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九、进入梁集闹市 毙敌“联防团长”

  在泗宿到邳睢铜的交通线两侧,梁集据点伪军团长,残杀我地方干部,被我惩办,日寇又派出一个伪团长。伪团长叫李士俊,不仅不听警告,而且变本加厉。便衣队奉命再次前去将其惩办。

  淮北第三军分区政委兼中共邳睢铜地委书记康志强同志曾指出:“要大力开展敌伪军工作。采取争取和打击相结合的政策,能争取的都争取,争取一些伪军为我们递送情报。而对一些死心塌地的顽固的、对我们根据地骚扰比较厉害的伪军,则给予坚决的打击。”

  在“泗宿道”——淮北根据地中心区通往邳睢铜地区的交通线上两侧,皂河据点的伪军,在我敌军工作人员的争取下,和我建立了关系;耿车据点的伪军,经我再三争取,接受了我方提出的条件,并商定他们夜间不出动,以利我军和过往人员夜间通行。而睢宁城东北梁集据点的伪军头子、伪保安团长张清浩,以为自己背靠睢宁城,不仅不听劝告,反而残酷屠杀我地下工作人员,捕杀我地方干部。张清浩接到伪乡长王存俊告密,在我人民政府公安区员张旭励回张楼(粱集附近)家中探亲时,张清浩在王存俊带路下,于阴历正月初六夜间,带领伪保安队,将张旭励逮捕。次日,在官山将张旭励活埋。

  张清浩、王存俊的凶恶残暴行径,引起广大群众的公愤。1942年2月,邳睢铜地区保安分处派人将伪保安团长张清浩、伪乡长王存俊先后逮捕归案。后经淮北苏皖边区行政公署批准,予以处决,显示了抗日民主政权的威力。

  张清浩被我惩办后,日寇挑选李士俊,委任为伪“邳睢铜灵四县联防团”团长,来梁集驻防。李士俊原系国民党睢宁县税警团团长,投降日寇后,在睢宁城为鬼子卖命,得到鬼子欣赏,这时又被鬼子派了出来“重用”。在鬼子看来,名义上用了个“邳睢铜灵”四县联防团,只是一个空名,不仅管不到“邳、睢、铜、灵”四县,实际上只是粱集一个据点,并且是配合日军一个小队守据点。可是李士俊却得意忘形,不以张清浩为戒,却认为他是老团长,军事上“有一套”,又得到日本人“重用”,对我之警告毫不在乎。带着伪联防团的人和他的亲信,对我根据地疯狂地骚扰,威胁我“泗宿”交通线的安全。

  1942年8月,邳睢铜地区保安分处决定,惩办李士俊。由保安分处侦察科长金展带邳睢铜便衣队部分队员前去梁集执行。

  金科长和邳睢铜便衣队干部研究后,决定由一班长徐维益带人前去。

  金科长向徐维益说:“李士俊的罪行主要是:一、配合鬼子向我根据地扫荡,烧、杀、抢、掠,是鬼子在梁集的一个主要帮凶;二、残杀我地下工作人员、地方干部,袭击我过往部队和人员;三、敲诈勒索,并且因为他当过税警团长,带着他那一帮人到处敲诈。”又说:“这家伙是个老行伍、老税警,十分狡猾,非常凶恶,要格外留心。”

  徐维益听了后,考虑到从住地古邳到梁集,要经过敌人据点魏集,而且又是在白天行动,所以他主张力求精干。经便衣队领导同意,在全队挑选了几个队员,编成四个小组,由金展科长直接指挥。

  由于对李士俊的具体情况了解不多,对于怎样完成惩办李士俊的任务,谁也拿不出好办法。为此,在去梁集途中,特地去找我地下联络员梁鸿,了解李士俊和梁集的详细情况。

  徐维益和梁鸿早就认识,金科长和徐维益一起找见梁鸿,也就开门见山的谈了起来。梁鸿当即介绍情况,其中说到:“李士俊,有个老行伍的样子,当税警团长多年,特别能敲竹杠。每次梁集逢集,他都在街上转来转去,看到他认为可疑的人就抓,看到有点钱的就敲。”

