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二十一、夜进小营 智取敌电台

  国民党反共军在日伪双沟据点附近建立了一个秘密电台,便衣队长吴忠清进入敌据点侦察后,进行奔袭,带队进入敌据点,采取冒充敌通信人员的办法,生俘敌台人员,缴获了电台,拔除了毒钉。

  “据江苏宿迁来人报告:韩主席领导下的宿迁县政府,在县长时亚武亲自带领下,于今夏从宿迁到洋河之运河渡口,生俘共党重要人物刘少奇,并当即将其活埋。共党寻机报复,共军韦国清部,于中秋节夜间,奔袭我住在宿迁县刘土楼子之县政府,县政府和县常备大队被包围,损失惨重。时亚武县长下落不明……”。

  一份一份电报,通过白色、黄色电波传向四方,一个秘密电台在日夜收发电报,上面电文只是所发电报其中的一份。电文所说生俘并活埋了刘少奇,经查明,时亚武把我泗宿县敌工部长刘逸奇同志逮捕后残酷地进行了活埋,也是确有其事。上述电文只是一字之差。

  尽管是一个秘密电台,在到处都是抗日人民面前,也还是要暴露的。

  1943年中秋节后,我发现这个秘密电台在北双沟附近。经查系国民党反共军所设,在双沟镇之小营庄。这个电台除为反共军上下传送情报外,还和徐州敌伪情报机关交换情报,并进行联络。

  四师兼淮北军区,淮北苏皖边区行署公安局,在查明情况后,立即向邳睢铜地区党政军领导发出电令,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拔掉毒钉。”

  中共邳睢铜地委,邳睢铜军分区,邳睢铜专区公安局接电后,责成邳睢铜便衣队在地区敌工站配合下执行。

  邳睢铜便衣队队长吴忠清,在接受任务后,根据地委的安排,在地区敌工部派人协助下,进入双沟镇侦察。

  双沟,地处徐州东南,睢宁西北,是徐州到灵壁和唯宁之间的一个大镇,是日寇建立的一个据点。日寇因兵力不足,由伪保安团驻守。

  吴忠清同志进入双沟镇,直接找见双沟镇伪镇长范某。

  对双沟镇,我敌工人员曾经作了艰苦细致的工作。伪保安团团长高厚斋,他的一个侄女叫高云飞,参加了抗日,在我军工作。我敌工部通过高云飞,对高厚斋进行争取工作,经过长期工作,将其争取过来。并争取了双沟镇这个姓范的伪镇长。

  吴忠清到双沟后,对小营庄进行侦察,三天后安全返回。

  小营庄在双沟镇和九顶山之间,距双沟镇不到十华里,东北有国民党反共军段海洲三十三师一个营驻防,南有反共军唐广金部千余人驻防。国民党反共军把秘密电台设在伪据点和他的防地之间,并依靠伪军掩护,可真有点别出心裁。

  小营庄,内有圩墙,架有铁丝网,有牢固的圩门;外有外壕,通道架有吊桥,完全是一个独具规模的小据点。

  反共军电台台长名叫雷书坤,湖南省人。他经常到伪军据点双沟吃喝玩乐,还是感到不便,想在双沟镇挑选一年轻女子给他当小老婆,遂到双沟找伪保安团团长高厚斋拉私人关系。他的老婆也是国民党王仲廉反共军的一个报务人员,并时常电报联系。然而他却向高厚斋说:“老婆病亡”,请高帮忙找个老婆。高厚斋为了建立私人关系,也满口应允。

  吴忠清回队汇报后,邳唯铜军政负责同志研究认为:对小营庄进行强攻必然遭到敌人顽抗,引起敌人多方增援,难以奏效。由便衣队派人以送信或送电报为名,混入小营圩内。可以利用雷书坤和高厚斋的私人关系,以伪保安团派人给雷书坤送信,进入小营圩里,抓住雷书坤,逮捕电台人员,夺取电台。吴忠清考虑到圩门比较坚固,如夜间圩门关闭必须破门。他指示队员准备了铁镐铁棍等工具,以便必要时使用。并具体研究了通过外壕和吊桥的方法。

  十月二十五日,在邳睢铜军分区政治部和邳睢铜专区公安局统一领导下,由吴忠清带便衣队30余人,张塘派出所30余人,睢宁独立大队副政委周道信带领40余人,共选百余人,分别担任突击、阻击、增援和掩护任务。

  傍晚从张圩子附近之辛庄(睢宁到徐州之间)出发,向南绕行到马栈,经短暂的休息,每人吃点干粮,接着继续行进。又绕过几个敌人据点,大约四十华里,于晚上十一点五十分到达小营庄附近。

  便衣队军事教员姚伯林带领突击组,接近圩门。看到圩门仍大开着,吊桥也没拉起,觉得出乎意料。经过仔细观察,看到没有异常,估计可能是送电报的人来往频繁,小营庄又在敌人据点之中。他认为不管是何原因,反正对我行动有利。机不可失,姚伯林立即带领突击组快速冲上吊桥,走进圩子,闯入电台所在院子。后续人员随突击组陆续进入。

  肖耿堂带一个小组,按预先计划在敌台机房和警卫住房分别把守。

  吴忠清队长观察了一下,然后用通信人员惯用的声调,不紧不慢地敲门,叫门。

  “报告雷台长,我们是高团长派来的,高团长有封信给你。”

  雷书坤收完了一份报,派人送走后,又发了一份报,发完刚刚回到房间睡下。他听说是高团长有信送来,满腔欢喜地开开房门,伸手要信。

  吴忠清、姚伯林迅速走了上去,靠近雷书坤。

  雷书坤是电台台长,哪会是傻瓜?一看就知道不妙。他故作镇静,为得是寻机反抗。本来我叫门时就先说过是高团长派来的,他却又问:“谁叫你们来的?”

  “高团长叫来的?”吴忠清接着说:“高团长说,县长叫你把电台给我们拿去。”

  这时“送信的”也不拿出信,雷书坤也不要信,送信的变成拿电台的,雷书坤哪会不明白?但是雷书坤想拖延时间,他装痴,并且摆起架子,发起脾气,大喊:“什么话?我们是国防部的,伪县长想要电台,我怎么会把电台给你们?胡闹!”他大叫大嚷,为得叫警卫听见,可是警卫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拿出“国防部”的牌子吓人,倒叫吴忠清、姚伯林觉得好笑;和日伪勾结,“共同反共”,还说什么“国防部”?可是叫归叫,完全无力反抗。因为吴忠清、姚伯林在他乱叫时,两把刀子已经指到他的胸口上。这样,雷书坤表演完毕,垂头丧气,束手被擒。

  在吴忠清指挥下,突击组将机房人员、电台、密码,一一清查,带出小营圩外。当大家高高兴兴地走出小营庄时,忘记通知肖耿堂。肖耿堂带领他的小组,担任掩护任务,一直看住伪警卫人员住的房子。而敌人的警卫人员虽然听得一清二楚,吓得没有一个人敢动一动。叫人看来,似乎房里空空。

  肖耿堂非常耿直,却又锻炼得很机警。他发现部队已安全地离去,任务已经完成,才带领小组人员撤离。离开不到二十分钟,枪声在圩子里响起。大概是敌人的警卫人员发现我已离去,才履行职责报警,以便交差。

  四师兼淮北军区、淮北苏皖边区行署,对执行这次任务的部队,曾给予通令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