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俄新型伙伴关系运行机制的实践

  元首互访机制

  中俄两国元首互访机制在各种机制中处于核心位置,在中俄关系发展中起着一种主导作用。从1997年开始到2003年,中俄两国元首一共进行了13次会晤,签署了许多重要文件,在中俄关系发展中起到了重大作用。

  1997年4月,江泽民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是对元首互访机制的第一次重要实践。访问中,两国元首强调:“双方愿积极利用和加强业已形成的最高级和高层接触制度,两国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外长定期就双边关系和重大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并认为:“中俄高层定期会晤机制已经建立,双方领导人经常会晤,交换意见。这对推动两国关系的发展和加强在国际事务中的合作十分重要。”【“江泽民主席与叶利钦总统会谈强调中俄建立和发展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完全符合两国和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新华社1997年4月23日电。】同年11月,江主席会见叶利钦总统时,再次强调:“两国元首互访、总理定期会晤、外长磋商机制有助于促进相互沟通和理解,扩大和深化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全面合作。”在两国元首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还认为,应当“发展有关中俄两国市场多层次的、可靠的双边信息系统;采取步骤合理调整居民的劳务输出,建立其他为经贸领域服务的机制”。

  1998年11月,江泽民主席访问俄罗斯时,两国元首责成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及各分委会于今年底或明年初召开例会,研究双方各具体领域合作中存在的问题,并将共同研究的结果和建议提交定于1999年春天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四次总理定期会晤审议。双方还商定,要完善各个级别、首先是高层对话机制,为此将充分利用北京—莫斯科直通保密电话就重要问题交换意见。双方认为,两国在亚洲大陆创立了新型的边境安全模式,即不仅要划定边界线,而且要在边境地区裁减军事力量,建立信任措施和增加军事透明度。

  2000年普京总统上台后,中俄两国元首互访机制继续发挥作用。这年7月,普京总统根据两国元首互访机制例行访问中国。2001年7月,江泽民主席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两国领导人签署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进一步规定:“缔约双方将继续利用并完善各级别的定期会晤机制,首先是最高级和高级会晤,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要而迫切的国际问题定期交换意见、协调立场,以加强平等信任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2002年12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根据元首互访机制再次访问中国。双方重申将继续加强两国高层互访和定期会晤机制,提高政治和军事领域的互信水平,经常就重大的双边和国际问题交换意见;加强并巩固两国外交、国防、执法、经济和科技部门的协调与协作。双方认为,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意义重大,高度评价这一机制为发展中俄长期经贸合作所作的贡献。他们还对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的工作,作了高度评价,并要求重视完善其工作形式和工作方法。

  2003年3月,中国领导层完成了从上年11月中共十六大开始的新老交替。2003年5月下旬,应普京总统邀请,新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这是胡锦涛作为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出访。访问期间,胡锦涛主席与普京总统等俄罗斯领导人深入讨论了发展双边关系和重大国际问题。双方一致认为,要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共同开创中俄关系新局面;按照《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精神和原则,发展长期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造福于两国人民;与国际社会一道,加强沟通与协作,维护联合国及安理会权威,推动世界多极化和建立公正合理国际新秩序。8月5日,胡锦涛在会见俄罗斯联邦会议联邦委员会主席米罗诺夫时高度评价中俄关系。他说,“中俄关系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日见成熟。两国高层交往密切并已实现机制化。双边关系的政治、法律基础不断加强。双方在经贸、科技、人文等领域的合作成效显著,地方和民间交流不断发展,在国际和地区事务中保持了密切磋商与合作。”【2003年8月5日20:49中新社网站。http://jczs.sina.com.cn。】

  总理定期会晤机制

  从1996年12月中俄两国总理第一次定期会晤开始,到2003年9月,中俄两国总理共进行了八次定期会晤。他们签署的文件比两国元首互访中所签署的文件更多。在1997年6月两国总理举行第二次定期会晤中,李鹏总理同切尔诺梅尔金总理签署了《中俄两国政府首脑定期会晤机制及其组织原则的协议》。根据这一文件,两国总理的会晤每年不少于一次,在中俄两国轮流举行。在这次定期会晤中,中国副总理李岚清和俄罗斯副总理涅姆佐夫签署了《中俄总理定期会晤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纪要》。根据这次会晤的决定事项,双方做了大量工作,取得了重要的实质性的成果。经贸、科技、运输、核合作等分委会都召开了会议,各方面的工作都有不同程度的进展。这说明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已将双方主要领域的合作纳入两国政府的宏观协调和指导之下,对推动这些领域的合作及中俄关系的深入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后在1998年和1999年举行的第三和第四次定期会晤时,两国政府都表示愿意进一步发挥这一机制的作用。2000年俄罗斯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俄新总理卡西亚诺夫访华并与朱镕基总理举行了中俄总理第五次定期会晤。两国总理同意新成立航天合作分委会和银行合作分委会。双方就在中俄总理定期会晤机制下设立两国政府副总理级教育、文化、卫生、体育合作委员会达成原则一致。这次会晤中,双方签署了《关于1997年6月2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建立中俄总理定期会晤机制及其组织原则的协定的议定书》,使中俄总理定期会晤更加制度化。2001年9月、2002年8月和2003年9月两国总理又进行了第六、第七和第八次中俄总理定期会晤。

