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中苏政治和军事合作关系发展概况

  《中苏同盟友好互助条约》签订后,中苏两国进入全面友好合作的新时期。在政治军事领域,双方进行了全面深入的合作。

  首先,中苏友好关系表现在两国领导人之间始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和经常的接触。特别是在斯大林逝世后,两国领导人进行了频繁的互访。除了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访问苏联外,毛泽东还于1957年11月赴莫斯科参加了庆祝十月革命胜利40周年盛典,并出席了在莫斯科召开的社会主义国家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和世界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刘少奇于1952年10月赴苏参加了苏共第19次代表大会。朱德于1956年2月访问苏联并出席了苏共第20次代表大会。周恩来在1950年1—2月,1952年8—9月、1957年1月、1959年1月正式访问苏联,同时还进行了多次工作访问。斯大林去世前,中苏两国领导人的接触都是采取中国领导人前去莫斯科与苏联领导人会谈的方式。斯大林去世后,苏联改变了这一做法,苏联党政领导人对中国进行了多次访问。1954年10月、1958年7月、1959年9月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三次访问中国。1954年10月,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布尔加宁访问中国。1956年4月和9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部长会议副主席米高扬访问中国。1957年4、5月,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访问中国。

  中苏两国的友好合作关系在国际政治舞台和国际共运内部事务方面也充分体现出来。1949年11月15日,周恩来外长分别致电联合国秘书长赖伊和第四届联大主席罗慕洛,正式提出,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已被推翻的国民党政府享有在联合国和安理会代表中国的席位。11月23日,苏联出席联大的代表团团长维辛斯基在全体会议发言中表示坚决支持周恩来的声明。1950年1月10日,在中国政府于1月8日再次向联合国提出要求享有在联合国安理会的合法席位及驱逐国民党政府代表后,苏联代表马立克在安理会提出支持中国政府的提案,要求安理会作出开除前国民党政府代表的决议,并受权声明,在安理会开除前国民党政府的代表之前,苏联将不参加安理会工作。由于美国等国的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直到1971年才获得解决。在这一长期斗争中,苏联在大部分时间里,都站在中国一边,为此而作了积极努力。

  台湾是中国的领土。新中国建立时,台湾被败退的国民党政府控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虽然发动了解放台湾的战役,但由于种种客观原因未能及时完成统一祖国的任务。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美国政府不顾《开罗宣言》、《波茨坦宣言》的明确规定,违背它以前关于台湾问题的承诺,在武装侵略朝鲜的同时武力占领台湾,并制造了“台湾地位未决论”。对此,中国发表声明严厉谴责美国对中国领土的武装侵略,重申中国对台湾的领土主权。苏联对中国反对美国武力侵台的斗争给予了坚决支持。8月24日,中国向安理会提出控诉和建议,要求制裁美国的侵略行为。美国反对将此要求列入议程,苏联代表以主席身份决定将此问题列入议程。联大会议开幕后,根据中国的来电,苏联代表提出了关于美国侵犯中国领空扫射与轰炸中国领土与炮轰中国船只的提案,要求联合国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参加讨论。这使得中国代表伍修权有机会利用联合国讲坛充分揭露美国的罪恶行径,表达中国人民的声音。

  朝鲜战争结束后,面对美国企图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阴谋,中国再次重申关于台湾问题的严正立场。1954年10月10日,中国提出对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的控诉。10月15日,苏联代表维辛斯基向联大会议提出关于侵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行为以及美国海军对这些行为责任的提案,谴责并要求制止美国的这种侵略。1954年12月,美国与台湾当局签订共同防御条约后,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该条约是非法的无效的。苏联也发表声明认为美蒋条约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苏联政府完全支持中国政府的立场。1955年1月中国解放了一江山岛后,美国总统先是呼吁联合国斡旋停止中国沿海的战斗,后又要求美国国会授权他必要时使用美军来保护台湾安全。中国既反对由联合国讨论所谓停火问题,更反对美国武力干涉中国内政。对此,苏联向安理会提出关于美国在中国的台湾和其他岛屿地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侵略行为的提案,要求美国从该地区撤走军事力量。

