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第十二章 寸土必争 保卫胜利果实

  抗日战争结水后,全国人民渴望着和平。但是,以蒋介石为首的困民党反动派,依恃美帝国主义的支持,公然撕毁围共和平谈判的“双十协定”和《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 》,挑起了窄前规模的内战。我师遵照党中央、毛主席关于“针锋相对,寸土必争”的指示,从日本投降之日起,同国民党反动派展开了一场争夺与保卫抗战胜利果实的激烈斗争 。

第一节  收复沦陷区  首战渡口堡

  1945年夏末,正当我1分区各团和各县支队实施反攻作战,扩大解放区之际,日寇被迫宣布无条件投降,我迅速收复了涞水、易县、满城等敌占城镇。遵照朱总司令8月10日发 布的关于接受日伪军投降的命令,我1分区领导机关一部及所属3团、25团、45团、新1团和新3团,在分区司令员肖应棠、副政委龙道权的率领下,9月中旬在易县东、西步乐一带集 结,昼夜兼程北上,准备接受北平日伪军投降。
  9月20日,我前卫25团进至平西斋堂地区,国民党傅作义部队却从黄河后套地区出来,沿平绥线东犯,妄图夺占我已收复的察哈尔省省会张家口。于是,我1分区部队立即向张 家口挺进,先后于9月23、24日到达张家口。此时,东犯之敌马占山部骑兵第5师主力抵进兴和、尚义、渡口堡一带,其先头部队进至柴沟堡附近,情况十分紧急。为保卫张家口, 夺回被傅作义抢去的胜利果实,我1分区部队旋即奉命西进,9月27日将柴沟堡之敌击退。敌察觉我主力部队临近后,便仓促龟缩到渡口堡,企图利用城堡及有利地形,抢修工事, 固守待援,寻机再犯。10月1日晚10时,我25团在冀察军区兄弟部队协同下,向渡口堡守敌发起攻击,几次登城均未奏效。
  2日3时,25团侦察排长张凯胜,率投弹组边投弹边登城,协同2连利用手榴弹爆炸烟幕的瞬间,迅速登上城垣,打开了突破口;侦察排同时打开东门。1、3、4连相继冲人城内 ,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巷院争夺战,经过反复冲杀肉搏,黎明时全歼渡口堡之敌。25团毙伤敌120余人,俘敌300余名,缴战马400匹,步骑枪263支。
  渡口堡歼灭战之后,我1分区部队协同冀察军区兄弟部队乘胜追击,相继夺回兴和、尚义等地。同时,兄弟部队也相继收复了新保安、怀来、延庆、康庄等地。至此,察哈尔省 全获解放。

