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师节
    • 毛泽东逝世42周年
    • 9.18抗战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人的阶级性*(一九四一年六月)

  在阶级社会中,人的阶级性,就是人的本性,本质。

  在阶级社会中,一切的人们是作为阶级的人而存在的。如是,人的社会本质,就由人的阶级地位来决定。由于人们的阶级地位各有不同,人们的社会本质也各有不同。过去孟子、告子、荀子等,为了“人性善或人性恶”的问题,争论个不清楚,就是因为他们不懂得或者故意要掩藏人们这种社会本质(本性)的阶级差异。在阶级社会中,人们的善恶观念就各有不同:剥削者认为善的,被剥削者认为恶,被剥削者认为恶的,剥削者认为善,离开阶级关系而来讨论人们的性善或性恶,自然闹不清楚。犹如我们如果不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就不能判断某人某人的好坏如何,更不能判断某人某人的党性如何。

  *这是刘少奇在中共中央华中局党校的演讲,原载一九四一年十月十日出版的中共中央华中局的内部刊物《真理》第二期。一九四九年六月经作者“作了一种原则性的修改”后,作为附录收入同年八月解放社出版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书。

  人的阶级性,是由人的阶级地位决定的。这就是说,一定集团的人们,长期站在一定的阶级地位,即站在一定的社会生产地位,以一定的方式,长期的生产着、生活着与斗争着,即产生他们的特殊生活样式、特殊的利益、特殊的要求、特殊的心理、思想、习惯、观点和气派,及其对其他集团人们与各种事物的特殊关系等等,而与其他集团的人们不同,或者相反。这就形成了人们特殊的性格、特殊的阶级性。

  由于社会各阶级的人们有不同的利益、要求、思想和习惯,如是,各阶级的人们对于社会历史上的一切事物——如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就有各种不同的观察方法与处理方针。统治的阶级根据他们的利益要求和观点来制订各种法律与制度,如是,社会上的一切政治、经济、文化制度,都成为统治阶级的东西,都充满着阶级性。

  在阶级社会中,人们的一切思想、言论、行动,一切社会制度,一切学说,都贯串着阶级性。贯串着各种不同阶级的特殊利益与要求。我们从人们各种不同的要求、学说及思想、言论、行动中,即可看出他们不同的阶级性。

  比如说吧,农业的自然经济及手工业生产方法,是封建社会的基础。封建主在这种生产中是站在剥削农民剩余劳动的地位,自己不劳动,依靠地租及徭役而生活。如是,他们就要求割据更多的地盘,要求土地永远属于他们所有,要求农民贡献他们以更多的地租和无代价的劳动,并且承认他们站在农民头上剥削农民的合理性。如是,就养成他们

  的封建割据性、互相兼并性、以及奢惰性、残暴性、社会制度上的等级性等等。这些就是封建阶级的特性。

  近代产业的机器生产方法,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基础。资产阶级在这种生产中是站在占有生产手段及全部生产品以剥削无产阶级剩余劳动的地位,依靠工人们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而生活。如是,他们就要求商品与劳动[107]的自由卖买、自由竞争,用经济手段以摧毁其竞争者,造成自己在经济上以及政治上的垄断地位,要求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要求工人们贡献他们以数量更多(更长的工作时间与更快的工作速度)、质量更好(更好的熟练的技术)的剩余劳动,更少地付给工人的工资,并且承认他们发财、垄断社会财富的合理性。如是,就养成他们的竞争性、垄断性、奢侈性、组织上的集中性、机械性等等。这就是资产阶级的特性。

  又比如说农民吧。由于农民长期附着在土地上进行散漫的、独立的、简单的、自给的、彼此不大互相协作的生产,和他们简单的独立的生活样式,以及他们对于地租劳役的负担等,就养成农民的散漫性、保守性、狭隘性、落后性,对于财产的私有观念,对于封建主的反抗性及政治上的平等、要求等等。这就是农民阶级的特性。

  由于无产阶级是集中在大产业中生产,分工很细,一切动作都受机器的限制与彼此约制,他们是没有生产手段的出卖劳力的工钱劳动者,依靠工资过活,他们与一切劳动者没有基本的利害冲突,因此,就养成他们伟大的团结性、互助性、组织性、纪律性、进步性,对于财产的公有要求,及

  对于一切剥削者的反抗性、战斗性、坚韧性等等。这就是无产阶级的特性。

  一切剥削阶级,都要欺骗与压迫被剥削者,都要互相争夺被剥削者的剩余生产物或剩余价值;因此,就造成一切剥削者的欺骗性、对于人的压迫性及互相争夺性。历史上有许多战争,是由于剥削阶级互相争夺与分割被剥削者的剩余生产物与剩余价值而发生的。

  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使别人受痛苦”的基础上,是一切剥削者的共同特点。牺牲全人类或大多数人的幸福,把全人类或最大多数人民弄到饥寒交迫与被侮辱的地位,来造成个人或少数人们特殊的权利与特殊的享受,这就是一切剥削者的“高贵”、“伟大”与“被人尊敬”的基础,一切剥削者的道德的基础。

  无产阶级与共产党员就与此相反,是把自己的幸福建筑在“使别人同享幸福”的基础上。是在努力于最大多数劳动人民与全人类的解放斗争中来解放自己,来消灭少数人的特殊权利,这就是共产党员的高贵、伟大与被人尊敬的基础,共产主义的道德的基础。

  这就是阶级社会中人们各种不同的阶级特性。这种阶级特性是由人们长期在生产中的特殊地位及特殊生产关系、生活方式而慢慢养成起来,成为人们的一种天性,这种天性,是社会的。

  党性,就是人们这种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表现。所以人们也有各种不同韵党性:有封建阶级的党性,资产阶级的

  党性,无产阶级的党性等。

  共产党员的党性,就是无产者阶级性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就是无产者本质的最高表现,就是无产阶级利益最高而集中的表现。共产党员的党性锻炼和修养,是党员本质的改造。

  共产党要把无产阶级各种伟大的进步的特性发展到最高度。每个党员要照着这一切特性来改造自己,要使自己具备这一切的优良的特性。这就是本质的改造。一切非大产业工人中出身的党员,他们也具有非无产阶级的天性,他们的改造工作是需要得更多的。

  无产阶级的特性,也并不是不变的。在无产阶级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同时也形成和发展它的特性,以至发展成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在将来社会主义的改造时期,由社会主义进入共产主义的时期,无产阶级不断改造社会,不断改造人类的本质,同时也不断改造自己的本质,改造自己的特性。到了共产主义社会中,人们的阶级区别消灭了,人们的阶级特性也要消灭。如是,人类的共同本性,共同的人性,就能形成。这就是人类本质改造的全部过程。

  但是世界历史上只有共产党员及马克思主义者,才承认自己与一切人们及历史社会事物的党性与阶级性。这也是由于无产阶级的特殊阶级地位,使得共产党员能够公开认识并宣布这个真理。这个真理的公布,对于无产阶级并没有害处,而对于剥削阶级则是很严重的打击,因为这样就揭破了他们的黑幕,使他们更难于拥护他们少数人的利益。

  其他一切党派与阶级,都不承认他们自己的党性与阶级性,都要把自己描写成为似乎是“超党派”、“超阶级”的样子。其实在这种“超党派”、“超阶级”的胡说后面,就隐藏着剥削阶级同样多的实际利益。他们在被剥削者面前,不敢承认自己的党派性与阶级性。而小资产阶级承认这种“超党派”、“超阶级”的胡说,则是由于他们的幻想与无知。长于幻想,畏惧严重的实践与斗争,则是表示小资产阶级的本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