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九、夜袭豆瓣集南岸 “擒贼先擒王”

  在淮泗独立团首长指挥下,陈世锦带领便衣队作为突击队,夜间摸进敌据点,采取首先抓住敌军头头的办法,命令其下令投降。一枪未发,拔除敌据点,俘伪二十八师的一个连。

  一九四四年春,在淮北《拂晓报》上,有一则新闻说:我淮泗便衣队,在淮泗独立团二连的配合下,一枪未发,拔除了豆瓣集南岸据点,俘获伪二十八师一个连全部人枪。中共江苏省泗阳党史办公室编印的《泗阳史料选》第二辑中,在便衣队活动片断一文[吴太生、卜银生整理]中,对这次战斗有所记述。

  豆瓣集南岸据点,地处淮阴市西,京杭大运河岸上。其北岸是豆瓣集据点,其西南是头堡据点,都是日伪在一九四三冬大扫荡后新建立的据点,豆瓣集驻伪二十八师一个团,头堡驻伪二十八师特务营。豆瓣集南岸据点,驻防伪军一个连,和豆瓣集隔河,以豆瓣集为依托,和其西南的头堡据点相互支撑,制约我在京杭大运河南的行动,维护其运河交通。

  为配合四师主力的春季攻势,粉碎日伪的“蚕食”,淮泗独立团首长决定,拔除豆瓣集南岸敌据点。任务由淮泗便衣队和独立团二连执行。独立团团长康平统一指挥,淮泗县副县长魏其虎协助。

  经多方侦察后,研究作战方案时,淮泗独立团团长康平同志提出由二连一个排和便衣队组成突击队。陈世锦同志考虑,那样不便指挥。建议由便衣队作为突击队,二连作为二梯队。他提出由便衣队摸进敌人据点,采取“擒贼先擒王”的办法,首先抓住敌人的头头,可以比较顺利地全歼敌人。得到康团长同意。

  一个天色漆黑的夜,淮泗便衣队四十一个人,和二连一起,经过几十华里的夜行军,从头堡据点旁绕过,来到豆瓣集南岸的敌据点附近。

  敌人这个据点,建有大大小小炮楼,四周修有圩壕。壕深约三米左右,圩壕边有芦柴、铁蒺藜。圩壕外百米内的树全部被砍光,形成一片开阔地。为了攀越圩壕,便衣队带了几根船上用的带勾的竹篙。

  到敌据点附近后,陈世锦进行仔细的观察后,带领三名队员,拿着竹篙,利用夜幕,静悄悄的接近圩壕。

  突然附近村庄的狗狂叫起来,惊动了圩门楼上的伪军岗哨。伪军岗哨大声喊:“什么人?干什么的?”

  我便衣队员对敌人岗哨听见狗叫而大喊大叫,见识多了,不仅不以为然,倒发现了敌人岗哨的位置。在隐蔽观察中,听见岗楼上有人说:“注意,南面狗叫,小心新四军摸哨。”

  陈世锦带队员在圩壕边耐心地隐蔽观察,渐渐地又变成鸦雀无声,这才在圩壕边轻轻地搬开芦柴,剪断铁丝,拔开铁蒺藜,慢慢地将竹篙插入圩沟,顺竹篙滑入圩壕,爬过深水,搭成人梯,用竹篙勾子钩住圩壕上的树,然后爬上圩壕。

  圩子里一片沉寂,陈世锦向刚才岗哨喊叫声的地方摸去。摸到岗楼,发现岗哨缩着脖子,看来他喊叫了一阵后,却打起了瞌睡。陈世锦猛扑上去,双手掐住那个岗哨的脖子,压住声音却又严厉的说:“别动,敢动,我就掐死你!”

  敌人这个岗哨被掐的上气不接下气,被惊吓的魂不附体。陈世锦感到他已无反抗之力,才松开手。那个岗哨全身哆嗦,声音嘶哑地直叫:‘饶命!”“饶命!”“求老爷饶命!”并跪在地下连连磕头。

  “你们连长在哪里?”

