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第二十三章 加强政治思想工作 训练生产掀高潮

第一节  掀起学习毛主席着作热潮

  1960年,中央军委向全军发出高举毛泽东思想红旗,把毛泽东思想学到手的号召,我师迅速掀起了学习毛主席着作的热潮。1963年,毛主席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伟大号 召后,更加激发了干部战士学习的积极性,使学习毛主席着作的群众运动越来越普遍,越来越经常,越来越有成效。全师从机关到连队,从干部到战士,刻苦学习蔚然成风。这次 学习运动,尽管有林彪极力的鼓吹背“警句”、走“捷径”、“立竿见影”、“一本万利”等反动谬论的干扰破坏,但由于广大干部战士对毛主席怀有深厚的无产阶级感情,贯彻 了理论联系实际的原则,成效比较明显,部队的政治觉悟大大提高,精神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

  毛主席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深入人心,共产主义风格大大发扬。部队中,艰苦奋斗、勇挑重担、公而忘私、助人为乐、关心集体、团结友爱蔚成风气。在国民经济暂时 发生严重困难,物资供应紧缺的情况下,大家模范遵守党的政策,不计得失,勤奋工作。家庭和个人生活有困难的同志,也能自觉把党的利益、国家利益、集体利益放在第一位, 不张口、不伸手。当组织上给救济的时候,有的主动转让给别人。578团3营教导员盂顺通,生活克勤克俭,一心为公。1956年,他在汉口学习,驻地建立拖拉机站,主动捐献200元 。1958年,公社刚成立时,他拿出200元献给公社。1 96 1年,他为国家分忧,又把长期积蓄下来的1000元钱支援了人民公社。1 959年至1960年,根据上级指示,我师分3批抽调没 有实战经验的部分干部,到西藏参加平叛战斗。因人数有限,动员后,大家争先恐后,踊跃报名。到西藏后,他们克服各种困难积极参战,大部分同志荣立战功。1965年11月,579 团3炮连战士王海增,因父病回河南开封市探家,2 1日晚11点,开封市博物馆和戏曲学校发生火灾,他听到警报后,立即起床,赶赴火场,奋不顾身,带头冲上二楼,抢救国家财 产。在救火过程中,他头部被烧掉的木头、瓦片多处砸伤,血流满面,群众劝他离开现场,他说:“我是解放军战士,这点伤算不了什么,抢救国家财产要紧。”一直坚持到次日 凌晨大火扑灭后,才被护送到医院治疗。王海增同志奋勇抢救国家财产的英雄行为,受到当地党政机关、军分区领导和广大群众的高度赞扬。开封军分区政治部和文化局给579团来 电、来信表扬了他的事迹,戏曲学校开展了“向王海增同志学习的活动”,师给他记了二等功。同年,578团1炮连在北京杨庄单独执行砂石生产任务。12月29日凌晨2时许,北京古 城四○一工地失火。他们发现后,在“多去一人,增加一份力量;早到1秒,多救一些人民财产”的思想指导下,全连8 1人,除留下4人站岗外,其余77人(包括5名病号、6名炊事 员)在连长昝进臣、指导员汤文荣带领下,不顾深夜漆黑,抄近路,走野坡,径直朝着火光跑去,迅速赶到7里以外的火场。到后,水源少,工具缺,他们就脱下衣服兜土压火。有 的双手、脸上烧起血泡,衣服着了火,仍坚持不下火线。许多同志不顾烟呛火燎,钻进火中抢救物资。消防车赶到后,战士们又积极协助安装水龙带。新战士张风林同消防人员钻 进坑道灭火,1个人抱着水龙头,一.直干了两个小时,浑身上下被水湿透,火扑灭后,工人同志将他送回连队,棉衣已经结了冰。他们奋不顾身、抢险灭火的事迹,受到了工地领 导和工人们的热烈赞扬。北京军区机关营建指挥部专门向军区写了《关于步兵578团1炮连奋勇扑灭火灾抢救国家财产的报告》,并组织工地全体同志开展向1炮连学习的活动。北京 军区政治部在1966年1月1 2日向全区部队批转这一报告时指出:“这是继196师战胜海啸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和320团奋勇扑灭火灾抢救万亩苇田之后,在深入开展学习王杰同志 的活动中,又一件令人十分感动的好人好事。全区部队都应当学习他们这种英勇果敢、奋不顾身的精神。”

