正式把毛泽东思想确定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因此,延安整风对于毛泽东思想的成熟和发展起了巨大的推动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