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节
    • 毛泽东逝世42周年
    • 9.18抗战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早期思想的基本内容

  (一)毛泽东早期的哲学思想

  毛泽东早期的哲学思想,大体上可以分为学生时代的哲学思想、五四时期的哲学思想和五四运动之后的哲学思想三大阶段。

  (1)毛泽东学生时代的哲学思想,主要体现在1914年写的《讲堂录》,1917年写的《〈伦理学原理〉批语》(以下简称《批语》),1917年4月在《新青年》上发表的《体育之研究》,以及1916年至1917年写给黎锦熙的几封信里。从这些文献中,我们看到毛泽东的哲学思想有这样一些特征:

  第一,唯心主义的本体论与唯物主义的萌芽共存。

  毛泽东学生时代很重视探讨世界之“大本大源”。起初,他认为:“世界之外有本体,血肉虽死,心灵不死。”【《毛泽东给梁锦熙的信》1916年。】说明世界本体是客观精神,因此,他主张无我论。后来,他认为:“天下之生民,各为宇宙之一体,即宇宙之真理,各具于人人之心中。”【《毛泽东给梁锦熙的信》1917年8月23日。】表明他转向主观唯心的本体论,因此,竭力鼓吹唯我论。他在《批语》中写道:“我即实在,实在即我;我有意识者也,即实在有意识者也。”“世界固有人有物,然皆因我而有也。我眼一闭固不见物也。”在深入研究《伦理学原理》过程中,毛泽东对唯我论又发生了动摇。他在《批语》里写道:“宇宙亦终古在同状之中,并无创作之力,精神不灭,物质不灭,即精神不生,物质不生,既不灭何又生乎?”提出精神与物质两个本体并存的二元论。

  毛泽东的宇宙观尽管是唯心主义的,可是,当他接触到实际事物时,萌发了唯物主义的认识。例如,他在《批语》里写道:“人类者自然物之一也,受自然法则的支配。”“美学未成立以前早已有美,伦理学未成立以前,早已人人有道德。”“种种著述皆不过勾画其实际之情状,叙述其自然之条理。”在《体育之研究》中毛泽东也明确指出:“夫知识之事,认识世界之事物而判断其理也。”这些论述表现了毛泽东的唯物主义思想的萌芽。

  第二,辩证法思想的萌芽与相对主义的倾向。

  1914年,毛泽东在《讲堂录》里就写道:“天下事物,万变不穷。”毛泽东在《体育之研究》中,更深刻地指出:“人之身盖日日变易者,新陈代谢之作用不绝行于各部组织之间。”在《批语》里,毛泽东进一步提出:“天地盖唯有动而已。”“宇宙间事物之活动,事物自我活动而已。”“人世间一切事物皆差别比较而现”。“抵抗”是事物运动的原因。在《体育之研究》中,他还明确地提出“内因”、“外果”。他说:“外部之事,结果之事也。”“内部之事,原因之事也”“学校之设备,教师之教训,乃外的客观也。吾人盖尚有内的主观的。”“苟自之不振,虽然外的客观的尽善尽美,亦然之乎不能受益也。故讲体育必自自动始。”这是一些极其重要的辩证法观点。

  不过,毛泽东把他的辩证法观点归结于相对主义和唯心主义。他在《批语》里写道:“凡宇宙一切之差别,皆不过其发显之方面不同,与吾人观察及适应方面有异而已,其本质只有一个。”“事实本无区别,而概念有区别,以为便利言语记忆计也。”这显然是主观唯心主义的差别论。他还说:“观念即实在,实在即观念。有限即无限,时间感官者超时间感官者,想象即思维,形式即实质,我即宇宙,生即死,死即生。现在即过去及未来,过去及未来即现在,小即大,阳即阴,上即下,秽即清,男即女,厚即薄,质而言之,万即一,变即常。”【毛泽东:《〈伦理学原理〉批语》,1917年。】这就使辩证法变成了地道的相对主义了。

  第三,立志救国的积极思想与唯心主义的英雄史观共生。

  毛泽东学生时代一直在探索救国救民的道路。他在《批语》中写道:“吾尝虑吾中国之将亡,今乃知不然。败建政体,变化民质,改良社会,是亦日耳曼变为德意志也,无忧也。惟改变之事如何进行,乃是问题。吾意必须再造之,使其如物质之由毁而成,如孩儿之从母腹胎生也。国家如此,民族如此,人类亦然。各世纪中,各民族起各种之大革命,时时涤旧染而新之,皆生死成毁之大变化也。”充分表达了毛泽东主张通过大革命改造旧中国为新中国的新思想。

