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关于执政党建设的几个问题*(一九六二年十一月十二日)

  两个重要问题,一个是基层组织问题,一个是干部问题。组织工作要正常化,党没有人管了,党不管党不好,要有人来管。两个问题,起作用更大、影响更大的是干部问题。要重新教育干部,选择干部,鉴定干部,保证干部队伍的纯洁。对干部的要求同一般党员不同,应当有更高的要求。干部是从党员中出来的。干部当中,特别是高级、中级干部当中有不好的,有坏人、蜕化变质的,他们所起的影响同基层党员几个人所起的影响不一样。

  十中全会[235]提出这样一个问题:我们党将来是不是有人搞修正主义?现在有人要搞,高级干部中有,青年干部中也有。将来我们死了,你们也死了,你们的儿子、孙子,靠得住靠不住?从苏联、南斯拉夫的经验来看,搞社会主义,

  *一九六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至十二月八日,中共中央组织部在北京召开组织工作会议。这次会议着重讨论了执政党建设问题。这是刘少奇在会议期间召集的组织工作座谈会(中央和各中央局组织部部长、副部长参加)上的讲话,收入本书时略有删节。现标题是编者加的。

  有些曲折,不是什么奇怪现象。从打倒资产阶级、消灭剥削制度、建设社会主义,直到共产主义,中间经过几个曲折,是合乎情理的,历史发展是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的经验是这样,封建主义国家的经验也是这样,要经过几个反复,最后才能巩固。我们现在当成一个问题提出来,要大家注意,加强教育,将来曲折可能少一点。有点曲折,不至于占优势,或者发生了曲折,很快就能转过来。

  你们的儿子、孙子,能不能保证?现在留下个遗嘱,留下个作风,留下个制度,留下个办法。把这个问题说清楚,就可以使后代有所遵循。他们有了理论,碰到这种问题,知道前人是怎么说的,这样可以好一点,保证不了,也可以引起注意。

  党的民主集中制,是一种保证。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也是一种保证。最基本的制度,就是这个。因为多数党员,多数工人、农民是要搞社会主义,不愿意资本主义复辟,不愿意搞修正主义。我们知道,斯大林对敌人是很坚决的,做了很多好事,但毛病不少。他把民主集中制破坏了,确实受了很大损害,一切是他个人说了算,一切光荣归于斯大林。斯大林没有把制度搞好,赫鲁晓夫利用了这点,赫鲁晓夫自己也搞这一套。多数的党员、工人、农民不赞成赫鲁晓夫,也没有办法。要很好地贯彻执行民主集中制。

  此外,干部当中确实有蜕化变质的,思想变了,感情变了,生活也变了。那样的人要开除党籍。要搞几个大头头。这些人开除党籍,如果他们以后好了,还可以恢复党籍;不好,就不恢复。这些人不开除,下边不服。你是高级干部,你可以搞,我们也可以搞。这些人在党内,他们又是高级干部,一有风吹草动,事情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就会使资本主义复辟,革命果实就丧失了。有两类典型,一类是表面上生活艰苦朴素,这样的人是少数。一类是贪污腐化,从中央委员起,军队还有一部分将官。象这样的人要开除,不然就不能保证党的纯洁。留下这批人,党就纯洁不了。这些人是标兵,不处理,别人就处理不下去。警告一下,不起作用,留党察看,也不起作用。当然,先留党察看一下也可以,表示我们做到仁至义尽,恐怕以开除党籍为好,因为这些人实际上已经是资产阶级。当然,一般生活问题,犯了些小错误,政治上没有问题的,不在内。我们指的是那些突出的,长期不改的。

  干部的重新教育很重要,这些人不听教育,抵抗教育,走他自己的路,还要引导党走他的路。一种是违法乱纪,蜕化变质。还有一种是反党篡党,是政治问题,问题很严重,危害更大。但他们的问题一下子不容易搞清楚,不要简单处理,留在党内多争论几次,做反面教员。

  什么叫贪污腐化,什么叫蜕化变质,要有个界限,大家讨论一下。对于这一类问题,比较容易看清楚。大家都看得很清楚的,不必留在党内当反面教员。这种人,开除一批有好处。开除了他,他清醒了,不搞了,反而挽救了他。好了再进来,不好再开除。

