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一边倒”的理论准备

苏联在1949年10月2日,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第二天就宣布予以承认,这与中国共产党在此之前决定实施的“一边倒”政策有直接的关系。

  按理,中国共产党为苏联及其影响下的共产国际所创建,而且在他们的支持下发展壮大,所以,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支持,以致于对其所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行支持,都是天经地义的。但事实并非这样简单。苏联帮助创建中国共产党,支持中国革命运动,固然有开展世界革命和在全世界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道义诉求,但作为一个主权国家,苏联理所当然还有自己的国家利益诉求。从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以后中苏两国的国家关系和苏联与中国革命关系的发展和演变来看,苏联的国家利益诉求往往高于它开展世界革命的道义诉求。表现在中国共产党的身上就是,当中国共产党所从事的革命运动有利于苏联的国家利益时,就会得到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支持,反之则得不到支持。在中国共产党的幼年时期,这种不支持常常表现为苏联和共产国际对中国共产党内部事务的干预,从而使中国共产党服从于苏联和共产国际的政策;在中国共产党走向成熟阶段,这种不支持又常常导致两者关系的隔膜和疏远。具体来说,在抗日战争爆发以前,中国共产党党内几次“左”、右倾机会主义的错误是前者的表现,毛泽东后来所说的对苏联的“几肚子火”【薄一波著:《若干重大决策与事件的回顾》上卷,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1年版,第490页。】则是后者的表现。引起毛泽东这“几肚子火”的事件是:在抗日战争前期,在苏联的支持下中国共产党内出现的右倾投降主义错误;在抗日战争结束时,苏联要求中国共产党“不许革命”,即不准与蒋介石国民党政府进行武装斗争;在革命即将取得最后胜利之际,苏联又要求中国共产党“停止革命”,即有国共两党“划江而治”的战略意图。毛泽东的这“几肚子火”说明,即使在中国共产党进行的中国革命胜利之际,也不见得肯定会得到苏联的全面支持。这是由苏联的国家利益所决定的,因而成为中国共产党提出“一边倒”政策的一个重要国际背景。

  早在抗日战争结束后不久,美国就发动了对苏联的冷战,并在中国支持蒋介石国民党发动对中国共产党的全面战争。随后,世界朝着以美国和苏联为首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的国际战略格局发展。针对美国发动的冷战,苏联发起组织了欧洲九国共产党、工人党情报局,与美国对抗。然而,美苏之间的冷战并没有影响苏联对华政策的基本方面,即苏联对当时正在国内大战的国共两党的基本政策仍然没有改变。美苏之间的冷战主要体现在欧洲。在亚洲,尤其对在远东的中国,苏联从其既得的国家利益考虑,仍然是谋求与美国的合作,并尽力维持与蒋介石国民党政府的所谓“同盟”关系。对中国共产党,苏联也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在华权益而给予一定程度的支持,但仍希望它能服从苏美妥协和苏蒋妥协这一总的战略,尽可能放弃与国民党的战争。而且,这时苏联对中共自抗日战争以来坚持独立自主所要走的开拓性的发展道路已经表示了怀疑和不满。苏联在创建欧洲共产党、工人党九国情报局会议时没有邀请中国共产党参加,会议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只字不提,也未要求各国共产党和世界民主力量支持中国共产党正在进行的对蒋介石国民党的革命战争。正如一位苏联学者所说,当时斯大林对中国局势的发展有两个担心。一个担心是如果中国共产党进一步成功地展开对国民党的攻势,美国就会开始对中国进行公开的大规模的武装干涉。这种干涉势必导致中国共产党的失败和美国对整个中国的占领。原来日本做不到的事情,现在美国借助于蒋介石则可以做到。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就会成为美国的附庸。美国军队不仅可以在欧洲和日本,而且也可以在苏中边界建立军事基地。斯大林“肯定还有另一些可能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更大的担心:他害怕世界上出现比苏联更强大的、在其政策上可能独立于苏联和他斯大林个人的共产党国家。他很清楚,中共中央早就在执行自己的政策,不太听莫斯科的劝告。斯大林同欧洲一些共产党首领之间已经出现困难,因此才建立所谓共产党与工人党情报局。”“总之,无论是蒋介石在中国的胜利,还是中共的彻底胜利,都不会使斯大林感到满意,因为中共的这种努力可能打破苏联和他斯大林个人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统治地位”,“斯大林对中国出现‘两个德国’或‘两个朝鲜’的局面很满意。他希望中共促使蒋介石做出这样的妥协:他的政府保留对华南、西南和华中省份的管辖,而共产党人可以在其控制的华北和东北地区建立自己的‘人民民主’国家。其实,斯大林在1945年就有这个愿望。1946年到1947年间,他曾在这方面向中共领导人施加压力。”【梅德尔杰夫著:《斯大林与毛泽东》,《亚非人民》1989年第5期。】

