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同电台结下不解之缘的黎东汉

同电台结下不解之缘的黎东汉


文/梅兴无


1947 年,中央前委无线通信大

队长黎东汉随毛泽东转战陕北,在艰

苦卓绝的转战中,他突患疾病,生命

垂危,毛泽东下令:“黎东汉无论如

何不能死!”黎东汉的病得到医生悉

心治疗,病情稍有好转,便投入到紧

张繁忙的工作之中,保证了中央的指

示通过无线电台安全、迅捷地传达到

全国全军。

在漫长的革命生涯中,黎东汉

一直与无线电台打交道,是解放军通

信兵的创始人和杰出领导者之一,也

是少数几位通信兵出身的开国将军

之一,为解放军通信事业的发展和通

信现代化建设作出了杰出贡献。他数

十年如一日,默默奉献,安之若素,

骄人之功绩鲜为人知。

贺龙:“一部电台

比一个团还强!”

黎东汉,1914 年 10 月出生,湖

南浏阳人。1927 年,黎东汉的父亲、

叔父、姑母先后参加了革命。1930

年黎东汉参加湘赣红军独立 1 师,同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3 年 6 月湘

赣独 1、独 2 师合编为红 18 师后,

缴获了敌人 1 部电台,黎东汉被派往

江西万载县红军通信技术学校学习

无线电技术。8 月,红 18 师编入红 6

军团。黎东汉结业后,成为以阎知非

为队长、江文为政委的红 6 军团无线

电中队的一名报务员,开始了终身与

无线电打交道的革命生涯。

1934 年 8 月,红 6 军团作为中

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在军政委员会

主席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

率领下,从湘赣苏区出发,冲破敌人

的围追堵截,于 10 月 24 日,在黔东

木黄一带与以贺龙为军长、关向应为

政委的红 3 军会合。会师后红 3 军恢

复红 2 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

弼时任政委,关向应任副政委,统一

指挥红 2、红 6 军团。

电台队随总部一起行动,黎东

汉可经常见到贺龙。刚开始,他觉得

留着一字胡的贺龙十分威严,难以接

近,但时间稍长,感到贺龙平易近人,

和蔼可亲,有空还同他们一帮年轻人

一起摆“龙门阵”(聊天)。贺龙说,

电台和你们这些弄电台的人都是“心

肝宝贝”,你们给我带来了“眼睛”、

“耳朵”。红 3 军过去吃过没有电台

的苦头,1932 年从洪湖苏区撤退时,

唯一一部电台损失,两年时间得不到

中央的指示,对外面情况也不了解,

成了“聋子”、“瞎子”,部队蒙受

了难以挽回的损失。

贺龙对电台队关怀备至,一有

战斗就专调一个警卫连保护电台,考

虑到报务员白天行军,晚上发报收

报,十分辛苦,下令给电台队的每个

报务员都配了骡马。1935 年 3 月,

国民党军几个纵队“围剿”红 2、红

6 军团。红军在澧水河边的后坪与敌

军激战。一路敌军突然冲到红军总指

挥部几十米的地方,距离电台队最近,

黎东汉他们没有重武器,又要保护电

台,十分紧张。正在这万分危急的时

刻,团长贺炳炎率部及时回援,贺龙

大喊:“贺炳炎,注意保护电台!”

贺炳炎亲自端着机枪扫射,击退了敌

人,掩护电台队撤到了安全地带。贺

龙松了一口气:“命根子没有丢!”

