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节
    • 毛泽东逝世42周年
    • 9.18抗战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向马克思主义者转变的道路

  (一)立志救国救民

  毛泽东,字润之。1893年12月26日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上屋场一个富裕农民家里。

  韶山冲是一个群山环抱的狭长谷地,土地肥沃,风景秀丽。毛泽东祖辈都是农民。祖父毛翼臣时,家境贫苦。父亲毛顺生善于经营,家境好转,成为当地的富农。因此,毛泽东有条件读了六年私塾,学习“四书”、’“五经”。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是个普通的农家妇女,不识字,迷信神佛。受母亲影响,幼年的毛泽东也曾信神拜佛。但是,毛泽东对父亲的专制和私塾的师道尊严很反感,公然起来反抗。毛泽东私下阅读了《三国演义》、《水浒》、《西游记》等书以后,对其中抱打不平,除暴安良的故事很感兴趣。他有一次读完小说之后,忽然发现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主人公都是文臣武将;才子佳人,没有种地的农民?他思考了两年,询问过很多人,终于找到答案,明白了小说书都是为统治者剥削者服务的,哪会去歌颂受压迫受剥削的农民,决心长大了为农民写书,写农民的生活。

  毛泽东少年时代的湖南省,封建地主势力很强大,农民在封建地主的压迫剥削下过着饥寒交迫的生活。1909年,湖南发生水灾,百万农民无家可归,长沙发生了饥民“抢米风潮”。清政府派兵镇压,许多暴动者被“枭首示众。”同年,韶山等地发生了哥老会起义,首领彭铁匠被杀。随后,韶山冲又发生了佃户毛承文带头反对族长毛鸿宾囤积居奇的事件。这些事件,在毛泽东心灵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毛泽东立志向英雄学习,解救穷人出苦海。

  毛泽东13—15岁辍学在家劳动,空闲就去向私塾老师毛简臣、毛麓钟借书读。司马迁的《史记》、顾炎武的《日知录》、郑观应的《盛世危言》等,引起他很大兴趣。维新派教师李濑清宣传破除迷信,废庙宇,办学校,更使他的思想豁然开朗。特别是他读了《论中国有被列强瓜分之危险》后,深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决心复学。

  1910年秋,毛泽东到湘乡县东山高等小学读书。在这里接受了资产阶级新学教育,萌发了维新变法救亡图存的思想。毛泽东回忆说:“当时我还不是一个反对帝制的人,认为皇帝象大多数官吏一样都是诚实、善良和聪明的人。他们仅仅需要康有为帮助他们进行变革罢了。”【《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16页。】1911年春毛泽东高小毕业去长沙求学。行前,他改写了日本江户时代末期名僧月性的一首诗,托表兄文鉴泉送给父母。诗云:“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表达了青年毛泽东为救国救民寻求真理的远大志向。

  (二)走向革命民主主义

  1911年春,毛泽东经贺岚岗老师推荐,考入湘乡驻省中学。毛泽东课余爱看报纸,被于佑任主编的革命民主派报纸《民立报》所吸引,当他看到黄兴领导的广州反清起义和72位烈士英勇殉难的消息后,心情很激动。他写了一篇文章贴在学校墙上,公开提出推翻清政府,组建新政府,主张由孙中山任总统,康有为任总理,梁启超任外交部长。这是他第一次发表政见。这个政见尽管十分糊涂,但却标志毛泽东开始成为激进的民主主义者。

  1911年10月10日,辛亥革命爆发。毛泽东异常兴奋,弃学从军,当了一名列兵。毛泽东在军营里爱看《湘江新闻》,他从报上第一次看到“社会主义”这个词,于是开始收集这方面的文章和著作。

  1912年4月,孙中山的南京临时政府宣告解散,窃国大盗袁世凯当上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战争停止了。毛泽东当时对这件事的看法很幼稚。他说:“我以为革命已经过去,于是脱离军队,决定回去念书。我一共当了半年兵。”【《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16页。】

