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三十八、配合解放时村 全歼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部”

  便衣大队南下时村附近,在四师十二旅指挥下,对时村进行侦察、袭扰,配合34团35团解放时村,并进驻时村,清查汉奸。

  日寇投降,汪伪中央政府解散。郝鹏举被迫宣布解散伪淮海省政府,但又以国民党新编第六路军之名,把他的伪军队伍扩编为五个军。第一军为驻防徐州市的伪军,郝鹏举自兼军长,佩戴的符号为“举仁”;第二军为驻守宿县时村、永安集的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部”所属的伪军,军长胡泽普,佩戴的符号为“举义”;第三军为驻防徐州市的部分伪军,军长乜庭宾,佩戴的符号为“举礼”;第四军为驻守淮阴的伪二十八师,军长潘干臣,佩戴的符号为“举智”;第五军为驻守连云港的伪军,军长徐继泰,佩戴的符号为“举信”,意为“仁、义、礼、智、信”。郝鹏举不得不丢下汉奸的黑旗,却举起了蒋介石的所谓“仁、义、礼、智、信”,为的是拍蒋介石的马屁。

  当我新四军第三师向驻守淮阴的伪二十八师发出最后通牒,潘干臣拒绝投降。我军于八月二十六日发起攻击,九月六日解放淮阴,全歼伪二十八师8600余人,击毙伪师长潘干臣,活捉伪参谋长刘绍坤。郝鹏举所扩编的新六路第四军,也就是潘干臣的伪二十八师,所任用的军长潘干臣等,还没来得及整编,命令没有公布,“举智”的符号也还没有制成,就这样烟消云散。狗将军新的一举,一开头就丢了一个“智”。

  潘干臣及其所部被歼后,盘踞在宿县时村和永安集等地的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部”所属伪军及剿匪司令胡泽普,不仅拒不投降,而且利用郝鹏举把他编为新六路第二军,被委任为军长,疯狂地向我根据地抢掠,残杀抗日军民。淮北便衣大队,奉命从徐州市郊南下,到达时村东。打击敌人抢掠,对时村进行侦察。

  时村是津浦路东侧的一个重镇,地处徐州市南约60公里,距符篱集约30公里。曾经是日寇为维护津浦铁路的交通安全,而建立在宿县东部的重要据点。

  胡泽普,原是宿县一带的一个恶霸,流氓头子。日寇侵来,宿县各地人民奋起抗日,而胡泽普和汉奸陈铸九、闵现九、黄开泰、刘永贵一伙,投降日寇,组织伪维持会,建立伪政权,带领他的狐朋狗党,为日寇镇压抗日军民服务。尔后组织保安团,为日寇从国民党地方部队中招降纳叛,残酷屠杀抗日军民。他在我英雄的亢营营长亢为德患病时,将其残杀;他伙同黄开太,配合日寇袭击抗日政权,残杀我区长赵承志和县委副书记曹介;他配合日寇对我根据地扫荡,一九四二年冬鬼子向淮北三十三天大扫荡时,当扫荡的急先锋,占我归仁集作为据点;他的一支队二总队[刘福庭部]在游集被我歼灭后,仍不死心,不断对我根据地袭扰;他在时村,建立工厂,为屠杀抗日军民造枪造炮;他打起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的头衔,野心勃勃,是一个罪恶累累,死不改悔的汉奸。

  便衣大队到达时村东时,胡泽普很快获得情报,当即在时村等据点严加防范。便衣大队派人进行侦察,发现时村之敌戒备森严,而且胡泽普不准其官兵外出,进入时村也非常困难。从时村外看,时村是深沟高垒,四面不仅有水壕,且架设电网。电网,那时在淮北敌人据点中是少有的,也是那时我们所不熟悉的。

  因此,大队决定,不管白天夜间,暂不进入时村。为了查明敌情,采取火力侦察。

  便衣大队派一小队小队长张文斌、二小队小队长石广传,各带两名队员,连续多日在时村外进行察看后,又在夜间,对一些重要目标采取突然开火,引起敌人开火,察明敌人兵力和火力配备。进行火力侦察时,在时村东侧,张文斌用他的头把盒子[驳壳枪]向时村里“砰!砰!砰!”连发射击,正在细心观察和记录,身后突然冒出一股伪军,边逃跑,边向我射击。