  部队通过学习毛主席着作,大大加强了组织纪律性。1962年,部队整编,全师撤销19个连队,调动的干部占全师干部的30.2%,都能愉快服从组织分配。1964年,全师上调、 外调干部365名,支援工业、商业干部361名,绝大多数服从组织决定,按时到达工作岗位。那几年,部队任务繁重,多数分散在农村执行生产和训练任务,全师最多时分布在78个 点上,干部战士模范执行党的政策和群众纪律,绝大多数营、连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和严重事故。1962年,全师5个团全部荣获北京军区颁发的卫生合格证。  在完成军事训练、国防 施工、农副业生产和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中,全体指战员认真学习毛主席关于发扬我军艰苦奋斗、不怕困难、不怕牺牲的优良作风的教导,自觉吃大苦、耐大劳,表现了奋不顾身的 无产阶级斗志和革命英雄主义气慨,各项工作都有大幅度进步,不断呈现出新局面。

第二节  发扬南泥湾精社  大搞农副业生产

  抗美援朝回国后,我师继承战争年代“一手拿枪,一手生产”的光荣传统,利用各种条件,积极发展农副业生产。60年代初期,特别是1961年至1963年,为和全国人民一道战 胜经济困难,全师除少数部队担负训练、施工等任务外,多数部队投入了农副业生产。577团、坦克团在怀来县,578团在涿鹿县,579团在蔚县,炮兵团在宣化,师工兵营在延庆县 、康庄等地,相继向大自然开战,开荒种地。我们种的地人多是边远的山坡地、杂草丛生的荒滩地和盐碱涝洼地。为了向荒山野岭、荒滩河边要粮,各级领导亲自上阵,带领部队 发扬南泥湾精神,战严寒、顶酷暑、斗风沙、冒雨雪,开荒种地,大搞农田建设。广大指战员在“当年开荒、当年生产、当年丰收”的口号鼓舞下,工具不够,自己制造;缺少水 源,靠河的挖河,没河的打井、修渠;肥料不足,千方百计,广开肥源。578团在涿鹿县种的地,过去是烂泥塘、荒草滩,到处是水坑、沙丘,高低相差5、6米。他们大干苦干,挖 掉了几百亩荒草,削平了近千个土丘,填平了上百条大沟,开垦出儿千亩良田。经过几年的艰苦奋战,全师开出的土地,最多时达33000多亩。这些年,年年遇到不同程度的自然灾 害,但仍获得大面积丰收。每年平均亩产杂粮200—300斤,水稻600斤以上。1964年,师通信连种的水稻试验田创造了亩产1370斤的纪录。据196 1年至1963年的统计,全师共收粮 食660万斤,油料作物70万斤,采集各种饲料670万斤,除补助部队生活、增加副业生产收入外,上交国家粮食106万斤。

  在夺取粮食丰收的同时,我师广大指战员热烈响应总部1959年向全军发出的“争取两三年内肉菜、食油全部自给”的号召,采取多种方法,人力发展养猪种菜。除改善部队伙 食外,还直接卖给了国家152头肥猪和28万斤蔬菜。《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战友报》和《张家口日报》等曾多次登载我师养猪、种菜的事迹。与此同时,各单位还先后办 起了酱油厂、粉坊、豆腐坊等,连队伙食普遍得到改善,部队体质明显增强,发病率逐年下降。据1963年师对7020人的身体普查,甲等体格占4 1.7%,乙等占57.5%,有病体弱 的仅占1.2%。部队大搞农副业生产,不仅减轻了国家负担,改善了部队生活,培养了部队艰苦奋斗的思想,而且密切了同当地政府和人民群众的联系。部队投资兴修的许多水利 工程,军、地都能受益。部队大搞科学种田,在塞北地区栽种水稻,对当地农业起了典型示范作用,促进了水稻在当地的推广发展,增进了军政、军民关系。

  1963年冬,随着部队其他任务的加重,我师将蔚县的土地移交给兄弟部队,把康庄的土地退还地方。军农生产由广种薄收转为精耕细作,采用新品种、新技术、新方法生产, 向减地不减产、减人不减收的方向发展,为后来全师建立生产基地奠定了良好基础。

第三节  抗洪抢险  保卫天津

  1963年秋,河北省中部和南部连降大雨,山洪暴发,冀中平原一片汪洋,造成了历史罕见的特大水灾。津浦铁路和天津市人民生命财产受到严重威胁。8月1 0日下午6点,我 师578团、579团奉命派出了3000余人奔赴天津南部一带抗洪抢险。接到命令后,师立即召开党委会,成立前线指挥所,由副师长孙致厚、副政委靳甲夫率领,对部队进行边动员、 边组织、边准备。当时多数部队正分布在近300平方公里的生产点上。各单位虽离登车点远的达100里,近的几十里,但均于当夜两点半赶到宣化、下花园车站集结。经过3天乘车、 坐船和徒步行军,先后到达任丘县赵王河南岸、白洋淀东岸和津浦线上的良王庄、青县地区以及静海县小王庄地区,展开了与洪水的英勇搏斗。