  如何进行之?毛泽东认为,关键的因素和决定的力量是精神。他在《批语》中写道:“观念造成文明,诚然诚然。”他在1917年8月23日写给黎锦熙的信里对这一观点作了论证。他说:“今若以大本大源为号召,天下之心其有不动者乎?天下之心皆动,天下之事可为,国家有不富强者乎?”由谁来做这项工作呢?毛泽东认为,就是圣贤英雄豪杰。他说:“愚以为当今之世,宜有大气量的人,从哲学伦理学入手,改造哲学,改造伦理学,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比如大纛一张,万夫走集,雷电一震,阴噎皆开,则沛乎不可御矣。”【《毛泽东给黎锦熙的信》,(1917年8月23日)。】这是典型的唯心主义的英雄史观。

  (2)五四时期,毛泽东的哲学思想变化很快,新哲学思想与旧哲学思想交织在一起。这主要表现在他写的《〈湘江评论〉创刊宣言》、《民众的大联合》、《学生之工作》等文章里,其主要内容是:

  第一,初步认识到经济问题最大,同时,又赞成实用主义。毛泽东1919年7月14日写的《〈湘江评论〉创刊宣言》指出:“世界什么问题最大?吃饭问题最大。”1919年12月1日写的《学生之工作》进一步指出:“社会制度之大端为经济制度。”这是地道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但是,在同一篇文章里,他又鼓吹实用主义。例如,在《〈湘江评论〉创刊宣言》里,他概述近几年的改革成果时指出:“见于思想方面,为实验主义。”1919年10月,他还发起成立《问题研究会》,支持胡适“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的观点。

  第二,明确提出民众的大联合观点,同时又赞成无政府主义和人道主义。毛泽东在学生时代力主唯我论,但是“五四”群众运动一下子就把唯我论摧垮了。毛泽东在五四运动中明确提出:“民众联合的力量最强”【毛泽东:《〈湘江评论〉创刊宣言》,1919年7月14日。】。写下了著名的《民众的大联合》。表明毛泽东初步形成了民众史观。但是,就在《民众的大联合》之同一篇文章里,他又表示自己赞同无政府主义和人道主义,不赞成马克思的激烈革命。他说:“联合以后的行动,有一派是很激烈的,就用‘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办法,同他们拼命捣蛋。这一派的首领,是一个生在德国的,叫做马克思。一派较为温和的,不想急于见效,先从农民的了解入手,人人要有互助道德和自愿工作。贵族资本家,只要他们回心向善,能够工作,能够帮助人而不害人,也不必杀他。这一派人的意思,更广,更深远,他们要联合地球做一国,联合人类做一家,和乐亲善(不是日本的和乐亲善),共臻盛世。这派的首领,为一个生在俄国的,叫做克鲁泡特金。”这显然是历史的唯心主义观点。

  第三,初步形成了从实际出发的唯物主义观点,同时又留恋空想社会主义。毛泽东在1919年7月21日写的《健学会之成立及进行》一文里批评谭嗣同二十年前创办的南学会刊物,“内面多是空空洞洞,很少踏着人生社会的实际说话”,他希望思想界“引入实际去研究事实和真理”。他在《学生之工作》里批评了学用不一致的现象。他说:“学生在学校所习,与社会之实际不相一致,结果学生不熟谙社会内情,社会亦嫌恶学生。”这是完全正确的唯物主义认识论观点。但是,就在《学生之工作》这同一篇文章里,毛泽东又鼓吹新村主义。他说:“先从办一个实行社会说教育说本位的学校入手”,“新学校中学生之各个,为创造新家庭之各员。新学校之学生渐多,新家庭之创造亦渐多。合若干之新家庭之各员,即可创造一种新社会。新社会之种类不可尽举,举其著者:公共幼儿院、公共蒙养院、公共学校、公共图书馆、公共银行、公共农场、公共工作场、公共消费社、公共剧院、公园、博物馆、自治会。”“合此等之新学校,新社会,而为一‘新村’。”他的这个“新村”计划虽是美妙的理想,但却是一种空想社会主义,其哲学基础则是主观唯心主义。

  (3)五四运动之后,毛泽东通过总结革命经验教训和学习马克思主义,完全克服了唯心主义思想,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主要表现在:

  第一,明确表示与实用主义、人道主义、无政府主义等唯心主义的旧思想彻底决裂。1920年11月25日,毛泽东给罗章龙写信说:“我不赞成没有主义、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解决。”1920年12月1日,他给蔡和森写信说:“我对于绝对的自由主义、无政府主义、以及德谟克拉西主义,依我现在的看法,都只认为于理论上说得好听,事实上是做不到的。”

