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第一章 藤田编队 参加反“围剿”作战

第一节  红1师光荣诞生

  1933年舂,红军粉碎圈民党反动派对江西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第四次反革命“围剿”。为了严密红军组织,适应作战需要,中央红军于1933年6月7日,在江西省水丰县藤田镇,对所属部队进行了统一改编,我师,即中国工农红军第1方面军第1军团第1师从此诞生,简称“红1师”。师长罗炳辉,政委蔡树藩,参谋长毕占云,政治部主任谭政,供给部部长张良臣,卫生部部长石大祥。师下属特务连、卫生队等师直单位和1、2、3团。师部和直属队由红22军军部和直属队编成;1团由红3军第7师编成,团长周振国,政委符竹庭;2团由红3军第9师编成,团长李聚奎,政委刘英;3团由红22军第66师编成,团长黄永胜,政委邓华。
  是年8月1日,中央军委颁发荣誉奖章,罗炳辉、蔡树藩、毕占云、谭政、张良臣、石大祥、杨得忐、符竹庭、陈正湘、刘名梅、宋玉琳、毛正华、赵正青、李聚奎、刘英、邓华等28人荣获“红星奖章”。

第二节  激战三岬嶂

  1933年9月,蒋介石纠集50万大军,对中央苏区革命根据地实施了第五次“围剿”。在长达一年的第五次反“围剿”中,我师与疆大的敌人进行了殊死搏斗,历经五都、丁毛山、鸡公山、三岬嶂、高兴圩、狮子岭、广昌等10余次艰苦战斗,付出了很大代价。
  1933年12月,我师与红2师在江西五都附近与敌吴奇伟第90师一战,给蒋介石进剿主力之一、号称“铁军”的吴奇伟部以歼灭性打击。
  1934年2月15日,我师在福建省建宁县的三岬嶂与敌进行了一场战斗(即凤翔峰附近战斗)。当时,敌人3个师的兵力向三岬嶂攻击。敌人一旦占领了三岬嶂,对建宁方向红军的作战危害极大。因此,军团首长命令我师先敌占领三岬嶂,并且坚决守住。李聚奎师长接受任务后,当即命令红l团团长杨得志带领全团跑步前进,迅速占领三岬嶂,从正面顶住敌人,守住阵地。命令红3团从侧后佯攻,红2团从右翼出击,打击敌人。杨得志率领红1团连夜急行军,指战员冒着毛毛雨,不顾道路泥泞,摔倒了再爬起来,带着满身泥水拼命往前赶,终于抢先占领了三岬嶂,并连夜构筑好工事。第二天,战斗打响,敌人对红l团坚守的山头,用飞机轰炸,用火炮轰击,以配合步兵猛攻。在杨得志指挥下,红军顽强作战,打退了敌人一次次冲锋,阵地前敌人尸横遍地。2月17日,敌人更加疯狂地向三岬嶂进攻,敌机成群地在三岬嶂这个长不足千米的小山上空盘旋轰炸。由于红2团从侧翼攻击的力量不足,致使敌人很快冲到红军阵地前沿。这时,子弹打完了,战士们硬是用石头抗击了敌人多次冲击,坚持了两个多小时,阵地始终没有丢。这时,红4团部队赶到了三岬嶂,与红2、3团一起从侧翼对敌展开攻击,红1团从正面压下来,很快把敌人打退,并追出好几里远。战斗结束后,红1团受到军团的表彰,总政治部的报纸上刊登了红1团的战绩。

第三节  强攻高兴圩、狮子岭

  1934年9月,我师存师长李聚奎、政委谭政的指挥下,在江西兴国县高兴圩、狮子岭同敌人进行了一场堡垒对堡垒的阵地战。高兴圩、狮子岭是夹在两座大山之间的起伏地。我师担任这里的守卫任务。经过10天的准备,修工事,筑堡垒,准备与装备优良的敌军进行一场血战。9月30日,敌人以3个师的兵力,集中数十门大炮,出动十余架飞机,向狮子岭红1团守备的阵地发动猛烈攻击。落在阵地上的炮弹和炸弹有数千颗,满山尘土飞扬,烟雾弥漫,令人睁不开眼。隆隆的炮声震动山谷,即使对面谈话也听不见,阵地上的支撑点和工事大部分被毁。我师指战员发扬顽强战斗精神,不怕敌人飞机人炮,不放弃一个支撑点,不让敌人占领高兴圩一寸土地。8连代指导员孙光有在阵地连排十部大部分伤亡的情况下,挺身而出指挥抗击敌人。后来该阵地被敌人包围,孙光有和坚守阵地的战士们壮烈牺牲。4连连长在猛烈炮火轰击下,沉着指挥,毫不慌乱,在敌人攻上阵地万分危急的情况下,带领战士和敌人拼刺刀。6连2排长吴生辉,曾被敌人捉获,他一枪将敌人打死逃了出来,后来有3个敌人追来,他又回头打伤打死追来之敌。此外,红1团青年干事、4连7班长和6班副班长、8连战士杨相福,都曾被敌人捉获,最后是用拳头与敌人搏斗逃了回来。5连、6连和8连的工事全被敌人摧毁,但部队仍然顽强地坚持战斗,和敌人拼刺刀,拼拳头。这次战斗是我师在第五次反“围剿”中打的最后一仗,也是最激烈的一战,我师部队坚守阵地1个月左右,没有丢失一寸土地。
  由于中共中央领导人博古(秦邦宪)和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又名华夫,原名奥托·布劳恩,德国共产党党员)的错误指导,使第五次反“围剿”归于失败。1934年10月,我红1师随同中央领导机关和红1方面军,撤出江西中央根据地,开始了战略大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