  在抗洪抢险中,全体指战员始终表现了英勇顽强、坚韧不拔的革命精神,做到了拉得出、走得动、顶得住、守得牢。任丘县顺大清河、白洋淀由东北方向通往赵王河的千里堤 ,是保卫天津的水上长城。我师赶到这里,立即接受了由大董各庄向西北沿赵王河南岸长约1 3公里的守护千里堤的防险任务。当时,洪水不断上涨,水位高出天津币面7米多。有 的地方洪水已漫过大堤,有的地段不断渗水,有的新筑堤土质不好,濒于决口。

  578团1炮连组成人墙,及时堵住了洪水

  面对险情,部队发扬奋勇作战的战斗作风,克服重重困难,顶狂风、战恶浪,撑船到1 0里以外的地方运土,加固堤身,加高堤坝,涉水扛芦苇,设立防风障。连续3天晚上都 有6、7级大风,巨浪拍打着堤岸,卷走草把,掀掉木桩,冲开大洞。每逢紧急关头,不论是机关、连队,还是干部、战士,都纷纷跳下去,手挽着手以身护堤。578团1炮连守护的 地段,堤身被冲开4个大洞,并不断扩大。指导员汤文荣立即带领全连奋不顾身地跳人激流,在狂风暴雨、波涛汹涌中组成人墙,挡住水浪,排除了险情。抗洪中,情况复杂,任务 多变,调动频繁,广大干部战士不避艰险,不怕疲劳,哪里需要就奔向哪里,不叫苦,不松劲。在部队转战白洋淀东岸一线完成护堤任务后,578团义奉命开赴马厂碱河执行扒堤任 务。他们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徒步行军60里,一路小跑,按时到达指定地点,无一人掉队。在“时间就是胜利,坚决驯服洪水,确保天津安全”的口号鼓舞下,又连续奋战4昼夜 ,有的手打起泡,肩磨出血,不叫一声苦;有的在齐腰深的急流里作业,毫不畏惧;有的晕倒在没膝深的稀泥里,爬起来再干,圆满完成了任务。27日夜,579团奉命抢修良王庄至 独流镇之间l 300米的铁路地段。当时水位逼近路面,1100米的地段渗水漫水,背面有800米塌陷严重,眼看就被冲垮。他们赶到后,不顾一夜乘车劳累,村不进,饭不吃,跑4里多 路,冲上铁路,立即潜水堵洞,淌水背土,打桩垒堤。经过4昼夜的苦战,筑起了防风、防水两道防线,使津浦路转危为安。随后又全面加固,美化现场。河北省和天津铁路局的负 责同志在巡视这段路基时,赞扬他们“勇敢、机智、干得好”,说“这一段路堤赛似铜墙铁壁”。

  干部战士顶住巨浪抢堵决口

  在抗洪抢险的日日夜夜,部队生活极其艰苦。常常连续几天不能睡觉,饿了吃干粮,渴了饮河水,缺少蔬菜吃咸菜,咸菜没了蘸盐水。在守护千里堤时,部队住在3、4米宽的 大堤上,砍树枝搭席棚,休息时,头枕土块,身铺树叶。有的没席棚和垫草,就铺地盖天,睡在潮湿的地上。由于洪水夹堤,蚊、虫、蛇都到堤上“安家”,到处乱咬乱钻。有个 班,一次在席子底下翻出了7条蛇。堤上做饭困难,干部战士就用高梁杆编笼屉,在油布上和面,铁锹上烙饼,始终保持着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和旺盛的斗志,战胜各种困难。

  在抗洪前线,全体指战员牢记我军宗旨,处处想着灾区人民。部队担任防护千里堤的第二天,洪水猛涨,附近地势低洼的小董各庄受到严重威胁,群众惶惶不安,纷纷搬家。 这时,579团立即组织了抢险队,涉过6华里齐腰深的洪水前去帮助筑堤。白天紧张劳动,夜晚轮班巡逻,奋战3昼夜,筑起了1米多宽、2米多高、800米长的堤坝,保住了村庄。队 伍撤离时,全村男女老少聚集到村口含泪相送。他们感激地说:“你们真是毛主席的好队伍,是俺们的救命恩人”。就这样,全师先后抢险保住了4个村庄1 800多户的生命财产, 为生产队抢涝红薯6000多斤,抢运物资60余万斤。防汛期间,我师还组织了3个慰问组,对受灾群众多次进行慰问。579团临时组织了医疗队,不畏风险,小顾疲劳,整天划着小船 ,背着药包,到被洪水围困的村庄,给群众看病送药,先后6 1次到10个村治病608人次。医疗队热心为群众治病的事迹,在千里堤周围的群众中传为佳话,被誉为“水上医疗队” 。1964年8月,河北省生产救灾委员会编印的《伟人的阶级友爱》一书中,登载了他们的模范事迹。

