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一图片
    • 中国延安精神研究会
    • 一史二志
    • 十九大学习
    • <
    • >

田心铭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理论基础

  毛泽东的重要著作《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以下简称《正处》)在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第一次明确提出并系统阐述了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理论。笔者认为,这一理论是我们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重要理论基础。本文围绕这一观点谈一些认识。

  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基础,广义地说,是不断发展着的整个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理论体系。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作为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最新思想成果之一,本身就是发展着的马克思主义中的一个内在构成部分,是与整个体系熔为一体、不可分割的,因而是以这整个体系为理论基础的。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中,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理论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最直接的理论基础,而这一理论是毛泽东在《正处》中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伟大贡献。

  毛泽东没有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明确提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战略任务和基本要求,形成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战略思想,是十六大以后党的理论创新的重大成果。但是,在毛泽东的著作中,不难发现这一思想的源头。1944年,毛泽东在一次讲话中提出,“对自己人、对人民、对同志、对官长、对部下要和,要团结。”【《坚持为人民服务》,《毛泽东文集》第3卷,第208页】1957年2月,毛泽东在《正处》中说:“国家的统一,人民的团结,国内各民族的团结,这是我们的事业必定要胜利的基本保证。”这里已经蕴含着对社会主义条件下社会和谐重大意义的深刻认识。同年7月,毛泽东在一篇文章中提出,“我们的目标,是想造成一个又有集中又有民主,又有纪律又有自由,又有统一意志、又有个人心情舒畅、生动活泼,那样一种政治局面”【《毛泽东著作选读》下册,第817页,及注释471】。这里所描绘的,正是我们所要构建的社会主义和谐社会中的政治局面。

  更重要的是,毛泽东用他关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的学说为我们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奠定了最重要的理论基础。

  第一,毛泽东把对立统一规律运用于社会主义社会,确立了认识社会主义社会的根本方法论原则。

  早在1937年,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就根据列宁的论断提出对立统一法则是唯物辩证法最根本的法则,并且对对立统一规律作了系统的阐述。承认矛盾的普遍性、坚持矛盾分析的方法,应该是马克思主义者观察和处理一切问题的根本方法。但是,对许多人说来,承认对立统一规律是一回事,应用这个规律去观察和处理问题又是一回事。社会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上崭新的社会制度,社会主义社会还有没有矛盾,这是历史发展中新提出的问题。“无矛盾论”曾经成为苏联哲学界一种主流的观点。在《正处》中,毛泽东不仅重申“对立统一规律是宇宙的根本规律”,这个规律在自然界、人类社会和人们的思想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并且总结新中国建立后的实践经验,明确提出并肯定地回答了社会主义社会还有没有矛盾的问题。他指出,没有矛盾的想法是不符合客观实际的天真的想法。许多人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还有矛盾,因而在社会矛盾面前缩手缩脚,处于被动地位,不懂得正确地处理和解决矛盾。后来他在1957年11月召开的莫斯科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上讲话时进一步指出:“有些人说社会主义社会可以‘找到’矛盾,我看这个提法不对。不是什么找到或找不到矛盾,而是充满着矛盾。”【《毛泽东文集》第7卷第332页】毛泽东关于对立统一规律的系统阐述,特别是他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充满着矛盾的理论为我们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了最根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基础。回答什么是和谐、什么是社会和谐、什么是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问题,不能离开对立统一规律和矛盾分析的方法。没有矛盾就没有世界。和谐不是无矛盾的状态,而是一定事物矛盾存在和发展中的一种状态。社会和谐不是社会中没有矛盾,而是一定社会中矛盾得到妥善处置、正确解决时呈现的一种状态。没有矛盾就不成其为社会,同样的,没有矛盾就没有社会主义社会。因此,促进社会和谐,构建和谐社会,不是否认矛盾或回避矛盾,不是否定对立统一规律、放弃矛盾分析的方法,而是要通过对不同社会中矛盾的分析、比较认清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客观依据和客观必然性,通过正确分析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中的各种不同矛盾来促进社会和谐。

  第二,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学说为我们认识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提供了重要理论基础。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作出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论断:“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这一论断揭示了社会和谐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间的本质联系,指出了社会和谐作为本质属性是社会主义社会所固有的,也是社会主义社会区别于其他性质的社会所特有的,从而表明,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项重大战略任务。

