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四、奔袭蒋集 活捉匪首

  为开辟新区,淮泗便衣队在淮泗县人民政府县长张缉五带领下、奔袭运河岸上之蒋集,逮捕了几个主要的土匪头子和土顽头子,我新区人民政权迅速建立。

  京杭大运河从徐州市伸向东南,流经淮阴市,日寇利用大运河作为一条水上交通线,并作为分割我淮北抗日根据地和淮海抗日根据地的一条封锁线。在运河岸上日寇建立了一个一个据点,利用国民党反共顽固分子韩德勤及其所属王光夏部,并利用当地的土匪,残杀抗日军民,以维护其运河交通线,并分割我抗日根据地。

  一九四零年秋,刘少奇同志从淮北去淮海,随带少数人员,就是经泗阳县的南新集(后我划为淮泗县属)穿过土匪头子、王光夏反共军霸占的地方,从日伪在运河岸上的据点之间冒着风险秘密通过。1941年冬,淮泗县人民政府县长张辑五,派徐恒茂同志到运河北,联络爱国士绅和抗日青年。1942年春,张辑五县长和县公安局长王华率领独立大队两个连和淮泗便衣队,奔袭大运河岸上的蒋集等地,逮捕土匪头子,消灭土顽,开辟新区。

  蒋集地处江苏省泗阳县和淮阴市交界处,是淮阴市西、运河岸上的一个集镇。其北是来安集,其东南是码头,都是日伪重要据点。

  早春二月,大地复苏。部队在陈集(南新集西南)附近集合后,于傍晚开始行动。经过五十多华里的夜行军,在当地爱国人士吴宗琨先生的联络配合下,部队在三岔附近顺利地渡过了运河,到达蒋集附近。淮泗便衣队的任务是逮捕土匪头子范进堂及其同伙。

  范进堂,家住范庄,他的父亲名叫范小猴子。范小猴子原是淮阴市西郊、运河岸上有名的青帮头子,也是臭名远扬的土匪头子。范小猴子死后,按照帮派的规矩,范小猴子的儿子范进堂继承其父的衣钵,成了当地的青帮头子兼土匪头子,有人对他们父子分不清楚,也有称范进堂为“范小猴子”。

  日寇侵占淮阴市后,范进堂带领他的帮派徒弟,一面和日寇勾结,不仅在运河上照常抢劫商旅,而且配合鬼子捕杀抗日军民,拦截我军过往人员;一面和国民党反共顽固分子王光夏串通,成为王光夏在淮阴西郊运河岸上阻拦我军交通的“拦路虎”。

  淮泗便衣队队员赵公正,家住南陈集。1940年时原在我顺河区人民政府当通讯员,被范进堂帮派在南陈集的左二麻子得知,他向淮阴的鬼子报告。日伪以“儿子当新四军”为罪名,将赵公正同志的父亲赵柱天老人抓走。不久,从淮阴市传出消息,说看到日本兵在淮阴大闸,把赵柱天老人装进口袋,丢到河下去。赵公正母亲得知后,悲痛之极,按照当地风俗,在许庄为赵柱天老人作了召魂葬。

  事过将近二年后的一天,便衣队那天在裴圩子住,赵柱天老人突然找来。这使赵公正和便衣队所有的同志完全难以想像。交谈中,才知赵柱天老人是从东北朝鲜族一个煤矿跑回来的。原先传说在老人被抓后,被日本兵丢入运河的,是另一个被抓去的人。鬼子把赵柱天老人押送到东北,强迫老人和其他地方被抓去的中国人在煤窑里挖煤。泗阳是酒乡,赵老有烟瘾和酒瘾,管理人员中有个中国朝鲜族的人,对赵老非常同情,以赵老有烟瘾酒瘾,影响煤井安全为由,把赵老弄出来戒烟酒。利用这个机会,帮助赵柱天老人搞了一个假良民证,让赵老逃了出来。