  中国对苏联在国际事务中为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维护世界和平所作的努力也给予了响应和支持。1951年5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政府关于美国对日和约草案的意见以及苏联关于准备对日和约的具体建议。11月,中国声明赞同苏联在联大提出的包括有裁减军备和五大国缔结和平公约在内的4点和平倡议。1954年1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主张召开五大国会议以审查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措施的建议。8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召开欧洲国家会议的建议,赞成建立欧洲集体安全体系以保障欧洲及世界和平。1955年5月,苏联及东欧国家在华沙缔结友好合作互助条约后,中国表示对这一条约及有关决定给予完全支持和合作。7月,中国表示支持苏联在5月提出的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的建议,如果苏联提议召开的世界普遍裁军和禁止原子武器会议能够开成,中国准备在这个会议上同其他国家一起承担应尽的义务。1957年2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维护中近东和平和安全的建议。12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苏美英共同承担不使用核武器义务及北约成员国与华约成员国之间缔结互不侵犯协定的提议。1958年8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召开联合国特别紧急会议以解决中东局势的建议。12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从柏林撤退外国驻军和结束柏林占领状态的建议。1959年1月,中国声明支持苏联关于召开和会讨论和缔结对德和约的建议。3月,中国表示支持苏联关于召开各国首脑会议缓和国际紧张局势的建议。9月,中国声明同意苏联关于迅速召开1954年日内瓦会议参加国讨论老挝局势的建议。

  中苏在支援朝鲜人民和越南人民反抗侵略的斗争中进行了积极有效的合作。朝鲜战争初期,中国配合苏联积极谋求朝鲜问题的和平解决。中苏主张立即在朝鲜停止敌对行动并从朝鲜撤退外国军队,联合国在讨论朝鲜问题时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参加。当美军越过三八线向中朝边境逼进后,中苏经过紧急磋商,做出了联合抗美援朝的决定。商定中国派出志愿军,苏联向中国提供武器装备,并调空军驻扎在中朝边境,以保障志愿军后方的安全。在朝鲜战场形势得到根本扭转双方处于僵持状态下,中朝苏又密切配合与美国在谈判桌上展开了外交斗争,于1953年7月达成了停战协定。

  对越南人民的抗法斗争,中苏携手给予了支持。1950年初毛泽东在莫斯科就曾与斯大林讨论了印度支那问题,告之中国准备承认越南民主共和国,并支持他们的民族解放斗争,斯大林表示苏联也愿意对越南提供必要的援助。1952年周恩来访苏时,斯大林同意了中国提出的发起西北战役的建议,双方就越法和谈问题达成了共识。1954年日内瓦会议召开,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印支问题,这是中苏在重大国际场合的一次成功的合作。在中苏密切联系默契配合下,会议最后达成了解决印支和平的协议。

  中苏都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同属社会主义阵营。因此,中国在国际共运领域对苏联也实行了配合。1956年10月,相继发生了波兰事件和匈牙利事件。中国积极协助苏联妥善处理了事件,并努力调解苏联与东欧国家之间的紧张关系,在批评苏联的大国主义作风,搞党际关系不平等的错误的同时,也注意维护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团结和苏联在国际共运中的领导地位。

  中苏友好同盟最重要的方面是以一个军事同盟的面目出现的。对此,《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里面写得很清楚,中苏结盟主要是用来防止来自美国的军事威胁。朝鲜战争爆发后,中苏两国在朝鲜战场上协同作战,双方的同盟关系在朝鲜战场上得到了充分体现。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参战后,苏联向中国提供了大量的军事援助,苏联向中国提供60个师的装备,为支援空军作战,1951年苏联还承建了6个飞机修理厂。【《国史参考资料》,1995年第1期,第17页。】苏联还出动空军与志愿军空军共同作战,对志愿军后方进行掩护。1955年苏联还向中国军队移交了大连和旅顺的海军基地。为促进中国人民解放军现代化和正规化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在50年代还开始了全面学习苏军的活动,参照苏联军队条令基础上,还编写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内务、纪律、队列条令。人民解放军在50年代还翻译出版了各种苏军条令,创办了多种形式译丛和介绍苏军的刊物,并大量翻译苏联的军事著作。苏联不仅提供飞机、舰艇和技术等直接帮助中国建立现代空军、海军,还向中国人民解放军派出大量专家顾问,从1949年到1960年仅向海军就派出顾问达3390人。【刘志青:《恩怨历尽后的反思——中苏关系七十年》,黄河出版社1998年版,第402页。】此外,人民解放军还派出大量干部到苏联学习军事。中国的党政军各方面领导人亲自去苏联考察对苏联建军经验和军事技术发展进行全面了解。在苏联帮助下,中国从1953年起先后新建和扩建了79个较大规模的军工厂,仿制苏联的武器装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