6 月,为了策应中央红军长征,

红 2、红 6 军团主动向鄂敌发起进攻,

9 日以一部包围宣恩县城,大部隐蔽

于宣恩县城以南山地之中,准备打击

来援之敌。贺龙、任弼时命令电台队

一天 24 小时不间断地侦听敌军电台

的联络情况,随时掌握敌军动态。

敌人果然中了贺龙的围城打援

之计。国民党湘鄂川边“剿总”总司

令徐源泉担心宣恩失守,直接威胁他

的老巢恩施,急电调纵队司令兼 41

师师长张振汉率部增援宣恩。张振汉

给徐源泉回电说,为避宣恩城南红军

主力之锋芒,他将兵分 3 路,12 日

迂回忠堡,从西向东驰援宣恩。

张振汉的电报被黎东汉他们电

台队破译了。贺龙拿到抄收的电报十

分兴奋,说张振汉从 1931 年起就吊

在我屁股后头转,天天喊“活捉贺

龙”,这回我倒要看看是谁活捉谁了。

他立即下令部队连夜急行军 120 里,

先敌 1 小时赶到忠堡设伏,掌握战场

先机,经过 3 天 3 夜的激战,全歼敌

左支队,活捉了张振汉。

在忠堡战斗中,黎东汉发现敌

方阵地构皮岭有敌人电台天线在摇

曳,便向电台队政委江文作了汇报。

江文有意争取敌电台,亲自在电台前

指挥黎东汉等人具体操作,利用早前

侦听到的张振汉电台的“SA”呼号,

很快把敌台呼叫出来,又向对方发了

一份明码电报,大意是:你们已被红

军包围,很快就要被消灭,希望你们

把电台保护好,交给红军,可受到优

待。如果你们对抗,后果自负。

敌台在收报前并不知道是红军

电台发的报,就懵懵懂懂地抄收了。

时张振汉大势已去,他们就按照红军

电台的要求做了。这样,江文、黎东

汉他们完好无损地缴获了两部 l5 瓦

电台。经过开导说服,敌方彭洪志、

刘法墉等无线电技术人员全部参加

了红军,后来多数人成了红军的通信

工作骨干,彭洪志解放后担任过国家

邮电部副部长,刘法墉担任过军委三

局通信总台台长,刘的“沙里淘金”

收报法还被推广。

贺龙对电台队在忠堡战斗中的

贡献给予高度赞赏:“一部电台比一

个团还强!”还风趣地说,“你们又

完整地缴获了两部电台,等于又添了

两个‘团’嘛。你们现在武器多了,

人也多了,该换块大牌子啦!”此时,

电台中队的电台由 2 部增至 7 部,升

格为无线电通信大队,阎知非任大队

长,江文任政委,下辖 6 个通信分队,

1 个侦察分队。

无线电通信大队有条件对电台

进行分工,功率大的电台固定跟随总

部,功率小的电台作为机动台,哪个

部队有战斗任务,机动台就跟到哪

里,为作战部队提供实时通信保障,

使红 2、红 6 军团的作战指挥系统更

加便捷、通畅,战斗力明显提升。

6 月 23 日 起, 红 2、红 6 军团

包围湘西龙山县城 35 天,制造新的

围城打援战机,接连取得了小井、象

鼻岭、胡家沟、板栗园、芭蕉坨几

个战斗的胜利。特别是板栗园战斗,

黎东汉他们的电台 8 月 2 日破译了敌

85师师长谢彬给徐源泉的一份电报,

称该师次日经板栗园增援龙山。红军

立即赶至敌军必经的板栗园东南之

利福田设伏,8 月 3 日全歼该师师部

和两个团,毙敌师长谢彬。贺龙称赞:

“打破敌人的这次‘围剿’,电台的

功劳不小!”

王震:“电台是18师的

千里眼、顺风耳。”

1935 年 11 月,红 2、红 6 军团

撤离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开始长

征。为了配合主力的突围行动,总部

决定红 6 军团 18 师留守根据地,迷

惑和牵制敌人,掩护主力撤离。贺龙

在师以上干部会上对 18 师师长兼政

委张正坤说:“这回你们 18 师要更

艰苦一些。要狠一点打,机动灵活地

打,把敌人吸引住,掩护主力南下。”

