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边界问题解决的意义

  在1991年、1994年中俄两国国界东段、西段协定分别签署,1999年东段、西段边界完成勘界立标工作后,99%以上的中俄边界都已得到确定。两国间只有边界东段中的三个岛屿即黑龙江上靠近哈巴罗夫斯克的黑瞎子岛(大乌苏里岛)、银龙岛(塔拉巴罗夫岛)及阿巴该图洲渚的归属问题还未达成一致。对此,1996年4月两国元首发表的《中俄联合声明》表示“双方同意继续谈判,以公正合理地解决尚未一致的边界遗留问题”。2000年12月25—27日,应俄罗斯副外长洛修科夫的邀请,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古昌前往莫斯科,与洛修科夫进行了中俄剩余边界问题副外长级磋商。2001年7月16日,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指出:“缔约双方根据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六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继续就解决中俄尚未协商一致地段的边界线走向问题进行谈判。在这些问题解决之前,双方在两国边界尚未协商一致的地段维持现状。”【《人民日报》2001年7月17日。】2003年5月26—28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俄罗斯进行了国事访问。在5月27日两国元首签署的联合声明中表示:“为巩固中俄边境地区的安宁与稳定,保障两国边民的经济利益,双方重申,本着公正平等、互谅互让的原则,尽快彻底解决两国历史遗留的边界问题。”【《人民日报》2003年5月28日。】我们相信在两国最高领导人的关注和推动下,彻底解决两国边界问题的时刻不久即将到来。

  对于勘界后划归对方的地区,考虑到当地民众的情绪和生活、劳动习惯,双方决定妥善地解决这一问题。1995年6月中国总理李鹏对俄罗斯进行正式访问时,两国总理在会谈中讨论了这一问题,认为要“尽快着手就勘界后划归另一方的中俄边界个别地段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框架协议举行谈判”【《人民日报》1995年6月27日。】。1996年4月俄总统叶利钦访问北京时,中俄两国国家元首在会晤中也讨论了这一问题,表示“双方决心尽快完成上述两协定规定的勘界立标工作,并平行地就在勘界后划归对方的个别边境地段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问题举行谈判”【《人民日报》1996年4月26日。】。1996年11月13—22日,中俄在北京举行了关于共同经济利用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河段的第一次专家会晤。1997年5月5—15日、9月20—30日、10月16—24日又先后在北京、莫斯科、北京举行了第二、三、四次专家会晤。经过这些会晤,双方完成了中俄两国政府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河段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指导原则协定文本的制定工作。11月10日,在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访华期间,中国副外长张德广与俄罗斯副外长卡拉辛在北京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河段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指导原则的协定》。1998年1月14—24日、3月23日—4月2日、7月6—16日、12月18—28日,中国同俄罗斯关于共同利用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水域的第五、六、七、八次会议轮流在北京、莫斯科举行。1999年12月9日,在叶利钦总统访华期间,两国外长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水域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协定》。协定规定中方将中国拥有主权的额尔古纳河上孟克西里洲港四个地区及其附近水域和黑龙江上的龙站岛诸岛及其附近水域为共同经济利用区,俄方将俄拥有主权的黑龙江上的上康斯坦丁岛及其附近水域为共同经济利用区,允许对方边民在上述地区进行传统的经济活动。协定的有效期为五年。2000年1月10—17日,中国同俄罗斯就落实《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对界河中个别岛屿及其附近水域进行共同经济利用的协定》的第一轮磋商在莫斯科举行。7月24—31日,第二轮磋商在北京举行。

  2004年10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访华时,两国正式签订《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该协定最终解决了长期以来没有得以解决的外交悬案,成功解决了两国间复杂而敏感的边界问题。这一协定与以前签订的国界协定一起,标志着4300公里的中俄边界线走向全部确定。

  在21世纪刚刚来临的时候,中俄边界问题得到了解决,这一成果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对于发展两国关系,促进亚太地区的安全稳定产生了积极影响。

