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一建军节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七、盐河据点外 “姜太公钓鱼”

  在淮阴市郊,我便衣队在敌盐河据点外捕俘,进行侦察。敌人闻风严密戒备,甚至不准当地农民在盐河附近河塘捕鱼。我便衣队化装农民前去捕鱼,引敌上钩,巡逻的敌兵连同警犬皆被我俘获。

  当淮北便衣大队几个队在泗灵睢活动的同时,淮泗便衣队再次奉命到淮阴市郊活动。

  淮阴市的日伪军,在我新四军三师主力从东边的进逼下,对于从淮阴市西南郊到洪泽湖东北岸仅十余公里的狭长地带,除在黄码头、盐河等地建立据点外,一直企图向洪泽湖岸边扩展,以保障其腹地的安全。以盐河据点作为核心,疯狂的向我新建立的人民政权袭扰。

  淮泗便衣队驻防洪泽湖边的石公头,为打击盐河据点敌之袭扰,查明盐河敌人活动情况,到盐河附近捕俘侦察。日伪闻风龟缩在据点里,我之捕俘侦察,未能如愿。

  一天,三小队小队长吴兆田等从盐河附近回来,汇报说:“盐河据点里的敌人防范比较严,听群众说敌人巡逻哨带着警犬在附近巡逻,对盐河附近捕鱼的人进行驱赶。老百姓怕狼狗咬,很少有人到盐河附近去。”

  陈世锦队长、汤英指导员等听了汇报,召集小队长进行研究。

  “敌人只有巡逻哨出来,那我们就抓他的巡逻哨。”

  “敌人巡逻哨看到到附近捕鱼的,就出来驱赶,那就化装成老农民去捕鱼,把他引出来。”

  “常言说,姜太公钓鱼,愿上钩的自己来。我们来一个姜太公钓鱼。”

  陈世锦和汤英同志认为是个好办法。但指出要研究对付狼狗的办法。

  对于对付狼狗,有的同志认为要用打狗的办法,它扑过来,迎上去狠打;有的提出准备好鱼叉,用鱼叉对付;有的主张开枪将狼狗打死。

  陈世锦队长沉思了一会说:“大家提出的办法都可以用,但要争取使敌人狼狗不起作用。对狼狗,要看到它有狼的野性,对付狼狗,要把它当狼去打。我在山西太岳时,听老百姓说:豺狼纸糊腰,扫帚尾巴铁头脑。那么,打狼就要打它的腰和肚子;狗是听人指挥的,把敌人巡逻兵抓住,叫他带狗,那狼狗也就被管住了。必须注意,我们的目的是捕捉敌人的巡逻哨。因此,最重要的是要抓住人,也要准备对付狼狗。”并决定由小队长吴兆田带少数队员化装成捕鱼的农民,拿渔网到盐河附近河塘捕鱼。引诱敌巡逻哨出来,捕捉敌巡逻哨。陈队长还指出,由他带人在附近村庄掩护。

  盐河是伪二十八师一个团驻守的据点,为防我便衣队,不准人员随便外出,不准在田里劳动的农民靠近,其岗哨对据点外农民的一举一动的观察也非常认真。

  吴兆田接受任务后,挑选了三个队员,在住地向农民借了渔网、鱼篓、鱼叉等捕鱼用具,作好准备。第二天拂晓,提前吃了早饭,尔后在陈队长带领下,向盐河走去。

  天大亮以后,零零星星的人在田里走动,但多不敢靠近盐河据点。吴兆田等身背渔具,分散走到离据点不到二华里的地方,找到一个池塘,几个人分别用网捕鱼。过了一些时候,按说敌岗哨看得清清楚楚,却不见有人出来。吴兆田把网到的小鱼丢回塘里,把网到的大一点的鱼拿在手里,举得高高的,招呼在附近的我队员看,为的是让据点的敌人岗哨看到。几个队员心领神会,也不时的把鱼拿在手上晃上一晃。

  伪军岗哨看得一清二楚,看到几个捕鱼的农民,捕了一条又一条鱼,也都一一向带班的作了报告。敌人以往看到有人靠近捕鱼,大都立即派人出来,进行驱赶,把鱼和鱼具没收,把鱼拿回去吃。可是这时怕出意外,敌军官观察了较长时间,他不敢出来驱赶,一面派出一个班长和一老兵,牵着警犬,出来驱赶;一面认真监视,作好准备,发现意外,准备在炮楼上开枪。

  伪军巡逻哨,直奔而来,我便衣队员假装没有看见,好像一心抓鱼。

  伪军班长看到离我已经很近,大声喊:“哪个叫你们在这里抓鱼?都不准动。”

  吴兆田等一齐抬起头,站住不动。吴兆田说:“我们村的保长叫我们来的,说是你们李团长批准的。要不,哪个敢来?”

  敌班长听了,心里想怪不得几个农民这么大胆,我们出来也不逃,还在捕鱼。其实是我队员想尽量靠近他。

  敌班长又问:“鱼不少吧?”

  吴兆田不急不忙回答:“天气太热,没有抓到。”

  敌兵早就看到了,明明看到抓了一条又一条,说没有抓到,一下翻了脸,“什么?没有抓到?”说着走了过来,走到吴兆田跟前。往鱼篓一看,看见几条大鲤鱼,火冒三丈,一把抓在手,大叫:“这是什么?”

  吴兆田拿出十分耐心的样子,一个劲的说好话:“老总,你别生气,我抓的鱼,都要送到我们村的保长那里去,保长说要送给你们当官的吃。”

  伪兵一听火气更大,生气的说:“妈的,通通没收。”

  吴兆田还是很耐心的说:“你不相信,叫你们当官的来,他说没收,我们把抓到的鱼全给你。”吴兆田内心想的是抓一个当官的。

  旁边我队员看到伪班长发火,怕惊动据点里的敌人,提着鱼篓边走边说:“老总别生气,这些鱼都很大,都给老总。”一直走近敌人班长。

  跟敌班长的巡逻兵,离十多步远,牵着的警犬,见人乱叫乱抓,被那个士兵紧紧拉住。我一队员提着鱼篓和鱼叉,走近牵着警犬的敌兵,拦住去路,等待动手。

  敌班长从鱼篓里抓出一条一条鱼拿在手上,正在弯腰看的时候,吴兆田的驳壳枪枪口顶在敌班长的腰上:“不准动,不准叫,我们是新四军、”“命令牵狗的老老实实的跟我们走。要是乱动,我先要你的命!”敌班长满口答应。

  牵警犬的敌兵听到敌班长的招呼,看到我队员在旁边,这时他看到我队员的枪口,也看到捕鱼的鱼叉,感到无路可走,他知道狗也对付不了子弹,也就一一听从安排。

  吴兆田向伪班长和伪兵说:“走的时候,牵狗的走在前面,把鱼篓拿着,要是你们不老实,被据点的岗哨发现了,炮楼上开了枪,那我们就不客气了。”

  盐河据点的敌军军官和岗哨,在炮楼上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巡逻哨牵着警犬,拿着没收的鱼篓,不慌不忙的在田埂上走。当发现向西,而且越走越远,只是莫名其妙,后来得知被我俘去,敌人官兵惊恐不已。

  事后,大家谈起“姜太公钓鱼”,讲起“钓鱼”钓到一条狼狗的事,小队长吴兆田总是说:“可惜,没有钓到大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