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华网中秋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经贸关系的初步发展

  1991年12月,正当苏联宣告解体之际,中国外贸部部长李岚清和外交部副部长田曾佩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前往莫斯科和基辅等地,就发展双边经贸关系和其他共同关心的问题与俄罗斯和乌克兰交换意见。12月26日,中国代表团与乌克兰达成了互设商务代表处及发展经贸关系的协议。27日,中国政府代表团与俄罗斯副总理绍欣、外长科济列夫及对外经济联络部长阿文进行了会谈,并就两国经贸协定问题原则上达成了协议。29日,中俄副外长举行会谈并签署了会谈纪要。双方表示,要以1989年和1991年中苏两个公报所确定的基本原则为中俄两国关系的指导原则,进一步发展睦邻友好合作关系。中国代表团的这次莫斯科之行,为中俄经贸合作的开展创造了条件。

  俄罗斯方面当时虽着重于发展同西方发达国家的经贸关系,但对发展俄中经贸关系也感兴趣。1992年1月31日,俄罗斯总统在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首脑会议上同中国总理李鹏会晤时表示,两国经贸关系具有互补性,发展经贸合作有很大的潜力;两国社会制度的不同和意识形态的分歧不应妨碍两国的合作。1992年3月中旬,俄罗斯外长科济列夫在北京同李鹏总理谈话时表示,俄罗斯特别重视同中国的关系,愿意发展与中国在政治、经济、贸易、科技、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合作。

  1992年12月17日至18日,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应邀访问中国,标志着中俄关系进入到一个新阶段。访问期间,中俄领导人都表示要积极发展互利合作的经贸关系。双方在会谈后签署的联合声明对发展两国经贸关系作了如下规定:“双方愿在平等互利原则基础上保持和发展双边贸易领域中的合作。”“双方应为国家间协定和议定书范围内的贸易联系,包括边境地区在内的地区间以及企业、组织及企业家之间直接联系基础上的贸易联系创造有利条件。”“双方将促进彼此在经济和金融领域的合作,大力加强双方的经济关系,上述包括下列对两国有重要意义的领域,即:农业;生物技术;能源;和平利用核能,包括核能安全;交通,基础设施;通讯;和平利用宇宙空间;军转民;零售贸易等。”“双方将鼓励新的经济合作形式,尤其是在投资和兴办合资企业领域的合作,并为其创造良好条件。双方将促进各自经济组织的高效经营活动,并为此尽可能广泛地交流信息,使之向两国实业界人士和学者开放。”【《新华月报》1992年第12号,第108页。】访问期间,中俄领导人还根据联合声明的精神,签署了中俄两国政府1993年经贸合作议定书和其他合作协定共24份文件。【《新华月报》1992年第12号,第106页。】

  叶利钦的访问以及上述声明和文件的签署,推动了中俄经贸关系的迅速扩大,形成了中俄贸易的第一个高潮。其基本特点是易货贸易。

  事实上,自中国政府代表团于1991年12月下旬访问独联体之后,中俄之间的经贸关系很快发展起来。首先是中国掀起了一股席卷全国的“独联体热”。一些省市的经商人马纷纷涌向俄罗斯,以致两国间的交通工具拥挤不堪。飞机票常常预售到第三个月,飞机上有时拥挤得连空姐都睡到机舱的地板上。这支奔向俄罗斯市场的中国经商大军,共分为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是直属国务院经贸部的各总公司,被称为“中央军”。它们包括五金、化工、机械、外运、民航、轻工、土畜、纺织、丝绸等公司。这是实力最雄厚的经商集团。在进口钢材方面,五金矿产公司胜过其他公司,进口化肥方面,化工进出口公司胜过其他任何公司。但这些公司只是在现汇进口方面有优势,出口收现汇却困难比较大。这些中央直属公司虽有很强的后盾,但在不断变化的商情中显得缺乏活力,因而在竞争中往往失去商业机会。

  第二部分是各省市的地方贸易公司。它们是最活跃的一支队伍。被称为“地方军”。过去,各省市没有对苏贸易权,只有货源交货权。随着改革的深入和对外贸易权的下放,各省市都有同独联体各国进行贸易的权力,而且可以形式多样化。因而这些公司积极性很高,贸易的成绩也比较大。以北京市为例,该市在1992年3月,就由市经贸委、市计委、市经委、市科委、市商委、市文教办、市旅游局等政府部门及12家国营大中型企业联合组成赴独联体考察团跨出国门,走访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等国。出访14天,双方提出合作项目200多个,签订意向书、协议书和贸易合同23项。整个1992年,北京市出访独联体的贸易小组达100个以上,几乎遍访所有独联体国家,而1991年这样的小组还不足30个。“到俄罗斯去”,成为北京和其他各省、自治区、市在1992年对外经济贸易的重要旋律。各地区纷纷在俄罗斯设立经贸公司或代表处。当时仅在莫斯科一地,地方公司就不下数百家。华东地区在莫斯科搞的一次交易会成交额近3亿美元。仅上海在一年之内就与独联体国家做成16亿美元的生意。在这一部分经商者中,还包括由经贸部批准到独联体开商店的单位。在李岚清率领的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独联体后,国家安排了12家国贸公司分头到各地筹办商店,其中北京指定西单商场到莫斯科开办商店。但不少商店因贪大图全,管理不善,结果投入不少,收益不佳,甚至还赔了钱。