  对于中俄两国双边关系来说,边界问题能够得以解决,是中俄双方努力的结果,是中俄两国政府对对方的善意的体现。这一长期困扰两国政府的边界划分问题的基本解决有利于消除严重影响两国关系的消极因素,为两国持久的睦邻友好关系提供重要的基础和保证,使两国边境地带的和平安定形势得到进一步巩固。日本学者在不久前考察这一地区后发表感想说,“当你沿乌苏里江游览俄中边境线的时候,已经能感受到划界工程的终结给俄罗斯居民带来的安定感。无论是中俄朝三国接壤的图们江边境还是满洲里—后贝加尔边境,人们都能看到类似的景象,中俄边境交流的‘点’正在逐渐扩大为‘线’。”【李传勋:《近年来中俄毗邻地区政治关系分析》,《俄罗斯中亚东欧研究》,2003年第3期。】正是在边界问题得到解决的过程中,2001年7月16日,两国元首正式签署了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条约第六条表示“缔约双方满意地指出,相互没有领土要求,决心并积极致力于将两国边界建设成为永久和平、世代友好的边界。缔约双方遵循领土和国界不可侵犯的国际法原则,严格遵守两国间的国界”【《人民日报》2003年5月28日。】。

  边界问题的解决还为两国经济合作的进一步发展注入了动力。中俄两国经贸关系的发展程度与两国政治外交关系的发展程度是不适应的。要想改变这一状况,需要上大的合作项目。中俄两国在能源领域的合作具有很大的潜力,而能源合作的舞台主要是在俄的西伯利亚远东地区。一些俄罗斯人士对大量中国人在俄远东地区务农经商现象的疑虑不时地使中俄在远东地区的能源合作蒙上阴影。中俄边界问题的解决,为中俄在能源领域合作取得实际进展创造了必要条件。关于从俄安加尔斯克——到中国东北大庆石油天然气输送管道项目洽谈协商的进程就反映出这一点。1994年11月,中俄双方石油企业开始探讨从俄罗斯向中国铺设石油天然气输送管道的可行性,并签署了《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与俄西伯利亚远东石油股份公司会谈备忘录》。1996年4月,双方签署了能源合作协议。之后,双方展开一系列项目论证及就原油管道线路走向、供油数量、原油购销承诺方式和原油价格等关键性问题进行磋商,并逐步达成了一致意见。但是,直到中俄边界问题得到解决,中俄两国元首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友好条约》之后,这一项目才取得实质性进展。在2001年7月江泽民主席访问俄罗斯期间,双方企业签署了《中石油公司和俄管道运输公司、俄尤科斯公司关于开展铺设俄至中原油管道项目可行性研究主要原则的协议》,两国政府作为项目协调人也在协议上签字。2001年9月8日,在中俄两国总理举行第六次定期会晤期间,双方在圣彼得堡签署了《中俄关于共同开展铺设俄罗斯至中国原油管道项目可行性研究工作的总协议》。2003年5月下旬,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莫斯科与俄总统普京讨论了有关问题,在两国元首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双方认为,能源领域合作对两国意义重大。落实大型油气项目,包括中俄原油管道建设、俄向中国输送天然气、俄参与西气东输项目以及研究俄为西气东输项目提供必要能源设备的可能性、双方石油公司合作勘探开发俄境内油田,应成为加强两国能源合作的基础。”

  边界问题的解决还为两国边境地区的贸易和地方经济合作的进一步发展注入动力。1997年11月勘界立标工作完成后,1998年初,中俄边境和地方间经贸合作常设工作小组第二次会议批准和签署了中俄边境和地方间经贸合作协调委员会章程,就此启动了中国黑龙江省、吉林省、辽宁省、内蒙古自治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俄罗斯滨海边疆区、哈巴罗夫斯克边疆区、犹太自治州、阿穆尔州、赤塔州及阿尔泰共和国等毗邻地区就经贸合作问题进行双边定期磋商的机制。中国黑龙江省和俄联邦地区一级政府已就农业、科技、森林采伐、木材加工、互市贸易区、口岸建设、旅游等许多方面的合作进行积极的协商。【李传勋:《近年来中俄毗邻地区政治关系分析》,《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2003年第3期。】