  当然,这时的中国共产党已经成熟,不可能完全服从有损中国革命根本利益的苏美妥协和苏蒋妥协的战略。当时,毛泽东曾代表中国共产党发表《关于国际形势的几点估计》一文,指出:美、英、法等国同苏联之间的这种妥协,“并不要求资本主义世界各国人民随之实行国内的妥协,各国人民仍将按照不同情况进行不同的斗争”。正是根据这一指导思想,中国共产党与蒋介石国民党进行了坚决的斗争,并取得了重大胜利。而后,毛泽东又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中间地带的思想。但是,中国共产党也不可能与苏联及其理论和政策公开对立。尽管苏联在冷战后提出的“两个阵营”的理论与毛泽东提出的“中间地带”理论有本质区别:“中间地带”理论所要阐述的中心问题,是美苏之间存在辽阔的中间地带,包括英法等资本主义国家和殖民地和半殖民地国家,这里的革命发展将对世界革命产生决定性影响;“两个阵营”的理论则根本漠视美苏之间辽阔中间地带的存在,更不用说这一地带革命运动的重要作用。但是中国共产党仍然表示赞成“两个阵营”的理论,指出:“欧洲九个国家的共产党和工人党,业已组成了情报局,发表了号召全世界人民起来反对帝国主义奴役计划的檄文”;“美帝国主义分子建立了奴役世界的计划,……组成帝国主义和反民主阵营,反对以苏联为首的一切民主势力,准备战争”;然而“全世界反帝国主义的力量超过了帝国主义阵营的力量。优势是在我们方面,不是在敌人方面。以苏联为首的反帝国主义阵营已经形成。”【《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1259—1260页。】只不过毛泽东将苏联的“两个阵营”理论与他自己创造的“中间地带”理论进行了有机的结合。首先,毛泽东所阐述的反帝国主义民主阵营不仅包括苏联和欧洲各人民民主国家,而且包括欧洲各资本主义国家内的人民反帝力量,包括美国内部日益强大的人民民主势力,包括拉丁美洲不顺从美帝国主义奴役的国家及整个亚洲兴起的民族解放运动;苏联所阐述的反帝国主义阵营基础只是苏联和新民主主义国家。其次,毛泽东阐述的“两个阵营”理论强调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民主主义国家、资本主义各国的反帝民主力量和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民族解放运动的共同作用;苏联的“两个阵营”理论只是强调了苏联及其影响下的新民主主义国家在反对帝国主义阵营斗争中的伟大作用。在赞成苏联“两个阵营”理论的同时,并感觉到苏联对中国共产党的怀疑和不满,中国共产党的主要领导人毛泽东在中国内战的关键时刻曾多次提出要亲自到苏联去作解释。【苏联档案显示,毛泽东是在1947年5、6月份最早提出访问苏联的。见杨奎松著:《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江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58页。】毛泽东关于“两个阵营”理论的阐发和赴苏联访问的提出,可以说是中国共产党走向“一边倒”政策的第一步,这主要是从思想理论方面为走向“一边倒”政策作了重要准备。有的学者则认为,这是“中共战略性地转向苏联”。【[德]迪特·海茵茨希著,张文武、李丹琳等译:《中苏走向联盟的艰难历程》,新华出版社2001年版,第207—21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