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1923年 二十五岁

1月12日 共产国际执委会通过《关于中国共产党与国民党关系问题的决议》。决议指出:“中国唯一重大的民族革命集团是国民党”,工人阶级“尚未完全形成为独立的社会力量”,因此,“国民党与年轻的中国共产党合作是必要的”,“但是,这不能以取消中国共产党独特的政治面貌为代价”。“只要国民党在客观上实行正确的政策,中国共产党就应当在民族革命战线的一切运动中支持它。但是,中国共产党绝对不能与它合并,也绝对不能在这些运动中卷起自己原来的旗帜。”

  1月16日 致信李毅韬、谌小岑,附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①的照片一张,表示对照片中人和黄爱、庞人铨②的怀念。

  备注:

  ①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第二国际左派领袖,一九一九年一月十五日被德国政府杀害。

  ②庞人铨,一九二二年一月,和黄爱一起因领导长沙纱厂工人罢工被湖南军阀赵恒惕杀害。

  1月 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收到赴苏参加共产国际第四次大会的中共代表团陈独秀的复信。信中建议将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改名为“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旅欧之部”,并将领导机关中央执行委员会改为执行委员会。

  2月17日-20日 出席在巴黎召开的旅欧中国少年共产党临时代表大会。会议决定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成为其“旅欧之部”,在欧名称定为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大会通过周恩来起草的《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章程》,改选了领导机构,周恩来、任卓宣、尹宽、汪泽楷、肖朴生五人为执行委员,刘伯坚、王凌汉、袁子贞为候补委员,周恩来任书记。会后收到国内团中央一月二十九日来函,批准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

  3月13日 起草《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旅欧之部)报告第一号》,向国内团中央详细报告二月大会的经过。报告说:“我们现在已正式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旅欧战员了,我们已立在共产主义的统一旗帜之下,我们是何其荣幸!你们希望我们‘为本团勇敢忠实的战士’,我们谨代表旅欧全体团员回说:‘我们愿努力毋违!’”

  3月18日 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根据中共中央指示,派赵世炎、王若飞、陈延年、陈乔年、熊雄等十二人,第一批赴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周恩来陪送他们到柏林,并设法为他们办理去苏联的入境手续。

  4月6日 在天津《新民意报》副刊《觉邮》第一期上发表致邓颖超的题为《德法问题与革命》的信。信中指出:“资本主义一天不打倒,他的最后保证者帝国主义的混战永不会消灭。欧乱现正方兴未艾,所可希望的只是俄国。”并引证卢森堡所说的“我们要无军队便不能革命”一语,认为这是“见到之语”。

  夏 返回法国,住在巴黎戈德弗鲁瓦街十七号,专门从事党、团工作。经常到勤工俭学生和华工比较集中的巴黎拉丁区和近郊的小咖啡馆里演说,宣传马克思主义,揭露国家主义派、无政府主义派的真面目,并与他们展开辩论。此外,还筹备建立共产主义研究会,组织青年阅读马克思、列宁著作,在此基础上发展团员。并通过袁子贞担任书记的华工总会对旅法华工进行工作。

  6月12日-20日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大会接受共产国际于本年一月十二日作出的《关于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关系的决议》,通过《关于国民运动及国民党问题的议决案》,决定同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合作,建立各民主阶级的统一战线,推动孙中山、廖仲恺等改组国民党。共产党员、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同时保持共产党在政治上、组织上的独立性。

  6月16日 和尹宽、林蔚等一起到里昂,与奉孙中山之命到法国筹组国民党支部的王京歧(后任国民党驻欧支部执行部长)商谈合作问题。双方达成协议:旅欧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员八十余人全部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此后不久,孙中山和国民党总部委任周恩来为国民党巴黎通讯处(后称巴黎分部)筹备员。

  7月2日 《巴黎时报》刊载消息说,列强鉴于中国五月间发生外国旅客被劫持的山东省临城劫车事件,准备在华设立万国警察,共同管理中国铁路。旅法华人闻讯,无不愤慨,酝酿组织旅法各团体联合会奋起反对。

  7月3日 以《少年》杂志社代表身份,发起并出席旅法各团体代表在巴黎西郊华侨协社的集会。会议决定开展反对列强共管中国铁路的群众斗争。

  7月8日 和徐特立、袁子贞、许德珩等二十二个团体代表在巴黎中华饭店集会。会议通过反对列强共管中国铁路的六项具体办法,决定召开旅法华人大会,并成立旅法各团体联合会临时委员会领导斗争。周恩来被推为临时委员会中文书记。

  7月15日 出席在巴黎召开的旅法华人反对国际共管中国铁路大会。在会上发表演说:“国事败坏至今,纯由吾人受二重之压迫,即内有冥顽不灵之军阀,外有资本主义之列强。吾人欲图自救,必须推翻国内军阀,打倒国际资本帝国主义。”会上散发了周恩来起草的《旅法各团体敬告国人书》,号召“凡是具有革命新思想而不甘为列强奴隶军阀鹰犬的人,不论其属于何种派别,具有何种信仰,都应立即联合起来”,推翻帝国主义和军阀卵翼下的北京政府。当晚,旅法华人各团体代表集会,决定正式成立中国旅法各团体联合会。周恩来被选为书记股中文书记。

  7月31日 中国旅法各团体联合会举行记者招待会,巴黎二十四家报馆记者等出席。次日,法国各报发表评论,支持旅法华人的爱国行动。在此期间,国内各界人民纷纷集会示威。在各方舆论压力下,在北京的十六国外交使团于八月十日照会北洋军阀政府,未正式提出“共管”中国铁路的要求。

  8月 致信即将回国述职的王京歧,谈旅欧国共两党合作,开展革命活动问题,说:“依我们的团体意识,我们愿在此时期尽力促成民主革命的一切工作,这是无可置疑的事。”提出现时两党合作的三项建议:(一)宣传民主革命在现时中国的必要和其运动方略;(二)为国民党吸收些留欧华人中具革命精神的分子;(三)努力为国民党做些组织训练工作。本着上述三种原则,可随时势变迁而计划当前所要做的工作。

  秋 任国民党驻欧支部特派员。

  11月16日 致信留日同学王朴山,询问其别后思想生活情况,说:“‘五四’后的少年,颇多颓靡之气,本来革命精神是难得养成的,对旧社会多留恋一分,革命精神即减少一分。酷爱和平、善于退让、甘于认命的中国人,要振作起来……”

  11月24日-25日 中共三届一中全会在上海召开。会议决定进一步促进国民党改组,在全国扩大国民党组织,凡有国民党组织的地方,中共党员和社会主义青年团员“一并加入”,并决定在国民党中的共产党员和青年团员通过成立党团性质的秘密小组贯彻党的纲领和政策,努力争取“站在国民党中心地位”。

  11月25日 出席在里昂召开的国民党驻欧支部成立大会。在演说中着重批评国民党内的腐败现象,说:“挂名党籍不负责任者,此类人实居吾党最大多数”,“是真令人痛心疾首而不得不认为本党内部伏莽之患”。会上当选为国民党驻欧支部执行部总务科主任,李富春为宣传科主任。在王京歧回国期间,由周恩来代理执行部长,主持国民党驻欧支部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