红 6 军团政委王震代表总部到

18 师看望全体指战员,把一部 5 瓦

电台调配给 18 师,成立电台队,派

黎东汉任电台队长,以保证总部和

18 师的通信畅通。王震特别嘱咐他

的浏阳“小老乡”黎东汉:“电台是

18 师的千里眼、顺风耳。一定要像

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电台。”

张正坤十分重视电台,专门派了警卫

连的两个班负责电台的保卫和搬运。

红 18 师 下 辖 52、53 两 个 团,

53 团是老部队,52 团是由游击队改

编而成的,全师 3000 多人。总部的

命令、敌情的侦听都要靠要电台,黎

东汉深感自己肩上的责任重大。

11 月 10 日开始,18 师即向永顺、

保靖方向发起佯攻,把湖南方面的敌

军引向酉水南岸。19 日当主力转移

时,他们又调头北上,直逼龙山、来

凤,牵制湖北敌军。素有“游击专家”

之称的张正坤,率 18 师忽左忽右,

忽南忽北,在根据地腹地与敌周旋。

这就给敌人造成一个错觉,认为红军

主力很快会回来,因而除少量敌军追

击红军主力外,绝大部分敌军仍在根

据地周围同红 18 师作战。这就为红

军主力胜利突破敌人封锁线制造了

有利条件,但红 18 师减员严重,处

境越来越困难。

12 月 14 日深夜,黎东汉抄收到

总部发来的电报:“主力已向贵州石

阡、镇远、黄平地区转移,你部可相

机突围与主力会合。”于是,18 师

指战员开始了杀出重围的浴血奋战,

一路上大小战斗频繁发生。21 日凌

晨,18 师到达龙山招头寨以北的马

鬃岭,53 团和师部刚从敌碉堡下通

过,敌人发现并用火力封锁隘口。52

团大部和电台队被切断在封锁线内。

这时,驻招头寨的敌军闻听枪声也压

了过来。52 团为了掩护电台,阻击

增援敌人大部牺牲。电台队和两个警

卫班隐蔽在丛林中,前面是一片开阔

地,强行通过十分危险,但最危险的

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 20 多

人像突起的旋风刮过开阔地。当敌人

发觉用机枪扫射时,黎东汉他们已经

冲到对面山上的树林里。

黎东汉带着电台队和警卫班赶

上了主力,张正坤非常高兴。18 师

进入湖北来凤境内。他们本可一直西

出经川东到贵州与主力会合。但这时

收到总部来电,18 师西去必经之地

四川酉阳敌已埋伏一个师,命 18 师

北上,沿着红 3 军曾转战过的路线迂

回前进。

12 月 26 日,18 师 经 咸 丰 忠 堡

等地抵宣恩晓关,与敌 41 师一个团

遭遇。一股敌人冲到师部附近,电

台队在警卫班的掩护下,边打边撤,

与敌人脱离接触。这时电台运输班长

急报,电台丢失!黎东汉惊呆了,没

有电台 18 师就成了聋子、瞎子,随

时面临被消灭的危险。他决绝地说:

“就是死也要把电台找回来!”他命

令警卫班组织火力掩护,自己带着运

输班长,冒着枪林弹雨原路返回找到

电台,避免了一次重大损失。

18师到达咸丰黑洞后掉头南下,

这一带曾是红军的游击根据地,群众

基础好,部队顺利地到达朝阳寺罾沟

渡口。这天是 1936 年的元旦,张正

坤带领队伍涉过冰冷刺骨的唐岩河,

刚爬上对岸长岭冈山头,就和敌人遭

遇。敌人放过先头部队一个营,等师

部的 30 多人一到,突然围了上来,

大喊“抓师长”,一敌兵扑上来扭住

张正坤的胳膊,他挥拳将敌兵击倒,

两个警卫员抱住他顺着三四百米长

的湿滑山坡滚了下去。黎东汉也冲电

台队大喊:“同志们,滚!”大家抱

着电台和器材也滚下山去,冲出了敌

人的包围圈。可笑的是,敌“剿总”

