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改革开放四十年
    • 11月11日空军成立纪念日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十九大学习
    • <
    • >

第九章 白求恩、柯棣华在1分区战地

  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得到了世界上许多国家和国际友人的大力援助。1938年春,加拿大共产党员、着名的胸外科专家诺尔曼·白求恩同志,率领1个由加拿大人和美国人组成 的医疗队来到中国。1940年初,由印度柯棣华、巴苏华等大夫组成的援华医疗队也来到中国。他们在我1分区战地救死扶伤,帮助我进行抗日战争。
  1939年2月,白求恩同志来到狼牙山下桑岗我1分区卫生部驻地,巡视了1、3团和分区医院3个所的战地救护工作,给分区医疗队做了战地救护的技术辅导。他要求每个医护人员 要具有极端负责和满腔热忱的工作态度,并对分区卫生部长张杰同志说:“你当了部长也必须熟知和了解护理员、护士的工作,然后才有资格充任合格的卫生部长”。
  同年10月,白求恩大夫来到干河净小山村。这是我1分区伤员卫生所的所在地,大龙华歼灭战中的大部分重伤员都集中在这个所里治疗。白求恩大夫到达的当天上午,只喝了1 杯水,就急着去查看病房,直到查完分散在100来户农舍中的全部伤员,在太阳西斜时,才在同志们的催促下用午饭。次日,他亲自对伤员的伤情逐个检查登记,尔后便主持了为时 23天的手术工作,使300多名伤员转危为安,恢复健康。他还给马辉同志做了陈旧性口部战伤整形手术。治疗中,他亲自设计图样,和木工、铁匠一起制作了大批托马式夹板,用于 治疗骨折,使很多战士免于残废重返前线;他首次推行输血法,亲自化验血型,组织义务输血队,使危在旦夕的伤员起死回生;他总结推广“消毒13步法”,严把细菌感染关,保 护了伤员的健康。救治伤员之暇,他还主动为驻地患有疝气和兔唇的农家孩子及身体畸形的农民做矫形手术,治疗各种常见病。乡亲们送来鸡蛋、红枣致谢。白求恩谦逊地说:“ 不要感谢我,我是八路军的医生,你们应该感谢八路军才对!”
  干河净医疗工作告一段落后,白求恩准备回国为我抗战募捐。这天上午9时,他最后一次检查病房,当发现一个叫吴明的伤员因患颈部丹毒合并头部蜂窝质炎,已被抬进隔离室 时,马上命令抬回手术室。这时手术用的橡皮手套已被驮骡带走,他谢绝大家的劝阻,毅然决定亲自裸手作手术,不幸,在探摸伤口内碎骨时,他的左手指被扎破,受了致命的病 毒感染。
  手术后,白求恩匆忙去追赶医疗队,途中得知雁宿崖、黄土岭战斗即将开始,他不顾自己的病痛又调转坐骑,连夜赶到管头我1分区司令部驻地,要求分区首长把他留在战地。 卫生部长张杰连夜组织制图为白求恩去世前赠送给我“红军医院”的显微镜和部分医疗器械,实物现存石家庄白求恩医院纪念馆作了200个夹板、几十个拐杖、1000多个急救包。次 日下午,白求恩带着这些医疗器材,冒着风雪,跋涉70里山路,赶到了前线,在距火线7里的孙家庄村的破庙里开设了手术室。战斗打响后,白求恩在四壁透风的破庙里,不顾寒冷 ,昼夜不离手术台,冒着日军的炮火忘我地救治伤员,有一次连续工作69个小时,为115名伤员做了手术。后来他中毒的手指严重发炎,身体高烧,仍把左臂吊在胸前,服一些药, 支撑着在担架旁检查伤员伤势,在手术台旁指导医生手术。他说:“你们不要拿我当古董,要拿我当一挺机关枪使用。”战斗结束前夕,上级命令部队用担架把他抬下战场,到达 完县(现唐县)黄石口村时,白求恩的病情急剧恶化。军区领导派纪亭榭团长代表3团全体战士赶来看望他,向他致以敬意,白求恩留恋地说:“我十二分惦念的是前方流血的战士, 假使我还有一点支撑的力量,我一定要留在前方”!白求恩将他使用的两箱上百件手术器械、1台珍贵的显微镜,交予我分区医务主任王道建,请他转赠给1分区这所他很敬佩的“红 军医院”。1939年11月12日晨,白求恩不幸逝世。17日,晋察冀边区党政军领导机关和驻地群众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葬礼。12月1日,延安各界为白求恩举行了追悼大会,毛泽东题写 挽联,并于12月21日撰写《纪念白求恩》专文,号召中国共产党党员学习白求恩的国际主义精神和共产主义精神。白求恩逝世后,我分区广大军民悲痛万分,许多同志流下了热泪 。在前线,战士们高呼着白求恩的名字向日寇冲锋,狠狠打击敌人。在分区医院和各个救护所里,医护人员用白求恩的精神进行工作,千方百计抢救伤员。
  白求恩同志光辉的一生,水远是我们学习的光辉榜样。
  2002年8月18日,我红1师医院为了学习继承发扬白求恩伟大的国际主义精神和精益求精的医术,在医院中心花园为白求恩立了碑。
  师政委李光聚在红1师医院白求恩塑像落成典礼上讲话
  1940年8月下旬,百团大战的第二阶段涞、灵战役即将开始时,印度援华医疗队的柯棣华和巴苏华大夫,带领巡回医疗队来到1分区。他在检查治疗了几个“医院村”的几百名 伤员后,于9月23日带队在乌龙沟开设了手术站,直接负责3团在东团堡战斗中的救护工作。在3、4天的紧张抢救工作中,他昼夜照顾从前线送下来的伤员,连吃饭都顾不上。有时 他还不顾流弹冷炮的危险,到火线上不辞辛劳地背送伤员,进行包扎手术。医疗中,他对日寇使用达姆弹给我指战员造成的伤害特别严重,表示出了极大的义愤,对我军战士无比 英勇的革命精神,表示十分敬佩。印度援华医疗队的高超医疗技术和满腔热忱的工作态度,使我1分区军民永远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