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节
    • 毛泽东逝世42周年
    • 9.18抗战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加强民主集中制*(一九六二年二月八日)

  我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报告要修改一下,把毛主席讲的民主集中制的意思加进去。这个问题,在各组讨论我那个报告的时候,就反映出来了,但是我们起草委员会没有接受这个意见。他们说分散主义不是主要问题,我们说分散主义是主要问题,而没有从另一方面考虑他们为什么提出这个问题。下面提出这个问题来了,我们起草委员会修改的时候注意不够。今天找了陈伯达[232]和胡绳[233]他们几个同志,谈这个稿子如何修改的问题。根据主席的意见,想把这个报告第二部分的题目改成“加强民主集中制,加强集中统一”。没有充分的民主,不可能集中,不可能实行集中统一。过去这几年,有集中过多的偏向。这种集中过多,不是真集中,不是无产阶级的集中制,而是独断专行。我感觉,我们这几年的主要经验之一是这一条。如果我们这几年根据群众的意见,充分发扬民主,走群众路线,

  *这是刘少奇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后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现标题是编者加的。

  有许多错误不会犯,即使犯了,也可以早发现。瞎指挥,一个地方明天一定要割麦子,麦子还没有成熟,也要割。如果要讲民主,就绝不会如此的。密植也是一样。煤炭部发布了二十二项技术措施的命令,如果真正发扬民主去讨论,是通不过的,那个命令是不会发的。这几年,我看大体上中央对各省委、对各部门,也还讲点民主。但越下去,这个民主就越没有。我讲的是国家的民主,人民群众中间的民主,人民民主制度。党内也是一样。党委的民主生活问题,这个稿子也写了,也不正常。书记决定一切,第一书记决定一切,不准听反面意见,不准有反面意见的人保留意见,不尊重少数人的意见。小平[211]同志讲了,没有党内的民主生活,不充分发扬党内的民主,不很好地实行党内的民主集中制,国家的民主集中制、人民中间的民主集中制就搞不好。即使党内民主搞好了,在六亿多人民当中,党员有一千七百万,这个一千七百万党员的民主是不是可以代替六亿人的民主呢?省委讲民主,是不是省人民委员会可以不真正讲民主,只有形式上的民主呢?党代表大会可能是形式主义的,人民代表大会可能是形式主义的,重大决策不是真正地、认真地取得代表们的同意,吸收他们的意见,这就没有人民的民主。社员大会,社员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大会,要真正建立起来。党委员会,人民委员会,要真正发扬民主。这样,才能有真正的国家的人民民主制度。(周恩来:三月人大、政协联席会,我们不向外发表书面报告,但是还得有批评,还得有两个礼拜的修改讨论,让大家议论。不然,没有议论,就是我一个口头报告,就同意,这叫民主呀?也不行。恐怕这个苦工作得做一做。不做,怎么讲民主?)实际上,我们这几年实行无产阶级的民主,实行得很不好。很多的错误在这个地方犯了,不想改正。你自己不去调查研究,人家做调查研究,你应该听嘛。但是不听,不尊重人家的意见,不听反面意见,不能有反对意见表示。要有反对派,人民中间也好,党内也好,要有公开的反对派。列宁就是反对派,列宁是少数,但列宁是正确的。在我们这里,即使是错误的反对派,只要他不违反纪律,不搞秘密的阴谋活动,而是抱着不同意见的反对派,仅仅在我们面前批评一下,是有好处的。(周恩来:不是有一个同志给主席写信吗?他说,主席说过,李世民碰到魏征,总是感觉有点坐卧不安,但是又听他的话。因为魏征常常是发表反对意见。封建社会的一个皇帝对于一个宰相尚且如此,何况我们同志关系呢?)李世民本来想把魏征杀掉,但是为了表示君主圣明,又不杀他了。

  这个稿子恐怕要补充一下。和陈伯达同志他们商量,他们说三天之内搞出来。如果三天不行,再加三天,一个礼拜把这个稿子修改好。你们回去传达的时候,连这个意思也可以讲一讲。现在的这个稿子,每一个省委带少数回去。当然,毛主席讲话的记录稿子将来还会发。关于集中统一、分散主义这个问题没有说透,只讲了一面的道理,另一面的道理、另一方面的经验没有总结出来,问题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无论哪一天,总要解决的。现在既然觉得有这个问题,就要重新修改一下报告。今天时间不多,把这一点讲一讲,大家看怎么样?这几年,我们吃了不调查研究的亏,吃了不讲民主的亏。我们不发扬民主,不善于听人家的意见,不充分在人民中间讨论,不认真取得他们的同意,这是一条很大的经验教训。主观主义,一个是不调查研究,另外一个是不听人家的意见,不讲民主。要听人家的意见,就要讲民主,要使人家能够畅所欲言,要形成一种能够畅所欲言的空气。党内如此,党外更应如此。五类分子我们是不让他畅所欲言的,而在人民群众中间,工人、农民、知识分子、爱国民族资产阶级、爱国民主党派,要让他们畅所欲言。过去我们在这方面没有让他们畅所欲言,我们堵塞了言路,这是一条很大的教训。所以,毛主席就讲了一番民主集中制。他说,没有充分的民主,就不能集中;没有充分的民主,就不能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充分的民主,就不能建立无产阶级专政;也就不能反对分散主义。这一番道理,在小组会上也反映出来了,我们起草委员会没有注意,我看现在还来得及加。(陈毅[234]:加这个意思很必要!)无论如何不能以党代替政府,不能以党代替工会,因为党员总是少数。所以,一定要有人民代表大会,,要吸收各方面的意见。人民代表要能够反映各方面的声音。现在党的代表大会代替人民代表大会,党的委员会代替人民委员会,党委代替一切,在党内也代替了党代表大会,这是个大错误。如何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如何实行人民民主专政,这是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