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节
    • 毛泽东逝世42周年
    • 9.18抗战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思想体系产生的理论基础

  凡是一种成型的思想都有源流,因为任何学说“必须首先从已有的思想材料出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7页。】毛泽东思想也不例外,其根本的理论依据和直接的理论来源就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没有马列主义的指导,就不可能有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

  毛泽东思想体系产生在中国,固然离不开中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离不开中国工人阶级的成长壮大。但这只是为毛泽东思想体系的产生提供了客观社会条件,毛泽东思想要出现,还有其首要的条件,这就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并逐步为中国共产主义者所掌握和运用。如果没有马列主义,就不可能有毛泽东思想体系的产生和发展。历史事实也这样,当马列主义传入中国前,虽有客观社会条件,但未产生毛泽东思想。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指导无产阶级进行革命的科学。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选择马克思列宁主义,并把马克思列宁主义及其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毛泽东思想体系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是历史的必然。

  自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时,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向日本、美国、法国、德国派遣留学生之多,达到了惊人的程度。中国人向西方学得不为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迫使人们活不下去,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第一次世界大战震动了全世界。俄国人举行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过去蕴藏在地下为外国人所看不见的伟大的俄国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革命精力,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之下,象火山一样突然爆发出来了,中国人和全人类对俄国人都另眼看待了。这时,也只是在这时,中国人从思想到生活,才出现了一个崭新的时期。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一个显著变化,就是中国的先进分子开始用无产阶级宇宙观和社会革命论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懂得了要救中国,要消灭人剥削人的制度,只有走十月革命的道路。自此之后,西方资产阶级的文明,资产阶级的民主主义,资产阶级共和国的方案,在中国人民的心目中,一齐破产了。另一个显著变化,就是无产阶级的先进分子,在自觉学习和广泛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之后,建立了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行动指南的,以共产主义为奋斗目标的,新型的工人阶级政党——中国共产党,这是中国历史上破天荒的大事。从此,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就在以马列主义理论武装起来的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向着胜利的道路迈进。

  十月革命后,马克思列宁主义所以能在中国广泛传播并为中国人民所接受,既有十月革命给中国人显示的马列主义的理论魅力以及马列主义理论本身具有的与中国国情和中国革命相沟通、相结合的内涵的原因,也有新文化运动为其传播提供的文化背景以及中国工人阶级的发展壮大为其传播提供的阶级基础的原因。正如毛泽东指出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来到中国之所以发生这样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社会条件有了这种需要,是因为同中国人民革命的实践发生了联系,是因为被中国人民所掌握了。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毛泽东选集》第4卷,第1515页。】因此,党成立以后,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长期的革命实践和理论创造中,把实现马列主义中国化作为自己的神圣职责。他们关于把马克思列宁主义从欧洲形式变为中国形式,运用中国的民族形式和民族语言,说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回答中国革命的理论和政策;他们不断地从马克思列宁主义著作中吸取养料,运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系统地研究中国革命的实际问题和理论问题,不断地总结实践经验,逐步形成了具有中国特点的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毛泽东思想既是中国革命的科学理论,又符合马列主义的一般指导原理,它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马列主义在中国的运用和发展,是中国化了的马列主义。离开了马列主义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与发展,就不可能产生毛泽东思想。

  在毛泽东思想体系产生的渊源问题上,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一元论者,认为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源流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但是,我们也从不忽视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在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革命实际相结合过程中的重要作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其所以能在中国这块肥沃的土壤中生根、开花、结果,并成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与中国传统的思想文化分不开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泽东思想体系的产生和形成,当然也离不开中国历史所创造的思想和文化成果。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的过程中,善于把马列主义由欧洲形式变为中国语言,运用中国的民族形式和民族语言,说明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回答中国革命的理论和政策。同时,又善于把中国人民革命斗争的经验进行科学总结,阐明和发挥马列主义的理论原则,从而形成了中国化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

  事实也是如此,在毛泽东思想的原理中,许多理论和政策包含着对中国传统思想文化的改造和吸收。毛泽东不仅是把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典范,而且也是批判地继承中华民族珍贵遗产的典范,他在把马列主义中国化、民族化的过程中,十分重视学习和研究中国古代文化。毛泽东思想体系之所以博大精深,根茂叶盛,就是与他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这种学习和研究分不开。当然,毛泽东对中国古代文化的批判继承,不能同马克思、恩格斯批判地继承吸收德国的古典哲学,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中的合理内核那样产生出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相比。因为单就对中国古代文化的批判继承,不可能直接产生出中国的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但是,在对待历史文化遗产的态度上则是一样的。毛泽东在他的著作中。所引用的许多中国古代的历史典故和思想成果,以及他在政治、经济、军事、哲学、文艺等多方面所吸收的中国古代的伟大成就。都生动地反映了毛泽东思想和中国古代思想文化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