  金科长和徐维益听了后,认为既然李士俊上街,那我们就利用逢集的时候,在梁集外除留下掩护的人,都在街上等,谁先碰见,谁就动手,就地惩办。

  梁鸿得知要惩办李士俊,非常高兴,要求一同前去,为便衣队带路。金科长考虑到粱鸿对梁集条条道路熟悉,认识李士俊,他去可以带路,可以指认,便于行动,当即同意。

  在梁鸿带路下,顺利地到达梁集附近。金科长带一个小组留下,担负掩护任务,徐维益、肖耿堂、宋学爱各带一个小组,和赶集的农民、商贩一起,先后进入梁集街市。

  梁集地处睢宁城之北偏东,离睢宁二十余华里。梁集东南是高作镇,相距不到三十华里。都是睢宁城东北郊“迷魂阵”外的重要集镇。

  说到“迷魂阵”,相传当年杨六郎在睢宁城东北侧摆了一个迷魂阵。在夜间如果有敌人进入,那就出不去。梁集到睢宁城,其中就是所说“迷魂阵”的地方,所以梁集在睢宁城郊是一重要集镇。在鬼子那时兵力不足的情况下,仍派出一个小队,伪军一个保安团驻守。

  梁集集市离鬼子驻防的大院和炮楼,不过一百多米。在梁集街上看鬼子炮楼,可以看清炮楼上鬼子岗哨四面张望的模样。

  便衣队三个小组分别分散在街上,梁鸿跟徐维益在一起。在街上等了大约一个小时,看到从日伪军驻防的兵营走出一伙人。为首的是一个高大的个子,他身穿灰色长大褂,头戴金丝草帽,肩上背了一支驳壳枪。驳壳枪机头张开,枪尾有丝绳带子。他大摇大摆,两只牛眼不停地张望。身后四个护兵紧跟不离。

  梁鸿见后,当即向一旁的徐维益示意。徐维益明白,他就是李士俊。看着李士俊从旁边走过,随即跟在李士俊的身后。严雷等几个便衣队员也一个个靠拢而来。

  徐维益看到李士俊,一米七以上的个头,走路迈着八字步,一副老行伍的样子,又有四个护兵跟着,而且离敌人炮楼很近,感到一时难以下手。为求稳妥,一面走,一面盘算找个合适的地点。

  没走多远,到了一个茶馆前面,李士俊站住东张西望,护兵也都站在一旁观望,好像是对集市进行察看。这时,走过来两个伪军,向李士俊点头哈腰,恭恭敬敬递了烟,又为其点了火,说话没完没了。李士俊表现出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李士俊的几个护兵看到李士俊的神色,心领神会。他们知道每次巡查,到了这里李士俊都要进茶馆喝茶。于是殷勤地上茶馆去准备茶水,也有的因自己渴已先进了茶馆。四个护兵,先后一一离开。

  徐维益一看,认为机会来了。在那两个伪军刚刚走开,徐维益不慌不忙地走到李士俊的背后。突然,左手一把把李士俊背在身后的枪先抓住,右手握住驳壳枪,对住李士俊开枪。

  李士俊被这突如其来的行动吃惊地乱动不止。徐维益打的一枪,打在李士俊的肩膀上,没有打中要害。李士俊的确非同一般,立即向徐维益反扑。

  徐维益因为两手有两支枪,只好后退一步。这时,队员严雷从徐维益身旁向李士俊连开两枪,将其击毙。

  枪声响起,集市随之大乱。徐维益招呼便衣队员,迅速地撤出了集市。

  短短的几分钟,当李士俊的四个护兵跑出茶馆,看到的李士俊,已经血肉模糊,一动也不动地趴在地下,大惊失色,手足无措。

  鬼子在炮楼上,莫名其妙地向大街上观望,嚎叫,向四方奔跑的人乱放空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