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十八、进入灵北 “穿插敌伪惊”

  便衣大队配合四师主力在敌占区穿插,配合我敌工人员进入敌营,对敌军官兵进行争取工作,为建立新区人民政权创造条件。

  “穿插敌伪惊”,是陈毅军长在淮北写下的著名诗句,也是对淮北我军和日伪斗争的真实写照。

  1943年3月12日,新四军四师参谋长张震和淮北苏皖边区行署主任刘瑞龙率四师主力一部抵达泅灵睢,并决定建立灵北抗日人民政权。淮北便衣大队奉命派出部分人员进入灵北[灵壁县北部]。

  灵北,是敌伪和土顽的占领区,是我之隐蔽游击区。由于敌强我弱,我军曾经多次来来去去,我党的力量处于隐蔽状态。敌伪和土匪有好多股,比较大一点的,是雷杰三的伪灵壁县保安团,原是国民党广西部队从徐州彻退到淮北的一个团,投降日寇,又宣布“反正”,成为灵北的一股伪化顽军;二是胡泽普的伪剿匪第一支队;三是泗县伪防共自卫团曹五城[即曹老五]的第三大队;四是朱士林的土匪帮派武装和王雨辰的帮派武装。

  我骑兵大队、三十一团一部在敌据点穿插,连续作战,不断打击敌人;我地方工作人员在敌人据点中间,建立了一面、两面、甚至三面政权[是伪保长,是顽保长,又是我方保长];我敌工人员通过各种关系,进入敌占区交朋友,在伪军中建立关系,争取了一些开明绅士和伪军官兵。

  根据刘瑞龙主任传达的淮北区党委指示,为把隐蔽游击区建成抗日根据地,淮北便衣大队在灵北敌人据点中穿插,并派出队员进入敌营活动。

  1943年3月,在淮北苏皖边区行署公安局侦察科副科长马乃松带领下,便衣大队五小队小队长张春阳,带队员进入杨疃伪联防自卫团团部,配合开明人士杨广胜先生进行工作。

  杨疃地处灵壁城北十余公里处,是灵北的一个要镇。日寇曾在杨疃和禅堂集建立据点,在我多次袭击后,鬼子被迫撤回灵壁城,由伪联防自卫团驻守。

  杨广胜是杨疃的一户大地主,也是当地青帮头头之一。鬼子建据点时,他为了保住家产,当了伪联防自卫团团长。但他具有爱国之心,在我敌工人员争取下,秘密给我许多帮助。他曾介绍我敌工人员进入冯庙镇等敌据点了解情况,开展敌军工作。

  马乃松副科长系浙江诸暨人,是一位在浙江入党的老地下党员。他在淮北作过敌工工作,在骑兵团工作过,到公安局不久,就来灵北。他非常熟悉青帮那一套,所以和一些地方人士,特别是安青帮的人很快地建立了关系。这次带便衣队员进入杨疃,任务是促使杨广胜率部反正。

  进入杨疃据点时,伪军士兵看见我便衣队员就相告:“老八来了!”他们常见我军人员来去。不仅在杨疃,就是在灵北别的地方,干伪军的谁都承认“不通八路就混不下去”。伪军互相保密,互相猜疑。弄得鬼子也怀疑一股股伪军“通八路”,提心吊胆。

  一天,杨广胜先生接灵壁伪保安司令部通知,要他到灵壁城去。他当即前去,却出了一个出乎意料的事。鬼子把他扣了起来,罪名是“通八路”。

  马乃松副科长得知后,决定设法进行营救。考虑到进灵壁城,比较难办。又想到鬼子对伪军都很怀疑,在给杨广胜家里人打了招呼,并作了妥善安排后,由我便衣队员在夜间向杨广胜先生家里投了一个手榴弹,再由其家人跑到城里报告。鬼子听报告后,进行了查证,证明确有其事,说明新四军游击队要炸死杨广胜,“通八路”一说,当然不存在,很快将杨广胜放回。

  杨广胜被放回后,他发现有人进城向鬼子告密,遂进行调查。把告密的和反对他与我建立关系的人,一一要我便衣队员带走,先后有十八人被我带到根据地内。他听到报告说,一个排长下乡抢劫,根据和我达成的协议,当即把那个排长抓了起来,当众宣布枪毙。

