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李捷《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产生经过及其理论价值

  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发表至今已有半个世纪。在这半个世纪里,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经历了巨大变化,取得了显著成效。这篇马克思主义的不朽文献,也经历了实践的反复检验,被证明是中国共产党人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历史过程中的奠基之作,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进程在社会主义发展阶段的奠基之作。

  为了隆重纪念这篇光辉著作的发表,我想借此机会简要地回顾《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下简称“《正处》”)形成和发表的过程,并对其理论价值谈一点个人的学习体会。

  一、《正处》思想的酝酿阶段

  《正处》讲话,是在1957年2月27日。经整理成文反复修改后公开发表,是在1957年6月。但它的思想的酝酿,则经过了至少一年左右的时间,既不是一时冲动,也不是一蹴而就。

  首先是思想酝酿阶段。这一阶段从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开始,到1956年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

  1957年6月发表的毛泽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是对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及其运动规律长期观察和思考的结果。这一思考,实际上从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就已经开始了。

  如果说在民主革命阶段,对未来的社会主义社会作细致的描绘,容易落入空想的话;那末,在进入到从民主革命向社会主义革命的过渡阶段,不及时地思考即将开始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主要矛盾,就会陷入盲目。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上,对社会主义革命得出了若干重要的结论。

  第一,在作出党和军队的工作重心必须放在城市的决策的同时,提出“必须用极大的努力去学会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必须学会在城市中向帝国主义者、国民党、资产阶级作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和文化斗争,并向帝国主义者作外交斗争。既要学会同他们作公开的斗争,又要学会向他们作荫蔽的斗争。”【《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27页。】否则就不能维持政权,就会站不住脚,就会失败。

  这里实际上讲的是两个问题。首先,要同帝国主义、国民党反动派作政治、经济、文化斗争,这是继续完成民主革命的任务,是属于敌我性质的矛盾和斗争。第二,还要同资产阶级作政治、经济、文化斗争,这是社会主义革命性质的斗争,属于人民内部的斗争。

  第二,在作出把工作重点从领导革命战争转到发展生产的决策的同时,提出在发展工业的方向上,既要主要地帮助国营企业的发展,又要帮助私营企业的发展;既要全心全意地依靠工人阶级,又要争取尽可能多的能够同我们合作的民族资产阶级分子及其代表人物站在我们方面,或者使他们保持中立,以便向帝国主义者、国民党、官僚资产阶级作坚决的斗争,一步一步地去战胜这些敌人。【《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27—1428页。】

  第三,在明确新中国成立后要使中国由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转变为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方向的同时,在国营经济同私营经济的关系上明确了两点:(一)没收官僚资本归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所有,就使人民共和国掌握了国家的经济命脉,使国营经济成为整个国民经济的领导成分。(二)对私人资本主义经济决不可以限制得太大太死,必须容许它们在人民共和国的经济政策和经济计划的轨道内有存在和发展的余地。但是,“如果认为我们现在不要限制资本主义,认为可以抛弃‘节制资本’的口号,这是完全错误的,这就是右倾机会主义的观点。”“限制和反限制,将是新民主主义国家内部阶级斗争的主要形式。”【《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31、1432页。】

  第四,在确定新中国的国体是人民民主专政制度的同时,明确了各革命阶级在政权中的地位及相互关系。全体工人阶级、全体农民阶级和广大的革命知识分子,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领导力量和基础力量;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它们的知识分子和政治派别,是必须团结的力量。因此,“我党同党外民主人士长期合作的政策,必须在全党思想上和工作上确定下来”。【《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36—1437页。】在随后发表的《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中,又进一步规定:“对人民内部的民主方面和对反动派的专政方面,互相结合起来,就是人民民主专政。”还指出:“人民是什么?在中国,在现阶段,是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城市小资产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第2版,第1475页。】

  以上这些内容,看似同“正处”学说没有直接的联系,也没有提出人民内部矛盾这个概念,但是,却从新中国的国体以及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等方面,为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正确认识和处理人民内部矛盾奠定了基本的制度格局。

  二、《正处》思想的初步形成阶段

  这一阶段,从1956年4月“一论”的产生到1957年1月省市委书记会议的召开。时间虽然不到一年,但在《正处》思想的形成中具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1956年,对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来说,对于中国社会主义的发展来说,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这一年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同年2月苏共召开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赫鲁晓夫在闭幕前夕作关于斯大林问题的秘密报告。另一件是中国胜利地基本完成社会主义改造。前者揭开了斯大林问题的盖子,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但由于对斯大林采取全盘否定的错误态度,在国际共运中又引起严重的思想混乱,导致了波匈事件。后者标志着中国从此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但是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却仍然出现了工人罢工、学生闹事的现象,许多领导干部沿用处理阶级斗争的经验处理这些矛盾,反而造成矛盾的激化。