  第三部分是一些部门的专业公司,如“保利”、“远望”、“北方”、“北辰”、“华能”等单位。它们是实力雄厚的大集团公司,出手不凡,动辄就是数亿美元的大生意,被人称为奔向俄罗斯市场的“特种部队”。

  第四部分是在市场商战中十分活跃的“大小倒爷”。他们在这场易货贸易中的能量之大,甚至超过了“中央军”的国营企业。国营公司因框框太多,活力不够,而这些倒爷无任何框框顾虑,加上他们头脑精明,以致在市场中无孔不入。四川个体户牟其中,以5000万人民币收购了300家工厂的轻工产品,出口到独联体,换回了四架图一154客机,做了最大一笔易货贸易,轰动了全国的外贸系统。当时,独联体各国因政局变动,政府间的巨额贸易受到影响,而其生产的飞机、汽车等因技术相对落后难以打入西方市场;中国的轻工业已有较先进的技术和优良的产品,且货源丰富。四川航空公司有机场也有飞行人员,却没有资金购买飞机。牟其中抓住这一难得的机遇,先将一架飞机运至成都作抵押,向银行贷款5000万人民币,收购了几百家积压的轻工品,向独联体发了上千个车皮的货物,买回了这四架飞机。仅这一笔生意,数额就达2.4亿瑞士法郎,获得利润达11亿人民币,到1993年,以牟其中为首的南德经济集团又出惊人之举,用易货贸易的方式购买了一颗名为“航向”的俄罗斯卫星。该卫星是由南德集团建立的美国罗斯福对华投资公司与俄罗斯航天总公司联合投资制造的,于1994年1月20日在俄罗斯拜科努尔航天基地发射成功。在随后的几个月中,俄罗斯航天总公司对该卫星进行了大量测试和调整,便正式投入使用。“航向”卫星项目在商贸业务方面仍采用易货贸易的形式进行。南德集团总投入为1850万美元,一半支付硬通货,另一半则以轻纺产品进行易货贸易,其易货贸易程序、资金结算及卫星的应用管理由南德集团所属美国罗斯福对华投资公司与俄罗斯卫星组织直接进行。“航向”卫星是俄罗斯航天系统最新研制的用于直播电视广播的新型卫星,采用国际统一技术标准,技术先进,价格合理,因此具有极大的竞争力和比较多的求购者。“航向”的购买及发射成功,表明中国的私营企业已发展到能从事当今世界上高技术的研制和应用的高度,也说明中国私营企业在中俄易货贸易中所起的巨大作用。

  至于“小倒爷”在中俄易货贸易中也很活跃。他们乘火车往返于中俄两国间。每次赴俄罗斯时携带4~5个编织袋,沿西伯利亚大铁路线倒卖。据有人估计,仅莫斯科一地就有中国小倒爷二三万人,凡有市场的地方,就有中国小倒爷。他们脚下一个编织袋,手中举着一双鞋,或一个热水瓶,一件T恤衫叫卖。他们不懂俄语。就在物品上贴上一张小纸条,然后拿小计算器与俄罗斯买主讨价还价,气氛很热烈。小倒爷的买卖十分自由,而且可不上税。他们卖完货后,立即把卢布换成美元,以致莫斯科黑市上的美元与卢布的汇率都受这种兑换的影响而产生波动。

  第五部分是边贸大军。在80年代恢复的东北边贸和新疆边贸,因得到政策倾斜的优势,关税仅为5%,发展迅速。中俄之间的边贸,已不限于边境地区,在中方已成为席卷全国之势。凡有边贸权的单位,向国内各省组织货源,到处挂钩,形成全国性的货源。所以,边贸所出口的商品,不仅是边疆各省产品,而且是全国产品;而搞边贸的人也不限于边境地区。他们在独联体各地到处设立代表处和分支机构,开办工厂,其声势甚大。有不少边贸单位是由国内大企业组成的,资金相当雄厚。这些边贸公司的延伸活动,往往是俩人一组,仨人一伙,到处联系,搞易货,搞现汇,小额大额都交易,真是灵活多变。