  经过广大人民群众和解放军的奋勇抢险,津浦路畅通无阻,天津市安如泰山。在这次抗洪斗争中,我师全体指战员的大无畏精神,多次受到北京军区首长、地方政府和广大群 众的赞扬。有1196人立功受奖,占参加防汛人数的39%,其中9名同志荣立二等功,336名同志荣立三等功,11人被评为天津市特级劳动模范,150人被评为天津市劳动模范。57 8团 1炮连,579团1连、4连、9连和5个排、30个班荣立三等功。579团4连被国务院批准为“防汛模范单位”。

  50年代末期,我师为加强基层建设,在部队开展了创先进的竞赛活动。1 960年军委扩大会议结束后,全师认真贯彻会议精神,对部队开展的竞赛活动按中央军委的要求作出明 确规定,即创造“四好连队”,争当“五好战士”。“四好连队”的内容是:政治思想好,军事训练好,三八作风好,生活管理好;“五好战士”的内容是:政治思想好、军事技 术好、三八作风好、完成任务好、锻炼身体好。从1961年起,全师普遍持续地开展了创造“四好连队”和争当“五好战士”的运动。这项运动,每半年组织初评,年终进行总评。 评为“四好连队”的数额,为部队连队数的三分之一,评为“五好战士”的数额,为所在连队士兵数的三分之一。评为“四好连队”的连队发给奖旗,评为“五好战士”的士兵发 给证书和奖章,并给家乡寄去喜报。全师许多连队曾评为“四好连队”。577团重炮连是65军连续10年被评为“四好”的连队,受到军区的表彰。该活动的开展,对加强基层建设, 提高部队战斗力起到了积极作用。但这项全军性的活动,由于受到林彪错误主张的干扰,存后期出现了偏差,于1971年统一终止。

第四节  带着敌情  苦练杀敌本领

  60年代初,苏联领导集团背信弃义,在从政治、经济、军事上对我施加压力的同时,制造了新疆事件,并联合印度反动派,掀起阵阵反华浪潮。在这种国际背景下,盘踞在台 湾的蒋介石集团,妄图窜犯大陆。为随时准备粉碎敌人的挑衅和战争阴谋,全师相继开展了忆阶级苦、忆民族苦、查立场、查斗志、查工作的“两忆三查”运动,以及进行“反修 防修”的教育,投入紧张的战备训练。干部训练,以合成军队战斗概则、战斗条令和毛主席的军事思想为主要内容。部队技术训练,突出抓了“打的准、开的动、联得上”。部队 战术训练,以单兵攻防战术为主,并加强了夜间和孤胆训练。炮兵、装甲兵分队,主要进行了协同训练。同日寸,许多单位每年利用生产调动、施工返营等机会,普遍采取紧急集 合和以连为单位组织2—7天、行程50—220里的野营训练的方式组织训练。

  训练中,各级认真贯彻“从难、从严、从实战需要出发”的方针,广大干部战士带着敌情,带着仇恨,带着任务,带着问题,夏不避酷暑,冬不惧严寒,自觉挑难点学,设复 杂情况练。578团炮兵分队的侦察兵,对驻地附近地形较熟,主动背上干粮到20里外的生疏地形去练。579团重炮连在战术训练中,有意使炮离开道路运动,牲口拉不动帮助推,棱 坎上不去帮助抬。步兵射击,在气候恶劣的天气进行;炮兵考核,尽量选择在山地、平地、起伏地和在夜间等不同条件下实施,有意识地培养部队的实战本领和锻炼了吃大苦、耐 大劳的战斗作风。1 963年,全师涌现出“三手”(神枪手、神炮手、技术能手)1 825名,占士兵总数的28.1%。577团2营82迫击炮连“神炮手”戎金,苦学精练,虚心向着名的红 军老神炮手赵章成将军学习简便射击,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掌握了不用炮架、炮盘和瞄准镜,只用炮身和一名弹药手配合,就能在各种复杂地形上迅速准确地进行射击的本领 。北京军区和军、帅对他6次考核,均是优秀,11次为各级首长和友军进行射击表演,都受到高度赞扬。这年9月,他在给北京军区师以上干部射击表演时,仅用1分钟时间就取得了 6发5中的好成绩。1963年初,师发出了《关于开展学、赶戎金同志活动的通报》,并给他记了二等功。11月,他出席北京军区首届共青团员代表会议,介绍了自己苦练杀敌本领的 体会。军区政治部青年部编印的《做毛主席的好战士》一书中,以“神炮手戎金”为题,刊登了他的先进事迹。

