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思想体系成熟的理论表现

  毛泽东思想体系达到成熟表现在:

  (一)在政治思想方面,新民主主义政治理论更加系统化

  第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和政策更加系统完整。在国共合作的北伐战争时期,党对革命领导权、农民同盟军、革命统一战线、革命的前途等问题,已经有了多方面的思考和探索,毛泽东高度概括党的集体智慧,初步提出了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基本思想。到了抗日战争时期,随着革命实践的发展,党和毛泽东系统地总结了中国革命的经验,使新民主主义革命的理论得到了多方面展开而达到成熟。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总结的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是中国革命的三个基本问题,是战胜敌人的三个主要法宝。在《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中,对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对象、任务、动力、性质和前途问题,作了全面的、深刻的论述,从而,阐明了中国革命的基本规律。随后,在《新民主主义论》中,分析了中国新旧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特点,论述中国新式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与世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论述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并制定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在政治、经济和文化方面的基本纲领等。这表明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同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的发展和成熟。这三篇光辉著作,是毛泽东思想达到成熟的主要标志。

  第二,统一战线的理论和策略更加丰富和完善。在党的二大上,曾作出建立民主联合阵线的重大决策,但未能具体解决和国民党合作的途径。在国共合作时期,党确定关于国共合作的方针政策,实现了第一次国共合作。但是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策略上,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党和毛泽东总结和吸取了以往在这个问题上的经验教训,从革命斗争的实际出发,成功地解决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系列问题。毛泽东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目前抗日统一战线中的策略问题》和《论政策》以及周恩来的《论统一战线》等。这些著作,论述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理论和政策、原则和策略方针,着重说明了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可能性;强调了党在统一战线中必须争取领导权,坚持独立自主的原则;阐明了对民族资产阶级实行又联合又斗争,以斗争求团结的斗争策略,提出了发展进步势力,争取中间势力,孤立顽固势力的策略总方针;利用矛盾、争取多数、反对少数、各个击破和对顽固派实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原则等等。从而,使统一战线的理论和策略进一步成熟发展。

  第三,关于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理论的系统化和完整化。在土地革命战争的前期,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创立了以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理论,回答了红色政权的发生、存在和发展的原因以及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基本战略——实行“工农武装割据”的问题。但是由于我们的力量较小,并没有真正形成农村包围城市的局面。随着革命斗争实际的发展,到了这个历史时期,毛泽东以巨大的精力对两次历史转变的经验进行了总结,又写出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战争和战略问题》等著作,进一步分析了中国社会和中国革命的特点。指出:“中国的特点是:不是一个独立的民主的国家,而是一个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家;在内部没有民主制度,而受封建制度压迫;在外部没有民族独立,而受帝国主义压迫。因此,无议会可以利用,无组织工人举行罢工的合法权利。”【《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42页。】进一步发挥了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特点和优点的思想,“革命的中心任务和最高形式是武装夺取政权,是战争解决问题。”【《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41页。】并论述了武装革命夺取政权的问题上,中国同一般资本主义国家不同的道路,指出:“共产党的任务,基本地不是经过长期合法斗争以进入起义和战争,也不是先占城市后取乡村,而是走相反的道路。”【《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42页。】此外,还阐明了中国必须走农村包围城市道路的政治、经济上的原因。从而使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理论更加系统化和完整化。

  (二)在经济思想方面,革命根据地经济建设的理论和政策的完善、发展

  在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撰写了《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和财政问题》、《必须学会做经济工作》等著作。刘少奇也写了《关于减租减息的群众运动》等。在这些著作中,明确地提出“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91页。】在这个方针下,深刻地阐明了经济和财政的关系,强调要从发展经济上来谋求解决财政困难的出路。指出既要反对陈旧的保守的观点,又要反对空洞的不切实际的大计划。在发展经济上必须坚持正确的路线,一定要采取精兵简政、减租减息的正确政策。并制定了经济建设的具体方针,这是:实行以农业为主的农业、畜牧业、工业、手工业、运输业和商业全面发展的方针;实行“公私兼顾”和“军民兼顾”的方针;实行统一领导,分散经营的方针;实行努力生产,厉行节约的方针;实行组织起来的方针。在这个时期,毛泽东又明确提出“新民主主义经济”的概念,阐明了新民主主义的三大经济纲领。即“大银行、大工业、大商业,归这个共和国的国家所有”,“不没收其他资本主义的私有财产”,保护民族资本,“没收地主的土地,分配给无地和少地的农民”,并在这基础上发展“各种合作经济”。【《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678页。】这些都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革命根据地思想的完善,并发展为完整的科学体系。