  那是胡泽普派出的潜伏哨,是为捕捉我侦察人员,及早发现我袭击部队而建立的。由伪马庄乡乡长马瘸子带领,长期在马庄以乡公所面目活动,执行潜伏和警戒任务,外人都不了解。这一次我顺便查明了马庄之敌。

  1945年10月初,淮北便衣大队接到四师首长命令,在十二旅首长指挥下参加时村战斗。

  张宗华同志和十二旅饶子健旅长、张太生政委都非常熟悉,要求旅首长交给重要任务。而旅首长只要便衣大队发挥特长,进行配合。经张宗华再三要求,旅首长给便衣大队的任务是:派出少数人员参加奇袭,主要任务是和内应人接头。大队负责扫清时村以东外围之敌人。张太生政委解释说:“便衣大队是淮北人民最喜爱的,也是四师部队最喜爱的,只用你们特长,不要你们执行步兵部队的任务。不然,我们对师首长不好交代。请你们谅解,要求你们当个好配角。”

  十月七日拂晓,便衣大队副大队长张瑞敏,带张文斌等十名队员,参加突击队进行奇袭。因我内线人员被敌人监视,无法行动,奇袭不成,遂转为强攻。

  与此同时,便衣大队在时村东,突袭马庄之敌。为了不在奇袭时村之前暴露,采取不开枪,对敌人一律生擒。歼灭了马庄之敌,扫清了时村外围。我便衣队员张景德在擒敌时光荣牺牲。

  张景德,河南省随县人,1938年入伍,来便衣队前在泗[泗阳]宿[宿迁]县,担任县委书记吴植椽同志的警卫员。

  从十月七日战斗开始,十月十日进行总攻,34团、35团,经激烈战斗,攻入时村,将敌人大部歼灭。残敌被迫向西突围,被我预伏之34团35团各一部和骑兵大队在野战中全部歼灭。俘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部”剿匪司令[郝鹏举计划扩编的新六路第二军军长]胡泽普以下1700余人,毙伤200余人。

  我十二旅36团向时村西之永安集发起攻击,八日攻克永安集,全歼伪“淮海特区剿匪司令部”司令胡泽普所属的一个纵队。俘伪纵队长刘永贵以下700余人,毙伤300余人。

  郝鹏举妄想把胡泽普的所属伪军,扩编为他的新六路第二军,以及他委任的军长,他计划要佩戴的“举义”符号,都成了泡影。郝鹏举丢了“智”,这时又丢了“义”,成了无智无义之人。

  时村攻克后,便衣大队奉命进住时村街里。饶子健旅长,张太生政委交给便衣大队的任务是:清查汉奸特务,搜查埋藏的军用物资。便衣大队一户一户地进行了清查,查出四十多个隐藏在居民中的伪军政人员。便衣队员一户一户的进行宣传,许多居民向我反映了敌人埋藏军用物资的地点。

  便衣队员进入为敌人埋藏枪械的人家,问那户人:“有没有敌人埋藏的东西?”凡和敌人勾结的,都不会老实回答,大多回答说:“没有!”再问:“查出来怎么办?”有的人以嘴巴硬骗人,回答:“当作汉奸办。”我便衣队员有群众的检举,加上多年搜查的经验,在地下东敲敲,西敲敲,地下埋藏有东西的地方,一敲就感到有空洞,一般不会搞错。在时村住了两天,查出长短枪五十多支。有位老人向邻居说:“奇怪,真奇怪!便衣队有火眼金睛,要不,就那么一敲,怎么就知道。有枪赶快报告啊!”

  便衣大队奉命返回徐州市郊时,十二旅张太生政委前来送行,特意把刚刚缴获的轻机枪,从中挑选两挺,赠送给便衣大队。深情地说:“这一次,你们来,叫你们干什么就干什么,配合的很好。你们要走了,送你们两挺轻击枪,作为十二旅的礼物。徐州需要你们去,新的任务正等你们去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