  578团6连4班在进行夜间训练

  1964 1年,全师上下热烈响应北京军区党委提出的“练为战”的口号,大力开展学习郭兴福教学方法的运动,提高了用毛泽东思想教兵、带兵、用兵的能力。战士们分秒必争 ,勤学苦练。各级领导干部,如同战争年代抓突击排、突击连那样,深入基层,和战士一起顶风冒雨,卧冰爬雪,言传身带,启发诱导。经过半年的苦学苦练,全师培养出各类“ 尖子”分队40个,“尖子”个人44名,有力地推动了训练中的比学赶帮。6月中旬,北京军区举行各兵种专业分队军事表演,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邓小平、叶剑英、彭 真、李先念、贺龙、陈毅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亲自检阅。我师45项“尖子”参加了表演,19项获得了前3名。炮兵团8连创造的“简易垂直光线法连测战斗队形”,对炮兵夜间射击有 贡献,北京军区进行了推广。579团7连7班,是1962 1年以来全师军事训练的“尖子班”,他们多次参加军事比武,进行军事表演,曾荣获6面奖旗,两人荣立二等功;1964年6月, 军进行战术、技术考核,全部科目均获优秀;全班通过200米障碍仅用45秒,武装抢战300米高的山头仅用3分钟;8月,该班又代表北京军区在怀柔县参加总参组织的全军比武,7项 科目,夺得了6项第1、1项第2的优异成绩。

  正当轰轰烈烈的群众性练兵运动向纵深发展的时候,林彪别有用心地强调突出政治,指责军事训练“冲击了政治”,要“纠偏”,使部队的练兵热情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是由 于各级党委和广大指战员继续坚持大练兵方向,军事训练仍取得了好的成绩。1 965年,全师培养出“三手”1593名(其中神枪手83 3名,神炮手225名,技术能手535名)。坦克团大 搞训练改革,11年自修器材145件,自制代用器材64项,自制的靶车、风力闪光器、火炮测距环、瞄准练习车内检查器等,都比较简便适用,使乘员操作时间提高了8—10倍,训练 成绩比过去有明显进步。6个坦克自行火炮连队,有5个达到了普及要求,火炮营打靶,两个连优秀,1个连及格,取得了历史上的最好成绩。1966年初,他们在北京军区装甲兵召开 的军训、技术工作会议上介绍了经验。

  1965年4月至1 968年4月,我师奉上级指示,3次抽调部分干部战士及各团高机排、师高炮营参加抗美援越。1967年8月,高炮营400余人配属北京军区空军高炮7师,在越南历时 7个月的防空战斗中,参战26次,与兄弟部队一起击落敌机102架,击伤敌机56架,俘敌飞行员47名,全营120多名同志荣立战功。

  579团7连7班1 964年参加北京军区军事比武荣获奖旗

  1966年,577团扩建怀来乔家营农场,在“大战洋河滩,誓把河滩变粮田”的战斗口号下,新开荒地2000亩,取得了当年稻子亩产753斤、总产1 80多万斤的好收成。1 967年, 全师总产粮626万斤,比1 966年增长63%,上交国家290万斤。1 968年,全师产粮684万斤,上交国家300余万斤。1967年,我师发扬艰苦奋斗、自力更生的精神,在地方大力支持 下,奋战1 0个月,当年建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座年产1200吨的造纸厂。

  图为我师建成年产1200吨的造纸厂

  在执行训练、生产任务的同时,奉上级指示,我师还抽调部分干部战士参加了“三支两军”(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工作,对稳定当地局势、维持工农业生产起了积 极作用。但是,由十“文化大革命”的全局性错误,特别是林彪、江青一伙的捣乱破坏,“三支两军”给部队自身的建设和军政、军民关系也带来了一些消极后果。

  1968年9月,遵照北京军区转发中央军委关丁坦克团隶属坦克师的命令,我师坦克398团于9月28日转归北京军区坦克第7师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