  敌岗哨头也不抬,结结巴巴地说:“在,在,在大炮楼二楼上。”

  “大炮楼有多少人?”

  敌岗哨回答:“楼,楼下一个排,炮,炮,炮楼旁边,一,一个排。还,还有一个排在几个小炮楼里。”

  没有时间多问,陈世锦指示队员迅速找过沟的跳板,找到后指挥两人迅速地架上。王玉明副队长带领突击队的后续人员,从跳板上进入圩内,各突击组按预定方案,分头行动。

  陈世锦把敌岗哨交给一个队员看管,带领部分队员迅速的跑向大炮楼。进入大炮楼,看到炮楼里一楼的敌人都在睡觉,他连问也不问,带领两个队员轻轻的上了二楼。他从敌人岗哨口中知道伪军连长在炮楼的二楼,伪连长是这个据点的头头,擒贼先擒王,他要先抓住伪军连长。

  伪军连长姓杜,是驻豆瓣集据点二十八师那个团的团长的亲信。这个连的副连长叫李士祥,却是伪旅长李小天小老婆的“座上客”。经常在据点坐镇的,当然就是这个姓杜的连长。

  这天晚上,伪连长也是非常负责。他听见狗叫,亲自到哨位查哨,跑了一圈子,觉得一切如常,才回到炮楼里,把驳壳枪挂到床头,脱了衣服睡下。

  陈世锦轻轻地走到伪连长床旁,迅速的地把挂在墙上的枪抓到手,尔后示意队员去动伪连长。

  我一队员去晃了一下,没有晃醒,索性掀他的被子。伪连长被这一掀惊醒,立即伸手去墙上摸枪,摸了一个空。看到枪口指住脑袋,这才垂头丧气地把双手举起。正巧,这时电话铃响了起来。陈世锦命令他接电话,伪连长勉强地拿起话筒。话筒里传来:“杜连长吗?狗叫的很厉害,要严加警戒,不要大意。”

  伪连长听了,哭笑不得地面向陈世锦。看到陈世锦点了点头,他马上对住话筒回答:“是,是,是!”

  这个大炮楼一楼的伪军一个排,在我突击组的喝令下,从梦中惊醒。抬头看见他们的连长被押解下楼,哪个还敢反抗?我队员令其穿好衣服,到大操场集合,一一照办不误。

  在陈队长捉拿伪连长的同时,王玉明副队长带领刘彪等奔向另一个大炮楼。

  刘彪跑的快,跑到炮楼下,左看右看找不到门,急得团团转。王玉明跑到一看,看到刘彪那个样子,一把拉住,带着刘彪到一个凹处,从一矮小的门钻了进去。在王玉明的监视和指挥下,刘彪和张得胜等迅速地收缴了伪军挂在墙上的步枪和弹药。地板上睡了一些人,地板旁有张床,床上睡了一个人,估计是个当官的。刘彪和张得胜上去把睡在床上的人拖了起来,那是一个姓黄的伪排长。尔后拿枪指着睡在地板上的伪军士兵,严厉地叫:“慢慢起来!”“我们是新四军,缴枪不杀!”“不准乱动,哪个不老实,就别想活!”伪兵看看他们的排长耷拉个脑袋,哪一个也不敢乱动。

  独立团二连进入据点后,配合便衣队收缴了几个小炮楼里伪军的枪支,并打扫了战场。

  在我战士拿的手电筒灯光的照射下,伪兵被勒令走出炮楼,在据点的操场上集合列队。经清查,从连长到士兵,一百二十一人。在这之前,敌人从码头据点刚刚开来三条船,运来了一批军用物资,被我一并缴获。带不动的军用物资和大小炮楼一起,被我点火焚烧。

  火光映红了黑夜的天空,惊动了豆瓣集和头堡等据点的敌人。敌人看见火光,砰砰啪啪的乱放空枪。

  当我离开好久以后,大火,爆炸声还在豆瓣集南岸闪闪、鸣响。

  十余天后,伪二十八师驻豆瓣集的一个团和驻头堡的伪特务营,一齐撤逃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