  事物的内部矛盾决定事物的性质,一定社会的基本矛盾决定这个社会的本质以及它同其他社会之间的本质区别。离开对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就不能深刻理解和准确把握社会和谐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而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理论,是由毛泽东在《正处》中首次提出的。

  早在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恩格斯就在《德意志意识形态》、《哲学的贫困》等著作中,逐步形成了生产关系的概念,揭示了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辩证运动,奠定了唯物史观的基础。1859年,马克思在著名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中总结自己的研究成果,对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关系及由此决定的整个人类社会的矛盾运动作出了高度概括,成为对唯物史观最重要的经典表述。但是,这里还没有提出“社会基本矛盾”的概念。恩格斯和列宁的著作中出现过“基本矛盾”的概念。恩格斯曾经把资本主义社会中生产资料社会化和社会产品被个别资本家所占有的矛盾称为现代社会“一切矛盾的基本矛盾”。【《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758页】列宁在分析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时说过,“危机是由现代经济制度中另一个更深刻的基本矛盾,即生产的社会性和占有的私人性之间的矛盾引起的。”【《列宁全集》第2卷,1984年版,第137页】但是,这些论述,都还没有达到在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层面对社会基本矛盾的完整认识和明确表述。至于斯大林,当他断言在苏联社会主义制度下“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状况完全适合”【斯大林:《论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列宁主义问题》第652页,人民出版社1964年版】时,实际上就否定了生产关系同生产力的矛盾是贯穿人类社会始终的基本矛盾。

  毛泽东在《正处》中明确指出:“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基本的矛盾仍然是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不过社会主义社会的这些矛盾,同旧社会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矛盾,具有根本不同的性质和情况罢了。”这一高度概括的论述具有十分丰富的思想内容和重要的理论意义。其一,它明确地将社会的基本矛盾概括为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的矛盾、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这两对矛盾。其二,它内在地蕴含着这两对矛盾是贯穿于一切社会形态中的基本矛盾的论断。其三,它包含着社会基本矛盾在不同社会中有不同性质和表现的思想,明确指出了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具有与旧社会根本不同的性质和情况。毛泽东还具体分析了当时我国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又相适应又相矛盾的情况和种种表现。

  认识社会和谐问题,必须从分析社会基本矛盾入手。社会基本矛盾性质的不同使人类社会发展中出现的几种基本社会形态区分为对抗性的社会形态和非对抗性的社会形态。在我国社会主义制度下,以公有制为主体的生产关系、以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专政国家政权为核心的政治上层建筑和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决定了生产关系和生产力之间、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矛盾是非对抗性的矛盾,这些矛盾可以通过社会主义改革不断得到解决,实现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和发展,从而使整个社会呈现和谐状态。正如胡锦涛同志所指出的:“我国社会的基本矛盾是非对抗性的,我们具有不断促进社会和谐、最终建成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根本政治前提和社会制度保证。”【胡锦涛:《切实做好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各项工作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推向前进》,《求是》杂志2007年第1期】在封建主义、资本主义等剥削制度下,由于其基本的生产关系中劳动者与生产资料相分离,一个阶级占有另一个阶级的劳动,因而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之间存在着对抗性的矛盾,进而决定了维护剥削制度的上层建筑同经济基础的变革要求之间也存在着对抗性的矛盾,所以社会和谐只能是人们孜孜以求的美好憧憬,而不可能真正实现。正是社会基本矛盾性质的不同决定了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而剥削阶级社会不可能具有社会和谐的本质属性。毛泽东在《正处》中说:“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表现为剧烈的对抗和冲突,表现为剧烈的阶级斗争,那种矛盾不可能由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来解决,而只有社会主义革命才能加以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是另一回事,恰恰相反,它不是对抗性的矛盾,它可以经过社会主义制度本身,不断地得到解决。”50年前的这些论述,今天仍然闪耀着真理的光芒,为我们理解“社会和谐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属性”提供了深刻的启示。在“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这一概念中,“社会主义”四个字不是可有可无的,它标明了我们所要构建的和谐社会的社会制度属性,表明构建和谐社会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如果离开对不同社会中社会基本矛盾的分析去讲和谐社会,把和谐社会看作是任何社会制度下都可以实现的,那就否定了构建和谐社会的根本政治前提和社会制度保证,就可能偏离我们党确定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和原则。

  第三,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学说为我们今天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了重要理论基础。