  为了解决国内国际出现的这些新情况,中共中央采取了两大举措。一是为了应对苏共二十大召开以后出现的国际共运新情况,毛泽东亲自主持起草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简称“一论”)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简称“再论”)两篇重要文章,既阐明了应当如何正确评价斯大林的历史地位的问题,又初步总结了社会主义运动正反两方面的基本经验。二是通过《论十大关系》的发表初步总结中国工业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改造的基本经验,并通过中共八大的胜利召开,为全面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探索中国社会主义建设道路制定了正确的路线方针。

  以上这些历史文献,既为《正处》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创造了条件,同时也形成了关于社会主义基本规律、基本矛盾的若干重要观点。概括起来主要有以下四点:

  第一,吸取了斯大林否认社会主义社会存在矛盾的教训,提出社会主义社会普遍地存在矛盾的论断。

  1956年3月,在讨论赫鲁晓夫秘密报告、决定起草《一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指出: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着矛盾。否认存在矛盾就是否认唯物辩证法。矛盾无所不在,无时不在。斯大林的错误正证明了这一点。有矛盾就有斗争,只不过斗争的性质和形式不同于阶级社会而已。【吴冷西:《忆毛主席》,新华出版社1995年版,第6页。】随后,在4月5日发表的《一论》里,对社会主义社会普遍存在矛盾的问题,作了进一步的论述。4月25日,毛泽东作《论十大关系》的讲话,具体分析了中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经常遇到的十大矛盾,对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普遍性作了重要的阐发和补充。

  第二,吸取了斯大林阶级斗争扩大化的教训,初步分析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

  1956年9月22日,毛泽东在同意大利共产党代表团的谈话中指出:“客观形势已经发展了,社会已从这一个阶段过渡到另一个阶段,这时阶级斗争已经完结,人民已经用和平的方法来保护生产力,而不是通过阶级斗争来解放生产力的时候,但是(斯大林)在思想上却没有认识这一点,还要继续进行阶级斗争,这就是错误的根源。”【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539页。】既然阶级斗争不是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任务和基本矛盾,那么,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又是什么呢?《一论》写道:“社会主义社会的发展也是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矛盾中进行着的。在社会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中,技术革新和社会制度革新的现象,都将是必然要继续发生的,否则,社会的发展就将停止下来,社会就不可能再前进了。”【《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8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231—232页。】同年12月29日发表的《再论》又提出:“在基本制度适合需要的情况下,在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在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也仍然存在着一定的矛盾。这种矛盾表现成为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的某些环节上的缺陷。这种矛盾,虽然不需要用根本性质的变革来解决,仍然需要及时地加以调整。”【《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9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571页。】

  第三,系统总结了经济关系、政治关系、文化关系中的十大矛盾,初步形成关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的若干新方针。

  这些新方针,都是围绕毛泽东《论十大关系》提出来的,为制定八大路线奠定了基础。(一)《论十大关系》首先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国家的基本方针:“我们一定要努力把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的因素,直接的、间接的积极因素,全部调动起来,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国家。”【《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44页。】这个思想,成为中共八大的主题。(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的新方针是:重点发展重工业,同时也要加大对轻工业和农业的投资比例;大力发展内地工业,同时也要充分发挥沿海工业的作用;还要坚持统筹兼顾的方针。(三)社会主义政治建设的新方针是:坚持多党合作,实行“长期共存、互相监督”的方针;坚持民族区域自治,诚心诚意地积极帮助少数民族发展经济建设和文化建设;在是非关系上,要实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四)还提出了党领导科学文化事业的“双百方针”。

  第四,正式提出了“人民内部矛盾”这个科学概念。

  1956年在处理波匈事件的时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就在处理的方针中,注意到要严格区别两种性质的问题,不能把人民群众对官僚主义的不满同少数敌对分子的煽动破坏混淆起来。

  同年12月4日,毛泽东在给黄炎培的信里,提出对敌我和人民内部两类矛盾“有两种揭露和解决的方法:一种是对敌我之间的,一种是对人民内部的。前者是用镇压的方法,后者是用说服的方法,即批评的方法”。【《毛泽东书信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474页。】