  我们党对开除党籍,长期以来采取慎重态度是对的。现在搞社会主义,有的组织一帮子人,有组织地违法乱纪,搞贪污集团,对这些人采取爽快一点的办法,不会犯错误。这些人也不会多,高级干部当中更少,下个决心开除一批,影响就好多了。改正了可以回到党内来,军队上有些人革命几十年,身上挂过花,好嘛,你就改嘛,开除了反而有一批会回到党内来。如果不采取断然手段,这些人就没救了,对这些人的处理不能拖拖拉拉。

  注意不要搞多了。生活上的问题,犯点小错误应当教育。不要把小错误搞成大错误。我主张开除少数人,不会犯错误。这对保持党的纯洁会有好处,大快人心。这是他们自己把自己毁灭了,自己的历史毁灭了,荣誉毁灭了,作为无产阶级先进战士的光荣称号也毁灭了。这些人愈多,搞得愈久,愈处理不下去,党内的事情就不好办。要搞那些突出的,不要搞那么多。事情没有查清楚的,不忙搞。初次犯错误的,经过一个过程,可以先不开除党籍。搞清楚的,搞了多次的,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再讲。这样就使那些人知道没有便宜可得,就会起到反面教员的作用。采取这种办法,其中有一部分人可能改变,可能教育过来,每个省都有那么几个。这样处理他们,你说会不会犯错误?将来会不会又要平反?不会的。

  是干部真正变了质的,变久了,不是无产阶级的战士了,成为资产阶级分子了,无产阶级党内是不能容许的。至于说政治上犯了错误,不要轻易处理。这种人危害大,影响大,但是简单处理,解决不了问题。那些贪污腐化的容易看清楚,可以简单处理。保留起来,危害也大。

  交流干部,你们怎么想的?第一批交流百分之五,有的可能多一点,有的可能少一点。你们去执行一下,试试看。因为过去没有搞过,没有经验。交流一些,有很大好处。对于干部本人有好处,多跑一些地方,多做一些方面的工作,多接触一些人,总有好处。一个人长期总是在一个地方,不知不觉地就要受限制。人总是要碰到一些问题,碰到一些困难的。困难是不好的,但是碰一碰有好处。你根本不去碰,结果碰到了,就不得了。特别是有那么一些地委、县委,还有那么些部门,搞得很久了,新的东西进不去,形成一帮子,先调开再讲,调到别的地方就好了。有一帮子的,先把主要人调开,免得他陷得更深。调到另一个地方,没有一帮子人,他就要小心谨慎。根据这个标准,可以订个计划,可能不是百分之五,为了慎重起见,先搞百分之五试试看。小集团搞久了,关系固定化了,互相包庇,你生来就是领导者,我生来就是被领导者,好象贵族一样,生来就是贵族。共产党从来就不承认这个,今天你可以领导我,明天我也可以领导你。

  党委第一书记是党委会的领导人,而又服从党委会的领导;是领导者,又是被领导者。有些党委第一书记不承认他要受党委的领导,他只认为他是党委的领导者。要打破书记领导固定化的这个关系。要注意有这样一些机关、企业、部门、地方、组织,有这样的事。可以先交流交流,头一回没有经验,少交流一些,因为以后还要搞,但是要做到心中有数。

  把他们调开,放在一个大的范围里边,眼界宽了,就不是小组织了,变成大组织了。我们的口号是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不是少数几个人团结起来。只搞一个部门、一个省团结起来,那就不是无产阶级的事情,那就是违背马列主义的事情。有些人是有意识地这样搞的,有些人是无意识的,搞久了就不知不觉,变动一下,就好了,陷得不深了。

  全国的山头大部分打破了,有些人关系密切一点,但不是山头。对党内的问题还是按原则,不是按山头的关系来处理。有人要组织山头,维护山头,这违背了马列主义,违背了全党团结的方针,违背了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的方针。过去我们提照顾山头,是为了消灭山头。现在山头在全国还有残余,但不多了。在干部中,还要做些工作,留心这个问题,注意这个问题,以后还要讨论这个问题。有些人为什么要搞山头呢?就是没有阶级分析。要搞阶级分析,不要搞地方分析,不要搞山头分析。每个地方都有阶级,都有地主、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无产阶级。阶级分析,就有小资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无产阶级思想。要以马列主义的阶级分析来判断是非,不要以地方来判断是非。本地人做错了也要反对,外地人做对了也要赞成。如果不搞干部交流,还会出现新的山头。