  什么样的社会矛盾可以在存在和发展中呈现为和谐状态?如何处理这些矛盾才能促进社会和谐?今天我们回答这些问题,不能不到毛泽东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理论中寻求启示。

  列宁已经注意到了对抗与矛盾的关系问题,他在读布哈林《过渡时期经济学》一书时写道:“对抗和矛盾完全不是一回事。在社会主义下,对抗将会消灭,矛盾仍将存在。”【《列宁全集》第60卷,第281—282页。】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引用了列宁的这一论述,并专设一节明确地提出和阐述了“对抗在矛盾中的地位”问题,指出矛盾斗争的形式因矛盾的性质不同而不同,有对抗的形式,也有非对抗的形式。在《正处》中,毛泽东根据新的实践经验运用他在《矛盾论》中炼造的这一锐利的唯物辩证法的思想武器分析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提出了正确区分和处理社会主义社会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学说。他明确指出:“在我们的面前有两类社会矛盾,这就是敌我之间的矛盾和人民内部的矛盾。这是性质完全不同的两类矛盾。”他分析了这两类矛盾的不同性质:“敌我之间的矛盾是对抗性的矛盾。人民内部的矛盾,在劳动人民之间说来,是非对抗性的;在被剥削阶级和剥削阶级之间说来,除了对抗性的一面以外,还有非对抗性的一面。”他还指出:“一般说来,人民内部的矛盾,是在人民利益根本一致的基础上的矛盾。”毛泽东阐述了如何分别采用专政和民主这两种不同的方法去解决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毛泽东关注的重点,是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他说,“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这是一个总题目。”“也要说到敌我矛盾的问题,但是重点是讨论人民内部的矛盾问题。”

  正如“对抗是矛盾斗争的一种形式,而不是矛盾斗争的一切形式”【毛泽东:《矛盾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314页】一样,和谐也只是矛盾存在和发展的一种状态,而不是一切矛盾运动中都存在的状况。一般说来,在社会运动中,一种矛盾,只有它本身的性质是非对抗性的,才能在其存在和发展过程中始终呈现为和谐状态;对抗性的社会矛盾虽然并非始终表现为剧烈的冲突,在其量变过程中也会呈现出平稳的有时是缓和的状态,但只要它没有转化为非对抗性的矛盾,其最终的解决就难免表现为外部冲突的形式。一个社会,只有当其社会成员之间基本的社会关系或社会矛盾是根本利益一致基础上的非对抗性的矛盾时,整个社会才能成为和谐社会;建立在阶级对立基础上的剥削阶级社会不可真正实现社会和谐。

  从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视角来分析,为什么社会主义社会能够实现社会和谐呢?首先,在社会主义社会中,大量的社会矛盾是人民内部矛盾。由于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人民内部的各种矛盾只要处理得当,不会表现为剧烈的冲突。其次,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也存在着对抗性的敌我矛盾,如极少数与国外敌对势力相互呼应图谋颠覆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的资产阶级自由化分子与人民群众的矛盾、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和人民利益的腐败分子与人民群众的矛盾就是对抗性的矛盾,但是,由于人民掌握了国家政权,处于当家作主的地位,只要我们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正确处理这些矛盾,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的领导,巩固人民的政权,这些矛盾就可以被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并不断得到解决,而不会妨碍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在事物发展过程中,事物矛盾的性质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如毛泽东在《矛盾论》中所指出的:“根据事物的具体发展,有些矛盾是由原来还非对抗性的,而发展成为对抗性的;也有些矛盾则由原来对抗性的,而发展为非对抗性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335页】在社会主义条件下,可以把一些对抗性的矛盾转化为非对抗性的矛盾,或用非对抗性的方法解决这些矛盾,从而促进社会和谐。另一方面,人民内部矛盾如果处理不好,也可能转化为对抗性矛盾而危害社会和谐。从一定意义上说,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关键,就是要正确地区分并用适当的方法处理好两类不同性质的社会矛盾。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决定》指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我们党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全局出发提出的重大战略任务”。这一论述明确指出了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而不能是别的什么理论。中国历史上有关社会和谐的思想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思想资源。国外处理社会关系的理论和做法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但是,指导我们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基础只能是马克思主义,而在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理论建设和实践探索中,毛泽东的《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是一篇特别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的文献,值得我们深入学习和研究。

  (作者为教育部社科中心主任)