发出通报称:“由招头寨窜去之伪

18 师残部一日抵朝阳寺以西,被周

旅何团猛击,毙伪师长张振(正)坤

以下一百余。”

当晚部队在咸丰与黔江交界处

的砂子场宿营,张正坤命令电台马上

同红 2、红 6 军团部联络,可电台在

长岭冈滑坡时摔坏了。张正坤非常着

急,因为没有电台联络,明天就不知

道怎么走。黎东汉明白自己肩上的责

任,他拆开电台外壳,卸下摔坏的 4

支电子管,把破损的灯座残片拼好用

苎麻缠牢,换上备用的电子管一试,

勉强能用。再打开发信机,用小刀

把调谐电容器摔得连在一起的动片、

定片一片片地拨开,接通电源一试,

电台能工作了。张正坤亲自提着一只

鸡、一只鸭到电台队:“这是犒劳你

们这些‘顺风耳’的,你们立了大

功!”黎东汉立即给总部发了一份关

于 18 师现状的紧急电报,并抄收了

总部的电报,主力已转移到湘黔边的

新晃、玉屏一带,四川酉阳、秀山一

带无大敌防守,命令 18 师迅速南下

与主力会合。

18 师经四川黔江、酉阳,贵州

沿河、松桃、印江,于 1 月 10 日到

达江口县的茶寨。黎东汉抄收了与主

力会合前的最后一份电报:“昨日克

江口县,你部明往江口归建。”1 月

11 日,萧克、王震等亲自出城 20 多

里,迎接 18 师的到来,战友重逢,

相拥泪洒。萧克、王震称赞 18 师是

“一支拖不垮、打不烂的英雄部队”。

在两个月时间里,18 师浴血奋战,

牵制敌军近 10 万众,转战 15 个县,

行程近 4000 里,胜利完成了掩护主

力转移的任务,全师只剩 600 多人,

2000 多指战员血洒战场。

18 师归还红 6 军团建制,黎东

汉回红 6 军团部,后任军团部电台

队长,随部继续长征。抗战至解放

战争时期,他先后任 359 旅(红 6 军

团改编)电台队长、三科科长,中

原军区司令部通信处处长,随王震

南征北战,保证了通信联络的畅通。

周恩来:“中央委员加

电台等于党中央。”

1947 年 3 月初,蒋介石命令胡

宗南统率 20 多万人马向延安发起重

点进攻。

3 月 18 日,中共中央、中央军

委机关撤离延安。时任军委三局通

信总台副台长的黎东汉随中央机关

转移。25 日,毛泽东、周恩来等到

达子长县王家坪和刘少奇、朱德、

任弼时会合。

中央机关除了少部分精干人员

留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外,大部分东

渡黄河,转移到晋绥解放区。29 日,

中央政治局在清涧县枣林沟召开会

议,决定由毛泽东、周恩来、任弼

时组成中央前委,留在陕北指挥全国

的解放战争;由刘少奇、朱德、董必

武等组成中央工委,到晋察冀开展

中央委托之工作。4 月初,中央又决

定由叶剑英、杨尚昆等组成中央后

委,在晋绥建立中央同各解放区联

系枢纽,统筹后方工作。形成了前委、

工委、后委“一分为三”的战时体制。

这时,军委三局局长王诤给黎

东汉交待一项特殊任务:中央决定在

中央前委成立一个通信联络大队,由

你任大队长,带 3 部电台(后 4 部)

负责保障统帅部对全国全军的指挥。

接着,王诤带他去向周恩来和任弼时

报到。周恩来亲切地拍了拍黎东汉的

肩膀说:“欢迎你,黎大队长。这次

中央留在陕北,电台是毛主席指挥全

国全军的唯一通信工具,一定要确保

毛主席的指挥畅通无阻。”黎东汉非

常激动地说:“请周副主席转告毛主

席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枣林沟村会议后,任弼时召开

干部会议,将留在陕北的中央机关

人员按军事编制编成“昆仑纵队”,

不久又改用“3 支队”(后为“9 支

队”)的代号,下属 3 个大队:1 大

队负责通信联络,黎东汉任大队长;