  在中俄边界问题得到妥善解决的背景下,中国与周边其他中亚国家——原苏联加盟共和国之间的边界划分问题也逐步地比较顺利地得到解决。1994年3月20日,经过求实和建设性的谈判,中国同哈萨克斯坦在哈首都阿拉木图达成并草签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中哈国界的协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关于中哈国界的协定附图》。1994年4月26日,正在阿拉木图进行访问的中国政府总理李鹏和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正式签署了《中哈国界协定》。1996年,两国签订《中哈国界第一补充协定》。1998年7月4日,对哈进行工作访问的江泽民主席与纳扎尔巴耶夫总统签署了《中哈国界第二补充协定》。这标志着全长1700多公里的两国边界问题的全面彻底解决。1999年双方勘界小组完成了国界野外勘界立标的工作。1996年7月4日,在国家主席江泽民正式访问吉尔吉斯斯坦期间,与吉尔吉斯斯坦总统阿卡耶夫签署了《中吉国界协定》。1998年4月,中吉两国副外长互换了《中吉国界协定》的批准书证书。1999年8月24—26日江泽民主席再次访问吉尔吉斯斯坦期间,与阿卡耶夫总统签署了《中吉国界补充协定》。这标志着全长1000多公里的两国边界问题的基本解决。1999年8月11—14日塔吉克斯坦总统拉赫莫诺夫访华期间,与江泽民主席就两国边界问题中通过谈判已经达成一致的地段签署了《中塔国界协定》,并决定就尚未取得一致的地段继续进行谈判,寻求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

  在中俄国界确定的基础上,中俄两国与第三国的交界点也得到了确定。1994年1月27日,中国、俄罗斯、蒙古国政府关于确定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签字仪式在乌兰巴托举行。中国驻蒙古大使裴家义、俄罗斯驻蒙古大使拉佐夫、蒙古对外关系部第一副部长乔音霍尔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协定上签字。这一协定是中、俄、蒙三国政府为巩固和发展相互睦邻友好关系,遵循相互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平等互利、和平共处原则,使三国边境地区成为持久的和平与友好合作的地区,根据以前三国相互间签署的条约和协定经过协商达成的。协定规定三国国界东端的交界点位于塔尔巴干达呼敖包的中心645米高地。东端交界点上设界立标;西端交界点上不设标志。1994年10月14—2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蒙古国和俄罗斯联邦代表团在莫斯科就起草三国国界东西端两个交界点议定书问题举行了会谈。三方已完成了三国国界东、西端两个交界点叙述议定书的起草工作,绘制了三国国界交界点地区图。三方商定,上述议定书及地区图将由各自政府的全权代表在北京签署。6月24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德广与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蒙古驻华大使查希勒冈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北京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俄罗斯联邦政府和蒙古国政府关于三国国界东端交界点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俄罗斯联邦政府和蒙古国政府关于三国国界西端交界点叙述议定书》、《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俄罗斯联邦政府和蒙古国政府关于三国国界西端交界点地区图》。中俄朝三国的交界点得到确定。1998年11月3日,中国驻朝鲜大使万永祥、朝鲜外务省副相崔寿宪、俄罗斯驻朝鲜大使切尼索夫在平壤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中朝俄关于确定图们江三国国界水域分界线的协定》上签字。1998年5月16—25日、8月14—20日,中国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边界测图工作小组分别在北京和比什凯克举行了两次会议,完成了中、哈、吉三国国界交界点地区地形图的测制工作。在1999年8月24—26日国家主席江泽民访问吉尔吉斯斯坦期间,中、哈、吉三国元首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2000年7月5日,在“上海五国”元首在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会晤期间,中、塔、吉三国元首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和吉尔吉斯共和国关于三国国界交界点的协定》。

  中俄边界问题的解决对相邻地区的安全稳定起到带动和促进作用。中国与俄、哈、吉、塔等国边界问题的解决增加了中国与这些国家的互相信任。1996年、1997年,中、俄、哈、吉、塔五国先后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相互信任的协定》和《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正是在这一基础上,2001年6月15日,由中国倡导、中俄哈吉塔乌六国共同发起的“上海合作组织”在上海宣布成立。三年多来,上海合作组织不断地得到发展、完善和巩固,在促进六国睦邻友好,深化六国之间的经贸合作,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打击恐怖主义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