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毛泽东思想的创造性特点

  毛泽东思想的创造性特点,是指在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过程中,善于从中国的特殊国情出发,独立地探索和提出适合中国革命和建设需要的理论和策略,以独创性的理论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宝库增添新的内容。

  旧中国是一个半殖民地半封建的落后的东方大国,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情况差异极大。要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成功地运用到中国这样的国家,必须把高度的科学精神和高度的革命创造精神相结合,这里关键在于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解放思想,大胆探索,实事求是,敢于创新,敢于突破马列主义理论中某些已经过时的、不合适中国具体情况的个别原理和个别结论,而代之以适合于中国社会历史环境的新原理和新结论。要真正实现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和建设实际的结合,作出合乎中国需要的理论性创造,从认识论上说,它必须经历两个相互联结的过程:第一个过程是从一般到特殊,就是把马列主义普遍原理运用于中国的实际,仔细而慎密地分析中国特殊国情,探索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特殊规律和特殊道路,用以指导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第二个过程是从特殊到一般,就是把中国革命和建设的独特经验加以科学的总结,作出符合于马列主义基本原理又合乎本国需要的新的理论概括。这两个过程的有机结合,就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的统一,就是理论创造的过程。正如毛泽东所说:“中国共产党人只有在他们善于应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善于应用列宁斯大林关于中国革命的学说,进一步地从中国的历史实际和中国革命实际的认真研究中,在各方面作出合乎中国需要的理论性创造,才叫做理论和实际相联系。”【《毛泽东选集》第3卷,第820页。】

  中国的教条主义者遇到革命中的实际问题,不是先考虑实际情况如何,而是先考虑马恩列斯的“本本”上是怎样说的,或者在欧洲,在俄国革命史上有过什么类似的情况,用过什么口号和策略,把它原封不动地搬到中国来。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同这种教条主义的错误倾向进行进行了坚持不懈的斗争。毛泽东思想就是在同这种错误倾向作斗争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毛泽东同教条主义者不同,他笃信马列但又从不迷信马列的“本本”和外国现成的经验,而是在马列主义一般原理的指导下,潜心于中国社会状况的实地调查和研究,因此,能够正确地回答和解决中国革命过程中不断出现的各种新问题,作出了新的理论创造。

  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决议指出:“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把中国长期革命实践中一系列独创性经验作了理论概括,形成了适合中国情况的科学的指导思想。”这些思想都以它们的独创性为马列主义理论宝库增添了新的精神财富。例如,它发展了马列主义关于无产阶级在民主革命中的领导权的思想,创立了无产阶级领导的、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大众的、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理论;摒弃了不适合中国国情的“城市中心论”,创立了以农村包围城市为特征的中国式的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的理论、提出了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和党的建设是中国民主革命三个法宝的理论;创立了十大军事原则,阐明了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思想,解决了人民军队如何以劣势兵力和落后装备,去战胜强大敌人这个最复杂、最困难的任务,从而在理论和实际上解决了半殖民地半封建国家无产阶级如何进行革命和夺取政权的问题。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还把马列主义的建党学说运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全面总结了中国共产党的建设经验,创造性提出了“首先着重在思想上、政治上进行建设,同时也在组织上进行建设”的正确建党路线和理论,成功地解决了在现代产业工人很少,而农民、小资产阶级是人口绝大多数的中国历史条件下建设新型的无产阶级政党的困难问题。他们从中国实际出发,提出了社会主义工业化和社会主义改造同时并举的方针,并实行逐步改造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具体政策,创造性地开辟了一条适合中国特点的社会主义改造道路。从理论和实践上解决了在中国这样一个占世界人口近四分之一的、经济文化落后的大国建立社会主义制度的艰巨任务,丰富和发展了科学社会主义理论。他们总结了我国的实践经验,继承和发挥了列宁关于“在社会主义下,对抗将会消失,矛盾仍将存在”的思想,摒弃了国内外有人不承认或不敢承认社会主义社会仍然存在矛盾的形而上学思想,明确地提出社会主义的基本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矛盾,创立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理论,并把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确立为党和国家政治生活的主题,为马列主义理论宝库增添了崭新的内容。

  在中国这样一个落后的东方大国中建设社会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新课题。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不是脱胎于马克思主义创始人设想的那种典型的高度发展的资本主义社会,也不是象苏联、东欧一些国家那样脱胎于初步工业化的资本主义社会,而是脱胎于生产力落后,远未实现工业化,生产的商品化、社会化、现代化程度很低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这种基础上建设社会主义,照搬“本本”不行,照搬外国模式也不行,只能从国情出发,在马列主义普遍原理指导下,在实践中开辟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刚刚建立时,毛泽东提出这个任务,但在探索中经历了曲折的过程。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以邓小平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重新确立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总结了历史的经验教训,冲破了传统的社会主义模式的束缚,终于创立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和路线。这是集中全党智慧和经验的新创造,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对马列主义的一个最重大的贡献。邓小平是坚持和发展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杰出代表,他提出的关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论述,关于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的论述,关于“一国两制”和平统一祖国的论述等,都是马列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的结合,是对马列主义的丰富和发展,是毛泽东思想的创造性特点的新的重要表现。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之所以能作出独创性的理论贡献,实现马列主义中国化,是因为他们具备了这方面的条件:第一,具有丰富的历史知识、社会知识和指导革命与建设的丰富经验;第二,具有很高的马列主义理论修养,善于应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实事求是地对社会、历史和客观形势及其发展作精确的科学分析;第三,对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具有坚定的信心和决心,有着百折不挠的革命精神和移山填海的意志,因而敢于率领全党和全国人民进行翻天覆地的战斗,不断开拓前进;第四,同广大人民群众取得最密切的联系,信任群众的力量,依靠群众的创造,善于把群众的经验、意志和思想集中起来,在理论上进行新的概括。

  综上所述。毛泽东思想具有结合性、时代性、民族性、实践性和创造性等方面的特点,这些方面之间有着内在的有机联系,其中,结合性,即马克思列宁主义普遍原理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是毛泽东思想的根本特征,或者说,是毛泽东思想最基本的特点。其它各个方面的特点,是结合性特点的具体表现。当然,这种结合性,又离不开时代性、民族性、实践性和创造性,否则,“结合”性就无法体现和实现。我们不能割裂它们之间内在的有机联系,应统一起来理解和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