2 大队负责无线电情报侦破,胡备文

任大队长;4 大队由新华社和广播电

台组成,范长江任大队长。再加上

4 个警卫连,一共 800 多人。由任弼

时担任司令员,陆定一为政治委员。

毛泽东化名“李德胜”,周恩来化

名“胡必成”,任弼时化名“史林”,

陆定一化名“郑位”。

无线电台成为中央指挥解放战

争的最重要的手段。周恩来在干部会

上打比方说:“中央委员加电台等

于党中央。”任弼时进一步解释:“你

们看,1 大队是电台(通信),2 大

队是电台(情报),4 大队还是电台

(新华社),我们 4 个中央委员(毛、

周、任、陆)加上你们 3 个电台大队,

不就是党中央吗?”周恩来还说:“我

们这个司令部,一不发钱,二不发粮,

三不发枪,只发电报!”

黎东汉进一步感到 1 大队担负

的责任光荣而艰巨。1 大队下属 3 个

队(3 部电台):1 队负责联络东北

野战军,队长周建中,报务主任解超;

2 队负责联络晋察冀和华东野战军,

队长孟令仪;3 队负责联络西北和中

原野战军,队长高洪彦,报务主任

李东祥。后来增加 1 部电台成立 4 队,

负责联络中央后委,队长胡佳,报

务主任于回香。

转战陕北十分艰苦,黎东汉感

觉比长征时还苦。“3 支队”经常在

犬牙交错的敌军围追中行军,遇到

紧急情况还要夜间冒着大雨急行军。

1 大队的工作性质特殊,更加紧张、

辛苦。中央领导转移,黎东汉要先

带人去打前站,值机人员要在中央

领导走后才能撤机,而且又要赶在

中央领导到达之前把电台架设好,

及时保障中央与各大野战军通信联

络的畅通。

4 月 12 日,毛泽东率中央机关

转战到安塞王家湾,在这里停留 56

天。为分散目标,电台驻王家湾附

近的杨克廊湾。在紧张而辛苦的工

作中,黎东汉患上了急性肠炎,上

吐下泻,高烧不退,病情十分危险,

非输液不行。毛泽东知道后,立即

派人弄来一瓶生理盐水。可黎东汉

在输液时又出现了不良反应,一度

出现休克。毛泽东问医务室主任任

玉洪,就没有别的药了吗?任玉洪

吞吞吐吐地回答,还有两个外国人

留下的一点磺胺,但这药不能用。

毛泽东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下令:

“当务之急是抢救黎东汉,他担负

的工作很重要,黎东汉无论如何不

能死!”黎东汉知道后激动得热泪

盈眶。经过治疗,病情很快得到控制,

他决心以加倍努力工作来报答领袖

的关怀。

黎东汉干了 10 多年电台工作,

技术过硬,他手把手地给年轻同志

传授经验,提高他们的技术水平,

保证通信质量。一次,1 队要向东野

首长发一份电报,可对方电台怎么

也听不到前委电台的回答,忙了半

夜也没沟通。黎东汉当时正在病中,

他在别人的搀扶下来到现场,指挥

他们把天线升高一些,很快就解决

了问题。

电台发信机的电源靠手摇发电

机供电,发报时需要持续匀速摇动,

确保供电稳定,是一项重体力工作。

每部电台一般需 6—8 个摇机员轮流

作业,可当时只有两名摇机员,报

务员除收发电报外,还得做摇机员的

工作,非常疲劳,影响工作质量和

效率。黎东汉及时向支队领导汇报,

从 4 大队调来 20 多名印刷工人,补

齐了摇机员。

电台收信机供电须使用电压稳

定的干电池,才能保证信号稳定。

而干电池尤其是电子管屏极使用的 B

电池短缺。黎东汉派机务参谋怀福田

冒险穿过敌人封锁线到西北野司弄

回了 150 节电池,焊接成 5 块 B 电池,

分发给每部电台 1 块。4 大队的 B 电

池被雨淋湿无法工作,黎东汉将一块

备用 B 电池给了他们,解了燃眉之急,

范长江亲自跑来向黎东汉致谢。

1 大队的 4 部电台功率都小,只

能联络全军的主要部队。中央与各

野战军一些往来电报需经过中央后

委总台转发。一天晚上 11 点多,中

央有一份急电要发给华野,前委电台

一时联络不上,就发到后委总台转

发,但一直不能确认华野收到与否,

毛泽东十分着急。黎东汉彻夜值守

在电台前,电请总台火速查明,早 7

点多钟总台终于传来消息,电报已于

凌晨 5 点送交华野首长。毛泽东如释

重负:“这就好了。”黎东汉举一反三,

在全大队进行了一次增强工作责任

心的教育。

在王家湾期间,中央前委有 114

份文电通过电台的红色电波传到各

地,指挥着全国的解放战争,其中

包括《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

《蒋介石政府已处在全民包围之中》

等重要文电。

正在这时,国民党军用新式无

线电台“测向仪”测到王家湾一带

有一个电台群,胡宗南电令 29 军军

长刘戡率 4 个半旅,“快速偷袭王

家湾,活捉毛泽东”。中央前委只

有 4 个连的兵力保卫,形势十分险恶。

考虑到毛泽东的安全,任弼时已令“3

支队”向东转移,1 大队打前站的黎

东汉等已经出发。毛泽东坚持向西

转移,说“电台加毛泽东决不离开陕

北”。周恩来从中调和,最后“3 支

队”向北转移。黎东汉他们接到折

返的命令时,有的人已经过了黄河。

根据周恩来的命令,黎东汉安排电

台一律静默 3 天,只收不发。“3 支队”

连续夜间冒着大雨行军,与敌周旋,

终于成功甩掉敌人,6 月 17 日到靖

边县小河村住了下来。

鉴于敌军已有“测向仪”这一

新情况,为了缩小中央前委的目标,

同时保障中央前委转战陕北并对全

国各战场的指挥,中央实行了“前

轻后重”的战时通信体制。晋绥地

区的后委以大功率电台建立军委通

信总台;中央前委 1 大队和各野战

军都使用电波弱、不易辨别的小电

台,以中间的大型固定台转发两头

移动小电台。保障了中央对各战场

的指挥畅通,也保障了中央前委特

别是毛泽东的安全。黎东汉领导的

1 大队圆满地完成了保障党中央和

毛泽东转战陕北期间指挥系统畅通

的重要任务,为新中国的诞生作出

了重要贡献。后来毛泽东说:“到

哪个地方都有通信联络,在陕北,

天下大事我都可以知道。”这是对

黎东汉他们的通信保障工作的高度

评价。

1950 年,黎东汉被评为模范通

讯工作者并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

会议,这样的代表军委直属单位只

有 5 名,全国也只有 350 名。其后,

他历任军委通信兵部干部处、业务处

副处长,通信学院第一副院长,通信

兵学院院长,军事电讯工程学院副院

长、院长,1963 年后,担任军委通

信兵部副主任,总参通信部副主任,

总参通信部顾问等职。1955 年被授

予少将军衔。总参第二通信总站副

主任、多次担任毛泽东外出机动电

台台长的李锦华称“黎东汉是师职

干部中少有的授少将军衔的顶尖人

物”。1982 年 8 月黎东汉离职休养

(正兵团职),2007 年 6 月 7 日逝世,

终年 93 岁。

“二十年来,艰苦奋斗,身经

百战,长期埋头于通讯联络工作。

苦心钻研,在各种艰险与困境中,

屡次保证了通讯工作任务之完成。”

这是黎东汉出席全国战斗英雄代表

会议时组织给他的评语,这也是他

革命生涯的一个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