  (三)在军事思想方面,人民军队的建设和战略战术原则更加具有理论化和系统化

  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和抗日战争时期,党和毛泽东对于人民军队建设的思想和战略战术原则作了明确的概括和阐述。毛泽东先后发表了《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和《战争和战略问题》等一系列的军事科学论著,朱德也发表了《论抗日游击战争》、《论解放区战场》等主要军事著作。在人民军队建设的问题上,规定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指出:“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47页。】。这是对古田会议决议的发展。还规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人民军队的“唯一的宗旨”并在军队打仗、筹款和做群众工作三项任务和八路军政治工作的基本原则都作了更加明确而完整的概括。在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原则问题上,深刻地揭示了抗日战争的发展规律,明确地提出了人民战争的指导思想,强调“兵民是胜利之本”,【《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509页。】规定了实行人民战争的路线,制定了必须实行持久抗战的总方针,论述了抗日战争的战略地位,制定了独立自主的山地游击战的战略方针,又根据实践的经验,最后完整地形成了基本是游击战,但不放弃有利条件的运动战的战略方针。毛泽东还深刻地论述人民战争的具体战略战术。指出:第一,坚持主动地、灵活地、有计划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和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的原则;第二,坚持和正规战争相配合的原则;第三,坚持“建立根据地”的原则;第四,正确解决游击战的“战略防御和战略进攻”的问题;第五,必须创造条件“向运动战发展”;第六,正确解决“指挥关系”。【《毛泽东选集》第2卷,第407页。】所有这些说明,党和毛泽东关于人民军队的建设和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已经推进到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

  (四)在文化教育思想方面,创造性地提出一系列的文化教育工作的理论

  在土地革命战争中期,毛泽东曾提出苏维埃文化教育的总方针,即以共产主义的精神教育广大民众,使文化教育为革命战争与阶级斗争服务,使教育与劳动联系起来。在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先后撰写了《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青年运动的方向》、《大量吸收知识分子》、《新民主主义论》、《改造我们的学习》、《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等著述,全面地提出了一系列建设新民主主义的理论、方针和政策。这是:发展以共产主义思想为指导的反帝反封建文化,建设民主的科学的大众的新民主主义文化;阐述了文化与政治、经济的关系以及文化工作在革命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出了发展新民主主义文化必须有批判地吸收外国文化和我国古代文化精华的思想;纠正轻视知识分子的错误,正确地指出知识分子在中国革命中的作用;指出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提出用文化团结人民、教育人民的思想等,从而使文化教育工作的理论达到成熟的阶段。

  (五)在党的建设思想方面,更加充实和完备。

  毛泽东等党的领导人到达陕北以后,认真地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和教训,十分重视党的思想建设、政治建设、组织建设和作风建设。在这个历史阶段中,毛泽东相继发表的主要著述有:《实践论》、《矛盾论》、《中国共产党在民族战争中的地位》、《改造我们的学习》、《整顿党的作风》和《反对党八股》等。刘少奇发表的著述有《论共产党员的修养》、《论党内斗争》、《论党》等。在这些著作中,深刻地阐明了党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系实际的思想路线,而且着重从思想上建设党;科学地分析了党内矛盾的性质,提出了“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正确方针,解决了党内的矛盾和处理党内斗争的问题;在实践上创造了整风运动的马克思主义教育的最好形式,使党的建设的思想更加完善化。

  (六)在哲学方面,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于各个领域,使毛泽东哲学思想体系臻于成熟

  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和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为代表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创造性地把马克思主义哲学运用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和党的建设等领域,批判了这些方面的“左”的和右的错误以及唯心主义和形而上学的观点,结合中国革命的实践,在哲学方面作了理论的概括,提出了正确的思想路线和一系列的方针政策。如:在《中国革命战争战略问题》、《论持久战》、《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战争和战略问题》等,把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运用到军事上,系统地阐明中国革命战争的特点和发展规律;在《矛盾论》和《实践论》中,运用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辩证法,从哲学方面总结党的历史经验,系统地论证“左”右倾机会主义者的思想根源,为中国共产党规定了正确的思想路线;在《新民主主义论》、《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运用哲学的基本原理系统地论述了文艺理论的来源、本质、作用和发展规律;毛泽东的《改造我们的学习》、《关于领导方法的若干问题》和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等,把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运用于党的建设中,提出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理论和实践相统一,一般和个别相结合的领导方法等思想。因此,这个时期是毛泽东思想最生动、最丰富的时期。

  综上所述,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和抗日战争时期,以毛泽东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把马列主义与中国革命实践相结合推向一个新的阶段,形成了适合中国革命实际的完整理论和一系列的路线、方针和政策,促使毛泽东思想体系达到完全的成熟。这从根本上保证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也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