  自1996年以来,在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下的各委员会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活动,其中以教卫文体合作委员会的活动尤为引人注目。2000年11月中俄总理第五次定期会晤期间,两国决定在总理定期会晤机制下设立教卫文体合作委员会,其主要任务是推动中俄在教育、科学、文化和体育等人文领域的合作,促进两国人民的思想、感情和心灵的交流,增进两国的相互理解与信任,为俄中世代友好打下牢固的社会基础。俄罗斯副总理加林娜·卡列洛娃和中国国务委员陈至立领导着这个委员会。几年来,该委员会下属的教育、文化、科技、卫生、旅游合作分委会以及电影合作和媒体合作工作小组相继建立并积极工作,不仅制订了各领域的合作计划,还组织实施了一系列具有实质意义的合作项目与活动,取得了显著成效。中俄相继在对方举办了大规模的高校展,而且从2003年起每年都要进行这一活动;双方举行了“中俄百所大学校长交流研讨会”,推动了两国高校之间的直接交流与合作;北京大学与莫斯科大学已经组建联合研究生院,喀山大学也将与中国高校组建联合研究生院。中俄总理第七次定期会晤决定提高中俄教文卫体合作委员会的作用和效率,将中俄人文领域的交流提高到一个新的高度,其主要措施有:进一步加强中俄教育合作,加快建立联合教学机构,促进两国高校、学者、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密切交往与联系;加快制订关于相互设立文化中心的政府间协议;定期在对方国家举办文化节;中方将积极参加圣彼得堡市建城三百周年庆祝活动;推动在对方国家推广各自在医药领域的成果,完成有关建立中医在俄行医许可机制的工作;在俄罗斯举办中医中药展,在中国举办俄现代医疗技术展等等。

  2003年9月,俄罗斯驻华大使罗高寿在谈到中俄两国政府总理定期会晤机制时指出:“我们已感到习以为常的是,两国总理每年轮流在俄罗斯和中国举行会谈。这种会晤的组织基础是1996年底建立起来的俄中两国政府总理定期会晤的机制。两国领导人彼此协商确立了这一机制,目的在于协调两国在各个领域的合作——经贸、军事、科技、能源、运输、核能和其他方面,其中包括具有战略意义的大型项目和长期合作计划。新机制取代了1984年设立的苏中经济、贸易和科技合作委员会。”他认为,中俄两国总理定期会晤机制的国际法基础,就是俄罗斯联邦政府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1997年6月27日签署的《俄中两国政府首脑定期会晤机制及其组织原则的协定》,以及后来签署的四项政府间议定书。

  边境安全合作机制

  1996年4月,在中俄两国元首宣布建立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同时,中国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五国元首在中国上海共同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协定》,规定了防止边境地区突发军事冲突的有关措施,其中包括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互不进攻;不进行针对对方的军事演习;限制军事演习的规模和次数;相互通报100公里纵深地区重要军事活动情况;加强边境地区军事力量和边防部队之间的友好交往等。

  1997年4月,中、俄、哈、吉、塔五国又在莫斯科签署了《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按照协定,中国与俄、哈、吉、塔各方将把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裁减到与睦邻友好相适应的最低水平,使其只具有防御性;互不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不谋求单方面的军事优势;双方部署在边境地区的军事力量互不进攻;裁减和限制部署在边境两侧各100公里纵深的陆军、空军、防空军航空兵、边防部队的人员和主要种类的武器数量,确定裁军后保留的主要数额以及裁减的方式和期限;交换边境地区军事力量的有关资料。

  以上两项协定是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政治、军事文件,它对于加强中俄两国的睦邻友好关系具有重大意义,为维护中俄边界的稳定与安全、和平与安宁、信任与合作奠定了崭新的国际法基础。中国与俄罗斯等四国通过对话协商、加强信任、裁减军事力量等措施维护国家和地区的安全。