第二节  西洋河整河整编  西征绥远

  1945年10月上旬,我1分区部队于察哈尔省怀安县西洋河地区进行整编,改称晋察冀军区冀察军区野战第6旅,旅长肖应棠,政委龙道权。所属3团、25团、45团依序改称第1 6 团、17团、18团,并由原小团(没有营建制)扩编为大团(3个营建制),将新1团、新3团分别编入各团。团增编82迫击炮连,营增编重机枪排,全旅实力扩大为5670人。部队整编后, 加紧自卫战争的准备,利用作战间隙进行了短时间的射击、投弹、刺杀等技术训练和骑兵作战的战术训练,战斗力明显提高。
  傅作义部队在渡口堡受挫后,将其主力35军调往卓资山、集宁地区,纠集重兵,配合北平方向之敌,再度进犯张家口。
  为粉碎国民党东西两面夹击张家口的企图,晋察冀军区决定:发起绥远战役,歼灭东犯之傅作义部,解我西顾之忧。我6旅奉命在冀察军区兄弟部队配合下,攻歼隆盛庄之敌。 同时,冀中、冀晋、晋绥各部队攻歼三水岭、张皋镇、凉城、新堂、丰镇等地之敌。
  强攻隆盛庄  1945年10月18日,我旅首先以18团直插王福镇,断敌西逃之路;16团迂回罕隆盛庄南侧,阻敌南逃;17团由隆盛庄西北面,迅速将敌合围于隆盛庄。在此之前, 敌已察觉我军逼近,张皋镇、三水岭之敌分别经隆盛庄逃跑。为防止隆盛庄之敌再逃,我旅于19日黄昏先行向敌发起攻击。20日拂晓,17团3个营全部突入镇内。16团、18团也先后 突入一部。敌人猛烈反扑,我突入部队被迫退回。经查,隆盛庄守敌为1个骑兵师的主力和1个步兵团。在我攻击兵力并不占优势的情况下,旅首长决心迅速调整部署,先紧紧围住 敌人,待兄弟部队到达后再行歼灭。
  20日下午,兄弟部队到达。正当我调整攻击部署之际,敌新编骑4师惧歼,师长刘万舂率部突围,留其19团及1个骑兵连固守。按照新的部署,我旅负责由北门至西北角地段实 施突破。16团由北门攻击,1 8团由西北角攻击,17团为旅预备队。当日黄昏,发起总攻,各部迅速突人镇内,经4小时激战,守敌大部被歼,共俘敌500余人。21日晨,战斗胜利结 束。
  19日至23日,各兄弟部队先后攻克凉城、新堂、丰镇、苏集、集宁、官村、卓资山等地,西进绥远的大门完全被打开。我军乘胜西进,傅作义部向归绥方向落荒而逃。
  坝口子阻击  为不使敌人有喘息之机,我旅由官村乘火车至旗下营子、保尔哈哨附近地区集结,尔后向归绥方向发展进攻。10月27日进至哈拉沁、哈拉埂地区,奉命扫除归绥 外围敌坝口子据点。
  坝口子位于归绥西北15华里。10月28日,我旅由东、北、西三面向坝口子守敌发起攻击。敌人惧歼,溃逃归绥。我16团、17团占领坝口子附近有利地形,构筑工事,准备阻击 由归绥北犯之敌。
  10月29日晨,敌35军新编31师在飞机大炮的火力掩护下,向坝口子一线阵地实施猛攻,其主要突击方向在我17团防御阵地当面。在激战的7个多小时中,敌人多次冲击均被我猛 烈火力和英勇反击所击退,毙伤敌2000佘人。当晚,第40团由西向东突然袭击敌之侧后,歼敌一部。敌见势不妙,便仓惶缩回归绥。从此,归绥之敌被迫凭坚防守,不敢出战。
  奇袭武川城  为保障围攻归绥部队的后方安全,我旅奉命歼灭武川守敌。旅以17团继续担任坝口子一线防御,率16团、18团经一昼夜急行军,于11月5日晨,出敌不意,突然将 武川之敌包围。16团由东门,18团由西门,迅速发起攻击。18团4连首先突入城内,直插敌指挥部,俘敌副团长及其指挥机关人员一部,使慌乱之敌陷入东西夹击中,激战4小时, 全歼守敌,无一漏网。计俘敌副团长以下840余人,毙伤敌1000余,缴获迫击炮4门,重机枪4挺,轻机枪12挺和大批弹药、物资器材。
  12月14日绥远战役结束。我旅于16日从集宁到丰镇徒步又到阳高地区,再乘火车返回察哈尔省怀来县土木地区集结。

第三节  察北剿匪  整训备战

  1946年1月10日,国民党慑于我解放区自卫战争的伟大胜利,同我党签订了《停止国内军事冲突的协议》。同时,在全国人民要求和平的压力下,召开政治协商会议。
  3月底,我6旅在察哈尔省怀来县,改称晋察冀野战军第2纵队第4旅。旅长肖应棠,政委龙道权,副旅长许诚,参谋长陈焕,政治部主任郑旭煜。原16团、17团改称10团、11团 ,原18团调回新建的1分区。6月,晋察冀军区12分区第40团调入我4旅,改称12团(现579团)。
  12团于1942年2月23日,在察哈尔省龙关县(现河北省赤城县)前孤山村正式建团。其前身为部分红军骨干,于1938年6月组成的平北游击支队。尔后,创建厂以大海陀为中心的 平北抗日根据地,活动于延庆、怀来、宣化、龙关、赤城、沽源地区。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日伪军作战50余次,其中较大的有:西坡伏击,小河了奇袭,北栅子歼灭战,关底伏击 ,血战猴儿山,以及收复新保安、宣化、张家口等战役战斗,并取得显着成绩,累计消灭日伪军5000余人,其2连荣获晋察冀军区批准的“英雄长城中队”称号。
  我1分区改称4旅后,先后转移至柴沟堡和察北商都地区。此间,补人察哈尔省子弟兵1200余人。部队转入以战备姿态进行军政训练和剿匪建政。政治教育的重点内容是,认清 目前形势和任务。军事训练主要是三大技术和制式训练。经过两个多月的教育训练,广大指战员提高了阶级觉悟,认清了国民党假和平、真内战的反动本质,有效克服了和平麻痹 思想,较好地掌握了射击、刺杀、投弹三大技术。
  当时,察北地区残存的土匪在国民党的策动下,到处破坏抢劫,妄图配合国民党军袭击张家口。我旅奉命将11团开赴张北、康保、多伦等地区,清剿匪特,帮助建立人民政权 ,广泛开展新解放区的群众工作。该团政委刘克宽,号召全团党员和干部战士,认真执行党的政策,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经过3个多月的艰苦、细致、紧张的工作,很快肃 清了该地区内的匪特,建立起8处村、区人民政权。特别是3连,处处维护群众利益,扩大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被当地群众称颂是“天下第一军”,延安新华广播电台多次播发了 他们的生动事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