  在这次行动之前,赵公正前去南陈集侦察过。他的父亲逃回来后,不能回家,暂在赵公正的舅父家躲藏。赵公正舅家也在范庄,而且和范进堂家是亲戚。

  便衣队由赵公正带路,到达前堆。按事先侦察得到的消息,前堆村孙宏文的儿子娶媳妇,范进堂要去吃喜酒,计划利用范进堂来吃喜酒之时逮捕范进堂。

  便衣队在村边一条沟里隐蔽,赵公正和刘春涛进入孙宏文家,喜宴还在进行,可就是不见范进堂。赵公正和村里人都很熟,因而对喜宴毫无惊动。

  “范进堂怎么没有来?”赵公正问一个熟人,回答是:“刚刚回家去了!”

  范进堂一伙,以及国民党地方反共武装,从他们得到的情报,都说新四军在五十华里之外,因而没有戒备。我经过几十华里行军,赶到前堆村,以赶喜宴的时间来说必然是晚了一些。

  陈世锦队长听了汇报后,当即决定到范进堂家里去逮捕范进堂。在赵公正带路下,便衣队到达范庄。陈世锦同志考虑到范进堂狡猾多变,而又具土匪的野蛮性格,决定采取路过驻防的样子,在村里家家看房子,其实还是围住范进堂家,准备看到了人再动手,也为了尽可能不惊动他的徒弟。

  在范进堂的大门附近,陈世锦大声说:“各连连长到这里来。”在房子里的范进堂被惊醒,细心在听。

  “现在准备驻防。一连住东头,三连住西头,二连跟营部住前村,四连住后村。马上去看房子。注意布置好警戒,抓紧时间让部队休息。”

  范进堂听到的是过往部队住房子,这在过去也曾有过多次,不值得大惊小怪,加上吃喜酒时那么多徒弟敬酒,喝了好多,弄得饭也没多吃,早早回到家,倒在床上懒得动。

  便衣队在范进堂家院的周围,以驻防的样子布置妥当后,赵公正、刘春涛、徐华才去叫范进堂的门。进入范家,原来估计范进堂和小老婆住在一起,先进入他小老婆的房间。可是一看他小老婆独自一人,几个队员都很诧异。于是立即进入范进堂大老婆的房间,这才看到范进堂和大老婆在一起。

  刘春涛、赵公正、徐华进入范进堂睡觉的房间。范进堂看到是几个穿便衣的,特别是看到赵公正,吃了一惊,觉得不妙。他迅速地从被窝里把手伸出去拿枪,而我三个便衣队员已经扑了上去,范进堂的手被抓住,枪被抓住。他个头不小,可在床上一点劲也用不上,瞪着眼,摇着头,被我生擒。

  范进堂被拉出房间,他那个大老婆,利用穿衣服我队员避开之时,把范进堂的手枪子弹藏到马桶里,后来检查时才被发现。

  逮捕范进堂后,陈世锦队长派出两个小组队员,赶到盛庄。采取在盛庄村外等的办法,逮捕了范进堂的把兄弟、土匪头头李守仁、李守义弟兄两个,接着逮捕了汉奸王二麻子和吕霞连等。经过调查和逮捕的土匪头子的供词,查明国民党蒋集区区长郑少儒,和日伪勾结,利用土匪破坏抗日斗争的大量罪行。根据淮泗县人民政府决定,我将郑少儒逮捕,并歼灭了其区公所及区队。

  1942年3月,淮泗县蒋集区人民政府在蒋集宣告成立。不久,又建立了袁集区人民政府。抗日根据地向淮阴市郊发展。

  1942年5月11日我二师五旅十四团,在宋文同志指挥下,在运河岸上三岔伏击鬼子运粮船队,打死打伤鬼子百余名,生俘鬼子两名,歼灭伪军一个中队。日寇的运河水上交通受到威胁,我淮北和淮海交通线得以畅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