  2004年1月,上海合作组织的常设机构——秘书处的建立,标志着中、俄、哈、吉、塔、乌六国边境安全合作机制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该组织秘书长张德广指出:秘书处的成立“将确立上海合作组织作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国际组织的地位。常设机构是国际组织作为实体存在的重要象征。因此,可以说,以秘书处的成立为标志,上海合作组织将正式结束初创阶段,开始以一个日趋完善成熟的国际组织的形象展现在世人面前。其次,秘书处的成立将对组织的正常运作和各项活动的有效开展发挥重要促进作用。随着上海合作组织的发展,其框架内各种会晤机制日益增多,各种合作领域不断扩大,各种交往活动日趋频繁。秘书处成立后,将充分发挥其中枢协调功能,使组织的各项活动更加规范有序,更加积极有效。第三,秘书处的成立将极大地活跃组织的对外交往。对外开放、广泛交往是上海合作组织的一个重要宗旨和原则。近年来,国际社会对上海合作组织的关注和兴趣日益增大,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际组织表示愿意与上海合作组织建立联系,开展合作。本组织各成员国也对秘书处在这方面发挥作用寄予厚望。相信秘书处未来一定会担负起这一职责,成为该组织开展对外交往,展示和平、友好、合作国际形象的重要渠道和窗口”【《世界知识》2004年第1期。】。

  两军合作机制

  根据两国军队间的合作关系机制,两国军事部门之间会晤和沟通定期举行。不仅在两国的国防部和总参谋部之间,而且在两国的边境驻军之间也建立了定期会晤机制。

  两国国防部之间是较早采取定期会晤机制的。根据两国国防部长的定期会晤制度。每逢重大事件之前,两国国防部长就进行会晤沟通。2001年7月签订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规定:当条约一方受到侵略或威胁时,两国立即展开磋商,从而使中俄发展军事合作关系具备了法律依据。根据这一精神,中俄两国国防部的会晤与接触日趋频繁。2002年12月,在中俄两军总参谋部举行的第六轮磋商之际。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说,作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重要内容之一的中俄两军总参谋部磋商机制运行良好,对于双方在重要国际和地区问题上加强相互沟通、理解和支持,对于巩固两军友好合作乃至两国战略协作伙伴关系都发挥了积极的作用。【http://big5.chinanews.com.cn:89/gate/big5/www.chinanews.com.cn/2002—12—19/26/255377.html。】2003年9月30日至10月2日,两军总参谋部在莫斯科举行了第七次战略对话,双方在许多国际和地区问题上达成了共识。【国际在线:中国报道2003—12—1213,http://gb.chinabroadcast.cn/41/2003/12/13/105@20687.htm。】

  除两军高层外,中俄两国边境地区的有关部门也频繁接触。1998年8月,两国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与俄罗斯联邦边防局关于信息交流办法的议定书》,使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省军区与俄联邦边防局远东地区管理局之间的合作更加有计划、有目标地实施。这种合作采取以下形式:共同采取措施维护经营与渔猎活动区的边界制度;交流信息及分析边界和边境地区形势并预测其发展;协调有效保证边界和维护边界制度的措施;预防事件和冲突局势的发生;实行协同措施以制止边界上的违法行为;在搜寻和扣留破坏边界制度者方面互相提供帮助。2002年,中俄边境驻军之间的会晤机制开始建立。2月22日至23日,中俄边境地区驻军高级将领先后会聚俄罗斯布拉戈维申斯克市和中国黑龙江省黑河市,磋商加强双方交往与合作,进一步巩固两国广大接壤地区的稳定。两军边境驻军高层会晤,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是第一次。据悉,这样的会晤今后将不定期举行。【人民网日文版,http://fpj.peopledaily.com.cn/2002/01/28/chinese20020128_13713.html。】

  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

  为促进两国民间交流,中俄两国建立了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宗旨是加深中俄人民之间的相互理解和传统友谊,促进睦邻友好合作,巩固和扩大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社会基础。从1997年4月委员会成立到2003年上半年,委员会先后组织了近30起活动,在巩固和扩大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社会基础方面做了大量实际工作,对增进两国人民相互理解与信任、促进睦邻友好和互利合作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成为中俄民间友好的重要纽带和中坚力量,受到两国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国际在线:中国报道。http://online.cri.com.cn/773/2003—9—10/123@305866.htm。】

  2000年10月,委员会举行了以“委员会在拓展中俄经贸与科技合作中的地位、作用和任务”为主题的第三次全体会议,得到两国领导人的赞赏。江泽民在给会议的贺词中说:“委员会自1997年成立以来,已度过三个春秋。这期间,委员会始终遵循创立之初确立的宗旨,为加深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和友谊,促进中俄睦邻友好,推动各领域的互利合作开展了一系列有益的活动,取得了显著成果。这与双方委员的艰辛劳动是分不开的。”他希望委员会多为两国具体领域的合作献计献策,努力向两国政府提出好的建议和设想,把中俄友好合作事业不断推向前进。普京的贺词也指出:“过去几年,委员会在经济和人文领域举办了一系列大型双边活动,为加深我们两国人民的相互理解,扩大友好交流作出了显著的贡献”;并说:“委员会由两国各方面权威和知名人士组成,在实业、文化和科技界拥有巨大影响,应使其积极参与实现两国元首2000年7月在北京制定的宏伟目标。”【《光明日报》2000年10月20日。】