  第二,明确提出调查研究中国国情和实行理论的唯物主义观点。1920年3月14日,毛泽东给周世剑写信说:“吾人如果要在现今的世界稍为尽一点力,当然脱不开‘中国’这个地盘。关于这个地盘内的情形,似不可不加以实地的调查及研究。””毛泽东1920年9月6日在《‘湖南自治运动’应该发起了》一文里指出:“无论什么事有一种‘理论’,没有一种‘运动’继起,这种理论的目的是不能实现出来的。”“现在所缺少的只有实际运动。”这些观点表明毛泽东不仅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而且试图创造性地运用马克思主义解决中国的实际问题。

  (二)毛泽东早期的伦理思想

  毛泽东早期的伦理思想集中体现在《〈伦理学原理〉批语》里,其基本特征是主观唯心主义,但也包含有一些合理的因素。主要观点有:

  (1)主观之道德律。毛泽东在《批语》里写道:“道德非必待人而有,待人而有者客观之道德律;独立所有者,主观之道德律也。吾人欲自居其性,自完其心,自有最可宝贵之道德律。”表明他不赞同道德上的“他律”,高扬道德上的“自律”。尽管这是一种主观唯心主义的道德律,但是,它表明毛泽东已经打破了封建专制和神权对自己个性的束缚。正如毛泽东在《批语》里所说:“服从神何不服从己,己即神也,己以外尚有神乎?”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表现了毛泽东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毛泽东在《批语》里写道:道德应“出其自计”,“知有我而不知有他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是革命所需要的,因而有可取之处。

  (2)精神的个人主义。毛泽东在《批语》里写道:“个人有无上之价值,有百般之价值。精神之个人主义。使无个人(或个体)则无宇宙,故谓个人之价值大于宇宙之价值可也。凡有压抑个人违背个性者罪莫大焉。故吾国之三纲在所必去,而与教会、资本家、君主国四者,同为天下之恶魔也。”充分表达了毛泽东主张个性解放的思想。毛泽东认为,“精神的个人主义”与那种物质上利己损人的个人主义不同,它是个人在精神上的追求和满足。他在《批语》里写道:“一切之道德所以成全个人,表同情于他人,为他人谋幸福,非以为人,乃以为己。”“人类之目的在实现自我而已。实现自我者,即充分发达自己身体及精神之能力至于最高之谓。”尽管这里表现了极端的个人主义,但从其反对封建专制的方面看,则有值得肯定的合理因素。

  (3)现实主义。毛泽东在《批语》里提出:现实“乃指吾人一生所团聚之精神肉体在宇宙之经历”。“凡吾思想之所及者,吾皆有实行主义务”,“吾只对于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负责,非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吾概不负责焉。”“固应主观、客观皆满足而后谓之善也。”这些论述虽包含着极端个人主义的内核,但同时又鲜明地表达了毛泽东的脚踏实地做事做人的现实主义的道德思想,这是值得充分肯定的唯物主义的道德观点。

  (三)毛泽东早期的教育思想

  青年毛泽东对教育事业很热心,进行了比较深入广泛的研究,提出了许多很有价值的唯物主义的和辩证法的教育学观点。其主要内容有:

  (1)反对专制和烦琐的旧教育制度。毛泽东上小学时就以逃学反对师道尊严。上中学后,对教学内容陈旧肤浅、校规烦琐很不满,毅然退学自修。他说:“终见此非读书之地,意志不自由,程度太低,俦侣太恶,有用之身,宝贵时日,逐渐摧落,以衰以逝,心中实大悲伤。”【《毛泽东早期文稿》,湖南出版社1990年7月版(下同),第30页。】

  (2)树立“改造中国与世界”的学习目的。毛泽东学生时代的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黑暗社会,广大劳动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在死亡线上挣扎。因此,毛泽东少年时代就树立了救国救民的远大志向。上师范后,他和朋友更加明确地提出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学习目的,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由于他有远大崇高的抱负,因此,有强大持久的学习动力。

  (3)初步萌发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观点。在《体育之研究》里,毛泽东提出:“体育为知识之载而道德之寓也,其载知识也如车其寓道德也如舍,体育,载知识之车而寓道德之舍也。”尽管这里有过分强调体育功能的片面性,但德智体全面的思想也是很明显的。