  在1956年12月29日发表的《再论》一文里,有一段经毛泽东修改过的论述:“在我们面前有两种性质不同的矛盾:第一种是敌我之间的矛盾。这是根本的矛盾,它的基础是敌对阶级之间的利害冲突。第二种是人民内部的矛盾。这是非根本的矛盾,它的发生不是由于阶级利害的根本冲突,而是由于正确意见和错误意见的矛盾,或者由于局部性质的利害矛盾。”“人民内部的矛盾可以而且应该从团结的愿望出发,经过批评或者斗争获得解决,从而在新的条件下得到新的团结。”【《建国以来重要文献选编》第9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4年版,第562—563页。】

  三、《正处》思想的系统提出阶段

  这一阶段,从1957年2月在最高国务会议上的讲话到同年6月正式发表。

  这一段的详细情况,在逢先知、金冲及同志主编的《毛泽东传(1949—1976)》中,已有介绍,并作为参考资料发给大家,这里就不赘述了。

  这里想着重谈一个问题,就是在《正处》发表稿里,有没有加进了“左”的东西?其基本论点是否有前后不一致的地方?

  在毛泽东的诸多增补中,最有争议的是下面一大段话:“在我国,虽然社会主义改造,在所有制方面说来,已经基本完成,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被推翻的地主买办阶级的残余还是存在,资产阶级还是存在,小资产阶级刚刚在改造。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30页。】

  这一大段论述,包含了两个要点。其一,革命时期的大规模的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但是阶级斗争并没有结束。其二,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

  如前所述,《正处》一文的主要思想,经历了至少一年左右的酝酿时间,不仅是《论十大关系》等探索成果的继续和发展,也是中共八大路线的继续和发展。对此,我们还可以举出一些例证,来说明上述论断符合毛泽东1956年以来的一贯认识,并为作者在不同场合反复论述过。

  1956年12月4日,毛泽东在给黄炎培的信里说:“我们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即是说还没完全解决,表现在意识形态方面的,还将在一个长时期内存在。另外,还有少数特务分子也将在一个长时间内存在)”。【《毛泽东书信选集》,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474页。】

  1957年1月18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思想动向问题,我们应当抓住。这里当作第一个问题提出来。现在,党内的思想动向问题,社会上的思想动向问题,出现了很多值得注意的问题。”【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615页。】

  《正处》讲话之后,毛泽东在为3月12日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讲话所写的提纲中指出:“人民内部的斗争为主,还是阶级斗争为主?两者都有,都要注意,但今天突出的问题是人民内部的问题”。【《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376页。】

  3月18日,毛泽东在山东省级机关干部大会上讲话指出:“我们现在处在这么一个时代,就是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基本上结束,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这是第八次代表大会作了结论的,这个结论是合乎情况的。我们过去反对蒋介石,解放战争,是大规模的阶级斗争;土改,镇压反革命,抗美援朝,是大规模的阶级斗争;社会主义改造,也是阶级斗争。这么一场大斗争到去年上半年基本上结束了,人民内部的问题就显出来了。基本的原因是这个原因。”【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645页。】

  在这次讲话里,他还特别对“基本结束”的含义作了说明:“所谓基本结束,就是说还有阶级斗争,特别是表现在意识形态这一方面。只说基本结束,不说全部结束。这一点要讲清楚,不要误会。这个尾巴要吊很长时间。特别是意识形态这一方面的阶级斗争,就是无产阶级思想跟资产阶级思想的斗争,这个争鸣是要争几十年的。”【见逢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645页。】

  在这次讲话中,毛泽东还特地讲到如何理解“谁胜谁负”的问题,指出:“阶级斗争基本结束,我们的任务转到什么地方?转到搞建设,率领整个社会,率领六亿人口,同自然界作斗争,把中国兴盛起来,变成一个工业国。现在社会主义同资本主义两种制度的斗争谁胜谁负的问题解决了没有呢?按照八次大会所说的,基本上分了胜负的,就是资本主义失败了,社会主义基本上胜利了。是不是最后胜利了呢?那还没有。最后胜利还要有一个时期,大概要三个五年计划。至于两种思想的斗争,资产阶级思想同无产阶级思想,马克思主义同非马克思主义的斗争,意识形态方面的谁胜谁负,那就要更长一点了。”【见逢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645—646页。】

  3月20日,毛泽东在上海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中又指出:“我们说阶级斗争基本完结,就是说还有些没有完结,特别是在思想方面,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斗争,还要延长一个相当长久的时间。这样一种形势,我们党是看到了的。在党的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刘少奇同志的报告和大会的决议都说到,大规模的群众性的阶级斗争已经基本结束了。”【毛泽东在上海党员干部会议上的讲话,1957年3月20日。】