  2003年9月,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在北京举行了以“改进和完善委员会工作”为主题的第五次全体会议。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胡锦涛和俄罗斯联邦总统普京分别向会议发来贺词。胡锦涛在贺词中指出:“中俄关系的持续深入发展,要求双方不断巩固和扩大两国关系的社会基础,这是一项具有战略意义的系统工程,需要两国社会各界、各部门、各地区长期不懈的广泛参与和积极推动。委员会在这方面大有可为,各位委员肩负着光荣的使命”;并表示愿与普京总统一起,“一如既往地全力支持委员会开展工作”【新华网2003年9月10日电,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026/2082323.html。】。普京在贺词中指出,具有历史意义的《俄中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确立了俄中协作的新水平,这要求双方大力加强两国伙伴关系关键领域的工作。委员会应切实成为两国民间交流行之有效的机制,在深化两国人民各个层次的对话方面发挥重大作用。当前,重要的是巩固俄中双边关系的社会基础,使两国青年一代继承友好和信任的传统。吸收社会各界代表广泛参与俄中合作也至关重要,这包括两国科学文化和教育领域的著名人士、实业界和地区代表。会议签署了《中俄友好、和平与发展委员会活动指导原则的协议》,进一步明确委员会的性质、任务和指导思想。

  其他有关合作机制

  除以上影响较大的运行机制外,中俄两国还建立了其他有关合作机制。如两国议会之间也建立了相关机制。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吴邦国在2003年9月与俄罗斯总理卡西亚诺夫会见时指出,“《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的签订从法律上保证两国关系长期健康稳定地发展。我们高兴地看到,中俄之间的合作机制正在不断完善并有效运转。”他认为,“中国全国人大同俄罗斯议会上下两院的友好交流和合作已经机制化,领导人互访频繁,各专门委员会之间往来密切。中方将同俄方一道,继续开展多渠道、多层次的交流。”他还认为,中国全国人大重视与俄边疆州、区的交往,欢迎这些地区的议员访华,推动双边互利合作不断发展。卡西亚诺夫则说,“俄中两国间有着全面的合作机制,两国元首及各级政府领导人之间、企业家之间都有着良好关系,两国立法机构交流在双边关系中也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所有这些交流将两国间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推向新的高度。”【中国新闻网2003年9月24日。http://news.sina.com.cn/c/2003—09—24/1950812969s.shtml。】

  中俄两国地方政府一级和民间各层次的交往机制也逐步建立。截止2002年底已有友好城市和省州62对,经贸结对省州9对。中国与俄罗斯边境线最长的黑龙江省从2002年年初开始着手建立同俄罗斯远东与外贝加尔各联邦主体一对一的地方政府领导人定期会晤机制。迄今已与哈巴罗夫斯克边区、滨海边区、阿穆尔州、犹太自治州及赤塔州政府分别进行了磋商,就双方会晤的原则和工作方法等交换了意见并达成共识。这一会晤机制已经启动。黑龙江省与俄罗斯上述联邦主体政府领导人定期会晤机制仿照中俄两国总理会晤机制的做法:双方政府领导人(中方省长和俄方州、边区行政长官)轮流每年会晤一次,就上年合作情况做出总结,对下年的合作进行规划并磋商解决有关合作的重大问题;下设由副省(州)长领导的文化交流工作组和经贸科技合作工作组。这两个组在省(州)长会晤前开会,对合作问题进行初步商讨,为省(州)长会晤做准备。其中的科技经贸合作工作组下设能源、工业大项目、农业、科技、森林采伐和木材加工、互市贸易区、口岸建设、旅游等专项工作小组,可视必要性随时召开会议,研究解决双方合作中的具体问题。这种机制化的安排,对黑龙江省与邻近的俄罗斯各联邦主体之间的友好交往和各方面合作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从1997年3月到2002年2月,中俄边境地区检察机关也进行了3次会晤并签署《会晤纪要》,双方一直保持着高层交往,人员往来和交流增多,曾直接合作成功办理了一批走私贩毒、抢劫杀人、拐卖妇女儿童、诈骗、偷逃税和偷越国境等案件,双方检察机关已形成了良好的司法互相协作机制。根据这一机制,吉林省检察机关曾通过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和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院和伊尔库茨克州检察院,成功引渡贪污巨款的该省东辽县农资公司满洲里办事处副主任王德宝。据说,这是中俄司法引渡第一案。【《检察日报·明镜周刊》2003年6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