  淮北便衣大队第五小队的一些队员,在近两个月里,都是在杨广胜的团部,协助进行士兵工作。

  1943年4月,灵北县人民政府宣告成立,5月,杨广胜先生得知雷杰三一个大队在小王圩子被我消灭,看到时机已经到来,决定宣布反正。他的队伍反正后,被我编为灵北独立大队。

  与此同时,淮北便衣大队政委柯志达,奉刘瑞龙主任指示,在开明士绅王雨辰先生家里,将冯庙伪保安团团长王大胖子逮捕。

  柯志达是在便衣大队原政委干思贤调回四师师部后,担任大队政委的。他是坚持了南方三年游击战争的老红军。原任淮北行署警卫营营长。曾随刘瑞龙主任到王场,向王雨辰先生进行工作。

  王雨辰,祖居灵壁北杨町,抗战前曾任国民党芜湖县警察局长,家里有地50顷。他是当地青帮辈分比较大的一个。抗战开始,他回到家乡,为了抗日保家,设香场,收徒弟,聚集千余人,当了游击司令。我军进军苏北,国民党令他向新四军进攻,进到运河东,被我击溃,仅带几个警卫回到家乡。为重整旗鼓,在小曹家附近之三塘庙设香场,收徒弟。他的徒弟大多是乡保长,也有当伪区长、伪大队长的。为争取王雨辰先生,我泗灵睢县委书记李任之,派县政府司法科科长丁汝深去见王雨辰。去时,苌宗商县长(狄克东调走后接任)为了工作方便,作为丁汝深参加安青帮的引进师,由其侄儿带丁汝深到大李集,先找到李靖臣,请李作为丁汝深的传道师。一切办妥之后,丁汝深到王场,找王雨辰拜师,并带了一封苌县长给王雨辰的信。

  王雨辰看了信,知道丁汝深是共产党的人。为了拉关系,保势力,也就收下了。他向丁汝深说:“不瞒你说,我这里就缺这一门。”意思是敌伪顽匪各方的人都有,就缺共产党。

  丁汝深作王雨辰的争取工作,促使王的转变,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后来根据王雨辰先生提供的情报,我军在王圩子歼灭了伪军团长雷杰三带领的一个大队。

  王雨辰先生有个徒弟叫王大胖子,是冯庙伪保安团长,杨疃杨广胜先生曾协助我作过对王大胖子的争取工作。但他以为有鬼子作靠山,不仅对杨广胜先生的忠告听不进去,而且对王雨辰先生的劝告也听不进去。并且劝王雨辰投降日寇,到冯庙去和他一起干伪军。当我根据地在灵北建立人民政权的形势下,我人民政府得到王雨辰的热情拥护,正在筹建灵泗区人民政府,王大胖子迫不及待的一次次找王雨辰,表示坚决反对。王雨辰先生对他的这个徒弟十分恼火,向我工作人员作了透露,并担心王大胖子被雷杰三利用而下毒手。为此,王雨辰不敢住在家里,而秘密的搬到徒弟家里去住。

  淮北便衣大队政委柯志达得知后,经王雨辰先生同意,带少数便衣队员,住在王雨辰先生家里,等王大胖子再找上门。村里人看见我便衣队员,一般都认为是王雨辰的人。

  这天,冯庙伪保安团长王大胖子等带一伙人,来到王雨辰先生家,没有见到王雨辰,却被我便衣队员逮捕。

  在离开王家的路上,王大胖子看到往东走,猜到逮捕他的人是我新四军,在进行试探。我便衣队员向他宣传我军宽大政策。他认定是我军后,利用没有绑他的条件,和跟他一起的一个人,突然逃跑。我便衣队员看他那个胖劲,击倒跟他的一个人后,发出警告,喊他站住。他却死命奔逃,被一位队员在五十米外一枪击毙。

  王雨辰先生得知王大胖子被我惩办,写信给泗灵睢县人民政府苌宗商县长,称赞这件事是:“为国除奸,为民除害”。并热情拥护建立地方抗日人民政权。

  为促进王雨辰先生的转化,张震参谋长和李任之书记,路过王场时,会见了王雨辰先生。继而宣布成立了灵泗区人民政府。丁汝深担任区长,受到各方拥护。接着我十一旅三十一团一个营和师骑兵团一个大队,联合作战,歼灭了伪泗县防共自卫团曹老五的第三大队,曹老五被我击毙。我军并进袭大李集,歼灭了伪区长赵玉山的三个中队。根据地向敌占城市灵壁、睢宁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