  中方的五路贸易大军,浩浩荡荡地一齐出现在俄罗斯和整个独联体市场,成为一股巨大的力量。俄罗斯经济学副博士洛梅金在他的《论俄罗斯与中国经济合作的前景》一文中描写道:

  “在俄罗斯,从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到圣彼得堡,经常可以听到中国话。商店的货架上,中国的商品色彩鲜艳,琳琅满目。”“由中国提供的消费品明显地补充了俄罗斯市场的不足,缓和了食品,特别是远东和西伯利亚地区食品的严重短缺。赤塔州和阿穆尔州用从中国进口的糖保证了本地区的供应,肉类、蔬菜、水果和玉米需要量的1/3依靠从中国进口。我国远东的鱼类加工厂用的是中国盐,而俄罗斯企业加工的大豆大部分是中国生产的。”【洛梅金:《论俄罗斯与中国经济合作的前景》,载俄罗斯《劳动报》1992年11月12日。】

  当大批中国人奔向俄罗斯的时候,也有不少俄罗斯人来华做生意,他们把俄罗斯商品带到中国市场,再把中国商品运到国内去倒卖。有的俄罗斯人还包租飞机做倒爷生意。在中国的北京、天津、上海、广州、乌鲁木齐和其他一些大城市,都有金发碧眼、以十根手指加计算器进行讨价还价的俄罗斯倒爷。

  除了易货贸易外,中俄之间还开展了劳务合作,大量中国劳动力涌向俄罗斯劳动市场,从事建筑、农业、林业等方面的工作。洛梅金副博士在他的同一篇文章中写道:“在我国建筑业、农业和林业工作的中国工人,特别是在远东各边境地区,已不是少数。中国建设者为建设建材生产企业、住宅、饭店,为种植蔬菜和木材砍伐做的贡献是相当大的。中国工人目前已达到2万人。双方都希望扩大这方面的合作。”

  中俄两国企业界也开始进行合作。兴建合资企业,进行生产合作,工程承包,来料加工等成为中俄经济合作的新形式。据有关材料介绍,到1992年底,在俄罗斯已有30家中俄合资企业在运营。另外两国已签署200多份兴建合资企业的意向书,其中有生产服装,加工皮革,合作兴建和开办旅馆、医院和公共饮食企业,蔬菜加工等。双方还达成了中国兴建中俄合资企业的协议。中国一些企业家还在俄罗斯投资办企业。到1993年2月时,中国企业家在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的纳霍德卡自由经济区已开办了40家企业,在进入这个区的国家中名列榜首。这些企业有大到10层楼高的大饭店,也有小到只有几名职工的彩色照相馆。有的中国企业还在俄罗斯大做广告推销自己的产品。北京平谷县中燕有限公司是北京郊区一家专门生产“探戈”牌羽绒服的乡镇企业。该企业在1993年初在俄罗斯莫斯科的国家电视台的节目中打出广告,画面上几位中国男子模特儿身穿中国产的“探戈”牌羽绒服,个个潇洒漂亮。当俄罗斯人得知做广告的竟是中国农民办的企业时,惊讶不已。“探戈”羽绒服很快在俄罗斯成为抢手的名牌货,当地人纷纷与这家公司设在莫斯科的联络处联系产品代销业务。

  为了促进中俄经贸关系的进一步发展,向俄罗斯客户和消费者展示质量可靠、适销的中国商品,中国有关部门和地区还在俄罗斯举办大型的经贸洽谈会和商品展销会。1993年4月底,北京市在莫斯科全俄展览中心举办了经贸洽谈会,北京市的30多家国有外贸单位以及当地的几百名工商界人士出席了会议。7月下旬,中国外经贸部又在莫斯科举办了中国出口商品展销会。参展单位66家,均为具有多年外贸经验的专业总公司及其子公司。这次展销会规模大,受到俄观众的欢迎,俄电视、广播和报刊对展销会作了广泛的报道和宣传。展销会达成合作项目20个,成交额为300余万美元,各公司还结识客户一千余家。8月,中国五矿集团61家企业8月上旬在莫斯科举办展览会,展出了上千种优质产品,成交商品金额达2000多万美元。

  在中俄经贸关系的初步发展阶段,两国之间虽有企业的投资行为,也有现汇贸易,但主要形式是易货贸易。中俄贸易的互补性在这个阶段表现得比较明显。由于中俄双方的推动,两国的贸易规模迅速扩大,贸易额急剧增加。1991年中国与原苏联的贸易额为39亿美元,1992年仅与俄罗斯的贸易额就达到58.6亿美元,增长近50%。1993年贸易额又上升到76.8亿美元,比上午增长30%以上。这种增长速度受到了中俄两国政府和国际贸易界的特别关注和重视,并成为推动中俄两国整个关系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