  以上这些观点,毛泽东在许多场合都讲过。这些讲话,都是在反右派斗争开始以前的事情。这时,既没有发生右派进攻,更没有开始反击右派进攻。可以认为,体现了毛泽东在常态下的一种冷静观察和思考,后来被吸收到《正处》一文之中,更是合乎常理的事情。因此,那种认为这是受到反右斗争严重扩大化影响而加入的“左”的内容的看法,是站不住脚的。

  还要提请注意的是,毛泽东在这些讲话里,多次肯定了中共八大关于国内主要矛盾的论断。他关于急风暴雨式的群众阶级斗争基本结束后,要特别注意思想意识形态里的思想问题和思想斗争的论述;关于在处理这些思想问题和思想斗争中,要注意贯彻“双百”方针,防止简单化、粗暴化的论述,正是从中共八大关于国内主要矛盾的论断出发的。这些思想,不仅不是对中共八大路线的否定,而且还是中共八大路线的坚持和前进。我们不能因噎废食,由于后来在这方面出现过“左”的严重失误(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当中),有过沉痛的教训,就连这些正确的论断都一起否定掉了。1989年政治风波和苏东剧变的教训证明,在阶级斗争不再是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务的历史条件下,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条件下,不坚持四项基本原则,放弃必要的健康的思想斗争,是要不得的,是要吃大亏的。

  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同志指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优越性在哪里?就在四个坚持。”“现在经济发展这么快,没有四个坚持,究竟会是什么局面?”【《邓小平年谱(1975—1997)》(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63页。】这是至理名言。

  四、《正处》一文的理论价值

  说到《正处》的理论贡献,至少有以下四点。

  (一)打破了长期以来对社会主义社会的形而上学的静态观察,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为辩证地发展地看待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运动奠定了理论基石。

  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中,毛泽东第一个指出,社会主义社会不但普遍存在着矛盾,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而且正是这些矛盾推动社会主义社会向前发展。这样,毛泽东真正把对立统一规律这个宇宙的根本规律,贯彻到底,为社会主义社会的持续不断的发展,找到了动力,赢得了主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逐步形成的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关于改革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直接动力的理论,也是以此为根据概括提出的。

  (二)打破了对阶级和阶级矛盾的僵化的和简单化的判断和处理模式,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在社会主义条件下的敌我矛盾同人民内部矛盾的区别,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正确处理工人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提供了理论依据。

  毛泽东根据统一战线的历史经验,特别是民族资产阶级和各民主党派在社会主义改造中的积极表现,提出了“工人阶级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属于人民内部的矛盾”,“工人阶级和民族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一般地属于人民内部的阶级斗争”的论断,【《毛泽东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206页。】为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坚持和发展人民民主统一战线奠定了新的理论依据。

  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发展史上,在正确处理民族资产阶级的问题上,毛泽东作出了两大理论贡献。一是第一次使马克思关于和平赎买资产阶级的设想成为现实,在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社会主要矛盾的情况下,成功地走出了一条利用、限制、改造民族资本,并把民族资产阶级分子逐步改造成为社会主义劳动者的新路。二是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及时作出理论调整,把工人阶级同民族资产阶级的矛盾纳入人民内部矛盾的范畴,通过“和风细雨”的自我改造来解决。这两大贡献,都是具有开拓性的。这为我们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正确处理公有制经济同非公有制经济关系、劳资关系等复杂的经济社会关系,提供了重要的借鉴。

  (三)打破了对巩固马克思主义在国家意识形态上指导地位的绝对化和教条化的认识,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真理发展的基本规律及其体现这一规律的“双百方针”,提出了“六又”政治目标,为加强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和民主政治建设,进而推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指明了正确的方向。

  毛泽东特别强调坚持“双百”方针,明确指出这是有利于巩固和加强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正确方针,而不是削弱以至放弃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的方针。马克思主义真理要在社会实践中和思想斗争中才能不断发展。

  他还提出,要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作为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要“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6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2年版,第543页。】调动党内党外、国内国外的一切积极因素。这些思想,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发展史上,都是前无古人的创造。在社会主义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对解决各种复杂的社会矛盾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四)打破了在社会主义工业化道路问题上对苏联经验的教条式理解,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中国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基本规律和基本道路,为把中国建成一个社会主义工业化强国指明了正确的道路。还指出,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要高度重视统筹兼顾等思想,对于今天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作者为中央文献研究室副主任,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