  (4)提出了一系列理论联系实际的学习方法。毛泽东指出:“闭门求学,其学无用。欲从天下万事万物而学之,则汗漫九垓,遍游四宇而已。”【《毛泽东早期文稿》,第587页。】因此,他与同学们“游学”,下乡搞社会调查,读“无字之书”。毛泽东指出:“人有善,虽千里吾求之。”【《毛泽东早期文稿》,第28页。】因此,他把“学”与“问”结合起来。为了写《体育之研究》,他寻师访友,多次请教柳直荀的父亲。毛泽东对“不动笔墨不看书”的学习方法也很赞赏,不仅认真作听课笔记,而且读书时把自己的心得体会思考记下来。毛泽东的这些思想是值得充分肯定的。

  (四)毛泽东早期的政治思想

  毛泽东早期的政治思想经历了从民主改良主义到激进的民主主义,再到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变化发展过程。其中,值得肯定的合理的正确的思想有:

  (1)明确坚定的反帝反封建思想。毛泽东总结自己在一师上学期间的思想时,说明自己当时思想上是自由主义、民主改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观念的大杂绘,但是,有一点他是肯定的,他说:“我是明确地反对军阀和反对帝国主义的。”【《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1页。】这一点,可以说不仅贯穿于毛泽东在一师期间的全部思想之中,而且贯穿于毛泽东青少年时期的全部思想之中,是指导毛泽东一切行动的最根本的政治思想。

  (2)形成民众大联合的新观点。毛泽东在一师上学期间鼓吹唯我论和个人主义。但是,在五四运动中他改变和克服了这一旧思想,明确提出了“民众的大联合”的新观点。这个观点表明毛泽东初步认识到中国革命的敌人有强大的力量,只有“民众的大联合”形成的更强大的力量,才能打倒强大的敌人。

  (3)树立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的观念。毛泽东第二次进京读了不少马列主义的书籍,其中,《共产党宣言》等三本书给他的启示最大。他后来说:“这些书上,并没有中国的湖南、湖北,也没有中国的蒋介石和陈独秀,我只取了它四个字:‘阶级斗争’,老老实实地开始研究实际的阶级斗争。”【《毛泽东农村调查文集》第22页。】

  (4)确立无产阶级专政观念。毛泽东在一个较长时期里,对社会民主主义、无政府主义、人道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资产阶级政治思想很欣赏。但是,五四运动中反动军阀对革命群众运动一次又一次的镇压,使毛泽东的头脑逐渐清醒起来,到1920年冬终于抛弃了这些旧东西,确立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新观念。1921年元旦,在新民学会年会上,毛泽东发言指出:“社会政策,是补苴罅漏的政策,不成办法。社会民主主义,借议会为改造工具,但事实上议会的立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这种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如罗素所主张极端的自由,放任资本家,亦是永世做不到的。激烈的共产主义,即所谓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新民学会资料》人民出版社1980年版(下同),第23页。】

  (五)毛泽东早期的建党思想

  毛泽东从1920年冬到1921年上半年这段时间里,与何叔衡,蔡和森等多次商讨如何建立共产党,提出了许多极其重要的建党思想。摘其要者有:

  (1)共产党必须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作指导。1921年1月21日,毛泽东给蔡和森写信指出:“唯物史观是吾党的哲学根据。”他认为:“主义譬如一面旗子,旗子立起来了,大家才有所指望,才知所趋赴。”【《毛泽东给罗章龙的信》,1920年11月25日。】

  (2)共产党必须是群众革命运动的先锋队。蔡和森提出:共产党“是革命运动的发动者,宣传者,先锋队,作战部”,“党的组织为集权的组织,党的纪律为铁的纪律。”毛泽东十分赞同这些意见。他认为,“乌合之众不行”,必须“找直同志”,“中坚分子”,才能建成坚强的党组织。

  (3)共产党必须夺取政权。1920年10月,罗素来长沙讲演,反对劳农专政,鼓吹教育立国。毛泽东听后作了两句评语:“理论上说得通,事实上做不到。”他指出:“共产党人非取政权,且不能安息于其宇下,更安能握得其教育权?”【《毛泽东书信选集》,第5页。】又说:“非得政权则不能发动革命,不能保护革命,不能完成革命。”【《毛泽东书信选集》,第15页。】这些论述表明毛泽东抓住了政权这个革命的根本问题。

  (4)共产党必须坚持国际主义。毛泽东说:“凡是社会主义,都是国际的,”“不要只爱这一块地方而不爱别的地方,”“国际色彩的一点,现在确有将它都重标揭出来的必要。”【《毛泽东书信选集》,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