  可能交流的人很多,一次交流不了,以后再交流,首先是这一批。以后没有这个问题的也要交流,不要使人感到有了问题的才交流。调开有缺点,也有好处,什么问题都碰过。我到中央工作以前,经常调动工作,只有在三个地方工作过三年,安源、北方局、华中局,其他地方不到三年就调开了。要去的地方常常是工作上出了问题的地方,我也不说困难,总是要有人去,与其别人去,不如我去,收拾收拾,去了搞好就是了。调动多,有缺点,但也有好处,各种干部都接触过。过去有个时期,说过干部要稳定,那是必要的。

  在一个省委、一个地委搞久了,要调动一下。有些人是会提上来的。总之,我们是要死的,你们也是要死的,死了谁来呢?一个人在一个地方工作了十几年、几十年,而且只是在几个县工作,到中央来无法工作。如果到多少县、多少省工作过,到中央工作就不同了。对优秀的干部,好的干部,为了培养,也要调。不是交流的干部都不好,优秀的干部也要交流,为了使得他更好。干部就是要出些难题给他。交流干部不只是为了今天,也是为了明天。不只是在一个省的范围内,而且是在几个省的范围内。搞得好的调出来,派到工作差的地方,把这些地方也整顿好。

  干部鉴定很有必要,不是一年一次,两年、三年一次,总是需要。

  干部管理,不是管多了,而是管少了,不是管细了,而是管粗了。过去管了,等于没有管,下面报来就是照批。中央组织部是中央的一个机构,现在需要真正管起来,要管得细一点,要去了解干部。过去连人都不认识,不但我们不认识,你们也不认识,这样对党对工作不利。别的地方少几个人,你们这里要多几个人,管干部的要多几个人。现在党的工作、干部工作根本没有人管,党委没有一个部门管,结果连提意见的人都没有。发生那么多事情,应当看作是你们的责任。你们这个部门严格起来,突破你们这一关,就不那么容易,就没有空子可钻,对党对工作就有利。如果你们松松垮垮的,就有空子可钻,对党就不利。当然,过去你们只好靠省委管,以后还要靠,但是你们总要了解情况。有些不同的意见,总有好处。

  管理工程技术干部,你们要有点那方面的知识。你们也需要有些工程师来管干部,了解他们的情况。我们这些人都是干革命的,讲革命,我们是熟悉的,工业我们不熟悉,技术我们更不熟悉。有些搞技术的干部,在我们看来,可能有大毛病,在懂技术的人看来,可能是小毛病,因为他们钻了技术,少搞政治,势必政治上弱一点。政治上他们依靠党领导,在政治上他们没有独立见解,但是,在技术问题上可能有独立见解。所以你们既然要管这些人,就要找一些懂技术的人来做这个工作。搞组织工作的人,也要慢慢换班子。你们死了,什么人来?大概总要比我们文化高一点,技术懂得多一些,是大学毕业的。要注意这方面的问题。技术干部将来很多,全国要有几百万人,高级的要有几十万人,有全国闻名的,有全世界闻名的,要把这些人管好。组织部要有新的成份,也要换班子,不然你们又是一帮子。将来你们死了,高级知识分子来了,不会搞组织工作,就会出乱子。有计划地调些人来,慢慢地学点马列主义,而且要到农村去看看。在中国,不熟悉农村,做党的工作就做不好。

  军队转业干部有一部分可以回农村去,比如连排级干部就可以回到农村去,都分配工作有问题。这次军队转到财贸战线的十万人,不一定要那么多,有一部分愿意回农村的,可以回去,有些人也可以分配工作。如果要人,还可以从其他方面找。这个问题要赶快同军委和财办商量。