  1912年春,毛泽东退出新军后,决心继续求学,被许多学校的招生广告所吸引,考了好几个学校,最后考入湖南省立第一中学。但是,省一中不能满足毛泽东的求知欲望,入学半年后,决定退学自修。

  1912年7月,毛泽东寄宿长沙新安巷湘乡会馆,开始到定王台省立图书馆自修。半年的自修生活,毛泽东读了一大批西方资产阶级启蒙学者的著作,开阔了眼界,扩大了视野,增加了见识。

  1913年春,毛泽东在父亲的逼迫下,不得不放弃自修,继续求学,考入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同年秋,四师合并于一师。毛泽东在这里读了五年半书,直到1918年夏毕业。毛泽东的知识基础是在这里奠定的。

  毛泽东在一师期间,如饥似渴地寻求救国救民的真理。他关心时事,身无半文,心忧天下。他和同学们不谈金钱,不谈男女间的事,不谈家庭琐事,只谈论大事——人的天性,人类社会,中国,世界,宇宙!他认为,一个人“十年未得真理,即十年无志,终身未得,即终身无志。”

  毛泽东在一师的最初两年里,读了大量中国古籍。听课很认真,写了“讲堂录”。思想上总的倾向是以身许国,忘我无我。

  1915年9月,陈独秀创办的《青年》杂志,深深吸引住了毛泽东,他一下课就读《青年》,与同学议论《青年》。毛泽东说:“我当时非常佩服胡适和陈独秀的文章。有一段时期他们代替了梁启超和康有为,成为我的楷模。”【《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1页。】1915年5月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了卖国的《二十一条》。毛泽东非常愤怒,在一师编写的《明耻篇》的封面上,奋笔疾书:“五月七日,民国奇耻,何以报仇?在我学子!”

  1915年至1917年,杨昌济老师讲授蔡元培翻译的泡尔生的《伦理学原理》,毛泽东认真听讲和钻研了这本书,写下了一万二千字的《批语》。毛泽东在《批语》里回顾自己走过的路。他写道:“吾从前固主无我论,以为只有宇宙而无我。今知其不然,盖我即宇宙也。若除去我,即无宇宙。各我集合,即成宇宙,而各我又以我而存,苟无我,何有各我哉?”表明毛泽东从客观唯心主义的无我论转向主观唯心主义的唯我论,表明毛泽东决心依靠自我奋斗去拯救国家和人民。《伦理学原理》这本书宣扬心物二元论,使毛泽东感到很新鲜,因此,他又倾向于心物二元论的唯心主义。他学了这本书后写的《心之力》的文章,杨昌济很赞赏,给他打了一百分。

  毛泽东曾于1916年和1917年两个暑假,与蔡和森、肖子升一起两次“游学”,。下乡考察,了解农民的贫苦生活,受到很深的教育。

  毛泽东在一师期间,曾任学友会总务兼教育部长。1917年11月,俄国十月革命胜利的消息传到长沙后,毛泽东异常高兴,他以学友会名义创办了一所工人夜校,教工人读书识字。

  毛泽东很喜欢结交朋友。1915年他以“二十八画生”的笔名发出《征友启事》,寻求志同道合的朋友。十月革命后,他进一步认识到只有建立更严密的组织才能救国救民。1918年4月14日,由毛泽东发起的新民学会在蔡和森家举行了成立大会,这个团体后来在五四运动中成为湖南学生革命运动的中坚。

  1918年6月,毛泽东从一师毕业。毛泽东在一师期间的思想是复杂多变的,又是不断进步的。正如毛泽东自己所说:“在这个时候,我的思想是自由主义,民主改良主义,空想社会主义等观念的大杂绘。我对‘十九世纪的民主’、乌托邦主义和旧式的自由主义,抱有一些模糊的热情,但是我是明确地反对军阀和反对帝国主义的。”【《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1页。】