  每年有多少万大学毕业生都是需要的,他们大部分都派到经济企业中去,多一点不要紧,这同国家机关、党的机关不一样。党的机关和国家机关也需要安排一些大学生,但是要在厂矿工作过的。不要以为大学生多了,就是一个问题。厂矿企业的技术干部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大学生到厂矿企业不是去当厂长,不是大学毕业一个、中等技术学校毕业一个,就顶走一个。说顶也只是顶那些不懂技术的科长、科员,就是非生产人员。技术干部是生产人员。现在的厂长并不是工程师出身,应该有一些工程师出身的人去当厂长。

  干部休假也不一定一年休息一次,两年休息一次也可以,可以作些临时规定,身体不好的,疲劳了,可以休息一个月。不疲劳就不休息。所有的干部都规定成一个制度,恐怕还不到那个时候。病了当然要休息,有些人没有病,疲劳了也可以休息,不要等病了再去休息。有些身体好的,就不要休息。现在就可以这样做。有些人休息的时候带多少人到处乱跑,群众意见很多,休息就要认真休息。

  党员登记还没有经验,可以先搞点试验。除了集中地进行教育以外,也要进行经常的教育。登记可以集中到一个时候登记,也可以这一个地方登记,那一个地方不登记,参差不齐。

  发展党员问题,有的地方党员很多,有的地方不发展一点就没有青年了,这些事没有人管,还是要有人管才行。支部工作就是要组织部管,省委、地委、县委的组织部要管起来。没有人管干部、管支部不行,管干部、管支部的机构不那么纯洁就不好。健全组织部就是说党要管党,就是要建立经常工作。要提出这个问题,党的组织没有人管,要不要管,什么人管,怎么管法?为了加强这方面的工作,可以发个加强组织部、宣传部工作的通知。

  党外很多人担心:共产党没有当权是好的,当了权是不是会腐化?这的确是个问题,我们自己也应该提出这个问题,列宁也提出过这个问题。执政的党,有的干部可能腐化下去。个人是可以腐化的,但是党不会灭亡。如果对腐化堕落的不处理,无产阶级的政党也可能变质,这是个严重的问题,革命等于白革。有些人名字是共产党,表面上是搞社会主义,实际上不是共产党,是国民党。不好的要处分,包括开除党籍,不这样就不能保持党的纯洁性。搞错了的要平反,但是该处分的还是要处分,不过不能处分太多。

  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不注意,不留心,党也可以变质。我们的个别地区、个别部门的组织已经变质了,中央的什么口号来了,他们应付一下,平平淡淡,也不反党,可是几个书记勾结起来,贪污、腐化、堕落,这不是变质?这些问题要处理,其中有些人要开除党籍。要大张旗鼓地处理,要通报全党,进行教育。至于一般的多吃多占,搞了一点,就不同了。党内容忍这些事情,这些事情就会发展,变质的人就更多,愈到后来就愈难处理。我们党有这个好处,只要一发现,舆论上大家就反对。多数是处理了,有的还处理得不够干脆。贪污腐化你们能够管,要好好管。对贪污腐化,要注意大的。现在有些大案子处理不下去,有人顶住。不要怕,处理了这些人,大多数人是拥护的,这就能保证党的纯洁性和无产阶级的本质。

  总而言之,不要脱离党员多数,不要脱离群众、干部、工人、农民的多数,要认真地搞民主集中制,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保证一个领导、一个多数,这可以使我们党保证纯洁,将来曲折少一点。一点曲折都没有也不会,不过少一点是可以的。

  刚才谈的都是党执政以后的问题,不脱离群众、干部交流、加强监察委员会、加强民主集中制。民主集中制要好好执行,民主集中制不只是召开代表大会的问题,还有党内、国家整个一套民主集中制的问题。党要有人管,组织部、宣传部要加强。党没有人管,将来要吃大亏。毛主席讲,取得政权后阶级斗争还存在,问题是采取什么形式,在哪些方面表现出来。有些人听到我们讲阶级斗争,很不喜欢,这恰恰证明我们是提对了。有敌我矛盾,有人民内部矛盾,不要划分错了,不要把敌我矛盾当作人民内部矛盾,也不要把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这两方面的问题过去都有过。有一个时期,把许多人民内部的问题当作敌我问题,但也有应当开除没有开除的,象贪污腐化,性质是敌对的。

  取得政权以后如何进行党的建没,就是这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