  (三)转向马克思列宁主义

  1918年8月19日,毛泽东为组织湖南学生留法勤工俭学,来到北京。10月,在北京大学任教的杨昌济推荐毛泽东,担任了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图书馆主任是著名学者、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李大钊。毛泽东说:“我在李大钊手下担任国立北京大学图书馆助理员的时候,曾经迅速地朝着马克思主义的方向发展。”【《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40页。】

  北京大学的蔡元培校长推行“兼容并包”的办校方针,因此,各种学派和思潮都在这里争鸣,学术空气很浓厚。毛泽东参加了哲学会、新闻学会和平民教育讲演团的活动,增长了不少知识。李大钊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活动,也使毛泽东发生了很大兴趣。在京期间,毛泽东还两次去长辛店机车车辆厂进行社会调查,了解工人生活状况。

  毛泽东在京期间对政治的兴趣越来越大,思想越来越激进。因此,他不愿久留北京,留法学生走后,他也就回湖南了。

  1919年北京五四运动爆发后,毛泽东在湖南立即响应。5月27日,湖南学生联合会在长沙宣告成立。6月3日,湖南学生联合会宣布总罢课,7月14日,毛泽东创办了《湘江评论》。他写的《创刊宣言》和《民众的大联合》等文章,表明毛泽东抛弃了唯我论,形成了民众史观。《湘江评论》被军阀查封后,毛泽东于1919年9月又应长沙湘雅医学专科学校学生会的邀请,主编《新湖南》。《新湖南》被迫停刊后,毛泽东又给《大公报》撰稿,就赵五贞女士因包办婚姻自杀事件,连发十篇文章,反对封建礼教,宣传妇女解放。1919年12月,湖南学联发表驱张宣言,发动了轰轰烈烈地驱逐湖南督军张敬尧的群众运动。

  五四运动时期的毛泽东尽管在思想上还有许多实用主义、无政府主义、人道主义和空想社会主义的东西,但是,开始转向马克思主义,则是毛泽东思想上的最大的突破和进步。

  (四)确立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1919年12月初,毛泽东率领驱张请愿团第二次赴京。在京期间,毛泽东与李大钊商议组织学生留俄勤工俭学,学习俄国十月革命经验。毛泽东不仅十分关注俄国发生的事情,而且热切地搜寻当时所能找到的宣传和介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中文书籍。毛泽东说:“有三本书特别深刻地铭记在我的心中,使我树立起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我接受马克思主义,认为它是对历史的正确解释,以后就一直没有动摇过。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共产党宣言》,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的《阶级斗争》,以及柯卡普著的《社会主义史》。”【《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9页。】

  1920年5月,毛泽东离开北京到上海。在上海,毛泽东与陈独秀多次交谈,陈独秀表明自己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许多话,给毛泽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使毛泽东更加坚定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念。

  1920年6月11日,军阀谭延闿利用民众驱张运动,进逼长沙,张敬尧仓皇逃离长沙,驱张运动胜利。7月,毛泽东回到长沙,创办了文化书社,宣传新文化,传播马克思主义。8月22日毛泽东又发起成立俄罗斯研究会,9月16日该会正式宣告成立。接着,毛泽东发动了湖南人民自冶运动。军阀赵恒惕利用自治运动把谭延闿赶出了湖南,反转身来,又镇压了湖南人民自治运动。毛泽东通过总结湖南人民自治运动的失败教训,深刻认识到在中国一切和平改良的路子都走不通,只有组织群众同反动派坚决斗争这条路,才能使人民得到解放。

  1920年冬,毛泽东与何叔衡在长沙建立了共产党小组,接着,组织长沙工人罢工取得胜利。毛泽东讲:“一九二○年冬天,我第一次从政治上把工人们组织了起来,在这项工作中马克思主义理论和俄国史的影响开始对我起指导作用。”【《毛泽东1936年同斯诺的谈话》,第39页。】这就是说,到1920年冬,毛泽东完成了向马克思主义的转变,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成为一名中国青年马克思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